普亭出手、「烏」雲密布,烏克蘭戰事是否還有轉圜空間?

普亭出手、「烏」雲密布,烏克蘭戰事是否還有轉圜空間?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論點說這次俄烏危機讓北約又重新活了過來,不過《霧谷晶策》覺得這次危機,反而更顯現出美國與歐陸北約國步調不同,讓北約這集體安全組織的走向更加分裂。

普亭承認、建交烏東兩獨立國,俄派維和部隊

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2月22日簽署行政命令,正式承認位在烏克蘭東部、烏俄邊境的頓內次克共和國(Donetsk People’s Republic, DPR)與盧甘斯克共和國(Luhansk People’s Republic, LPR),並與頓內次克、盧甘斯克兩共和國,建立正式的外交關係。

普亭此舉,也是間接宣布俄羅斯將不在遵守2014年簽署的《明斯克協議》(Minsk Agreement)。《霧谷晶策》一直以來都謹慎預測俄國會有動作,而現在就證實了《霧谷晶策》的研判正確。

普亭承認烏東兩國獨立,加劇俄烏間的緊張局勢。普亭承認兩國並與之建交,使俄羅斯有藉口派兵和調動軍事設備進駐,使原本的緊張局勢更火上加油。《CNN》分析指出,普亭承認這兩國獨立,讓俄羅斯未來可能以保護分離地區的名號,對烏克蘭展開更廣泛的攻擊。

除了上述的擔憂外,就目前兩個剛宣布獨立且被俄羅斯承認的頓內次克共和國和盧甘斯克共和國來看,這兩國政府可能為了奪取烏克蘭境內頓內次克和盧甘斯克區剩餘的領土,尋求俄羅斯在軍事上的協助。

若俄羅斯協助兩政府奪取這兩區的剩餘領土,俄羅斯和烏克蘭勢必將爆發更廣泛的軍事衝突,畢竟,烏克蘭和頓內次克共和國、盧甘斯克共和國都分別宣稱,頓內次克區和盧甘斯克區是自己的領土。而俄羅斯介入衍生出的戰火,可想而知會在烏克蘭境內交火。

烏克蘭政府目前宣布全國實施緊急狀態,讓政府可動員軍隊與必要人力,並進行宵禁或物資管制。緊急狀態申請要在48小時內獲得烏克蘭議會的批准,通過後可持續30天,必要時再延長30天。再者,烏克蘭軍方已通知國內年紀介於18歲到60歲的20萬後備部隊,一旦與俄羅斯有更嚴重的衝突,他們將被動員作戰。

美國、歐盟、法國、德國、日本、澳洲等對俄制裁

普亭這一系列動作,世界各國可謂相當不滿。多國在普亭承認烏東兩國獨立後,馬上發動對俄制裁。其中,美國率先對俄羅斯發難,在普亭承認頓內次克共和國、盧甘斯克共和國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隨即簽署行政命令,宣布首波對俄羅斯的金融制裁。

《路透社》(Reuters)報導,拜登宣布第一波制裁行動。針對俄羅斯「國有開發銀行」(VEB)、軍事銀行「Promsvyazbank, PSB」兩大金融機構進行制裁,並對俄羅斯主權債務實施全面制裁,切斷俄政府與西方金融體系的聯繫,使其無法再從西方籌募資金,或在歐美市場交易新債券。並且,俄羅斯多名親普亭重要人士和其家屬,也將被列入制裁對象。

《路透社》報導一披露後,美國財政部(Department of Treasury)就公布制裁名單,包括國有開發銀行(VEB)、軍事銀行(PSB)及其42家子公司。美財政部也宣布制裁多名普亭身旁核心圈中,具有影響力的人士與其家人,包括PSB主席兼執行長。此外,美國也制裁烏東兩分離地區,禁止美國人在這兩個地區進行投資、融資和貿易活動。

另外,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與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Sergey Lavrov)原訂在2月24日於瑞士日內瓦的會晤也就此取消。日前傳出可能舉行的「拜普會」,也一併取消。《莫斯科時報》(Moscow Times)報導,白宮發言人莎琪向媒體表示:「『拜普會』並不在我們的規劃中。」

《華爾街日報》(Wall Street Journal)2月23日獨家報導,歐盟正計劃制裁俄羅斯防部長紹伊古(Sergei Shoigu、總統辦公廳主任瓦伊諾(Anton Vaino)、黑海艦隊司令奧西波夫(Igor Osipov)、航太部隊司令蘇羅維金(Sergei Surovikin)及其他多位高階軍事將領。

另外,歐盟的制裁名單還包含三家銀行的高級主管,包含國有開發銀行(VEB)主席舒瓦洛夫(Igor Shuvalov)。舒瓦洛夫過去曾擔任俄羅斯前第一副總理長達10年,是普亭的親信。

除此之外,歐盟也考慮制裁俄羅斯的網路研究中心(Internet Research Agency),此機構目前由普里戈任((Yevgeny Prigozhin)主導。普里戈任同樣也是普亭的親信,但他過去早已因涉及俄羅斯傭兵組織「瓦格納集團」(Wagner Group),被歐盟制裁。這次歐盟計劃制裁網路研究中心,是因為該機構被指控傳播有關烏克蘭危機的假訊息。

德國總理蕭茲(Olaf Scholz)一直以來對「北溪二號」(Nord Stream II)開通營運一事趨向模糊,並未明確表態德國是否會利用與俄羅斯合作的北溪二號,來作為制裁俄羅斯的手段。但是,蕭茲在2月22日宣布,將中斷北溪二號天然氣管線案的審核程序。目前北溪二號已完工,但若無德國政府相關部門完成認證程序,就無法正式傳輸天然氣。

除此之外,2月24日的消息更指出,除前述提到拜登「第一輪制裁」,後將加碼制裁俄羅斯負責北溪二號工程,即北溪二號股份有限公司(Nord Stream 2 AG)的高級主管。

《CNN》分析,這項制裁顯示拜登對北溪二號政策的轉變,過去拜登政府僅制裁牽涉與北溪二號相關的小公司,包含一些協助北溪二號建設的俄羅斯公司和船隻,但拜登政府先前並未對北溪二號股份有限公司和其CEO華寧(Matthias Warnig)加以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