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亭出手、「烏」雲密布,烏克蘭戰事是否還有轉圜空間?

普亭出手、「烏」雲密布,烏克蘭戰事是否還有轉圜空間?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論點說這次俄烏危機讓北約又重新活了過來,不過《霧谷晶策》覺得這次危機,反而更顯現出美國與歐陸北約國步調不同,讓北約這集體安全組織的走向更加分裂。

《中央社》報導,除了美、歐各國紛紛祭出制裁外,美國在印太的盟友也對俄制裁。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3日宣布3項制裁措施,包括對烏東二地相關人士停發簽證、凍結資產,禁止日本與烏東二地進行進出口貿易,並禁止俄羅斯國債在日本發行等。另外,澳洲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與日本在同(23)日宣布,針對俄羅斯總統普亭的8名安全顧問實施旅行禁令等制裁,與俄羅斯軍方相關的俄羅斯銀行也被鎖定為目標。

除了上述提到的國家以外,英國、加拿大也一同與美國在2月22日對俄發起數項制裁。

RTXBC2X2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國應對烏俄新局勢?美中外長通話藏玄機

至於俄羅斯的「好朋友」中國,各界更是睜大眼睛看中國的態度。中國目前仍支持俄羅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月4日與普亭在中國舉行會晤時,就曾呼籲北約放棄擴張和偋棄冷戰思維。

但近期看來,中國對此議題表態和用詞仍相當保留,並未明確譴責俄烏危機的任何一方,也顯現北京在烏克蘭問題的兩難之處。一方面中國在外交上支持俄羅斯的立場;另一方面,又不能過度挺俄,尤其在中俄關係特別緊密之時,可能被西方國家認為中國在「助紂為虐」,將中國一起納入制裁名單當中。

再者,現今歐俄關係極度緊張的情況下,若與俄羅斯走太近,將影響到中歐關係發展,造成適得其反的效果。中國期望歐盟批准中歐貿易協定,可能又因此遭到延遲。另外,中國更不希望在烏克蘭議題上與俄羅斯靠攏,反倒讓國際社會與西方國家一同對抗中俄兩國。

不過,在目前外交手段效果不見理想的情況下,美國除了與其盟友展開制裁嚇阻俄羅斯外,中國在這問題的「居中角色」就相當重要,畢竟西方若勸不動俄羅斯,那中國或許是一個可能的選項。因此,2月21日布林肯和王毅熱線,討論北韓問題和烏克蘭局勢。

據美國國務院公布的內容摘要僅有依據:「布林肯強調需要維護烏克蘭主權和領土的完整。」而《新華社》的報導則指出,布林肯說:「正如拜登總統多次表示,美不尋求搞新冷戰、不尋求改變中國體制、『反對台獨』、無意與中方衝突對抗。」這是布林肯去(2021)年1月上任以來,首度提到「反對台獨」。

台灣是否加入制裁行列?

美國與多個歐、亞盟邦都發起制裁的同時,台灣似乎也將跟進。據《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報導,華府至今已獲得台灣、日本和新加坡的支持,皆同意華府對俄羅斯實施有限的「出口限制」計畫。若俄羅斯繼續策劃全面入侵烏克蘭,該計畫是旨在打擊俄羅斯經濟和技術部門的一項制裁手段。

台灣、日本、新加坡三個亞洲國家,是俄羅斯仰賴的半導體、電腦晶片和其他高端技術出口的主要生產國。

不過,新加坡駐美大使館和台灣駐華府代表處皆未對此議題評論。美國國務院發言人也拒絕答覆,他表示美國國務院並未就出口限制措施與任何國家進行接觸。

我國外交部發言人歐江安則是再度呼籲,各方尊重烏克蘭主權獨立及領土完整,反對以武力或脅迫的方式片面改變現狀,籲請各當事國持續透過和平、理性的對話解決歧見及爭端,共同維繫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

《霧谷晶策》認為,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的機會不大,普亭應該會點到為止,承認頓內次克共和國與盧甘斯克共和國,與烏東兩獨立國建交往來,為最主要的戰略目標。而戰事會不會升級,如《霧谷晶策》先前所說,要看烏克蘭如何回應。

如果烏克蘭政府軍出兵烏東,那俄羅斯就會隨著現狀而有應對。否則,頓內次克共和國、盧甘斯克共和國,就會如同2008年自喬治亞分離出來的南奧塞提亞共和國(Republic of South Ossetia)、阿布哈茲共和國(Republic of Abkhazia)一般,成為俄羅斯的附庸國,也是俄羅斯與北約國家的緩衝區域。也符合俄羅斯目前以「維和」之名派出的軍隊,若後續沒有持續的戰事,即可自烏東撤兵。

《霧谷晶策》觀察到西方各國,包含美國與歐陸北約國家,都未出動一兵一卒支援烏克蘭東部。有論點說這次俄烏危機讓北約又重新活了過來,不過《霧谷晶策》覺得這次危機,反而更顯現出美國與歐陸北約國步調不同,讓北約這集體安全組織的走向更加分裂。

俄羅斯自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後,早已受美、歐制裁已久。這次增加的制裁,是否真能遏止俄羅斯,仍在未定之天。更別說聯合國安理會,因為二月份輪值主席是俄羅斯,即便緊急召開與烏克蘭危機相關會議,卻未能討論出制裁共識,至少在二月結束前,俄羅斯都不會受到全球性的制裁與反對。讓氣急敗壞的美國、歐盟、北約等國,只能原地踱步。不過,美國或許該感謝普亭,讓美國在北約中的領導地位回升。

《霧谷晶策》分析,長期看來,贏家也未必是俄羅斯,因為頓內次克、盧甘斯克兩共和國未來的經濟發展,勢必得靠俄羅斯援助。但身陷制裁風波的俄羅斯,是否有能力長期維持對這兩個共和國的金援,仍有待觀察。或許俄羅斯會與金主中國,協商出共同注資的方式,保住聶伯河以東的緩衝區。

但很確定的是,烏克蘭是最大輸家,除了失去烏東兩自治區之外,烏克蘭國內經濟也被拖垮了,目前也看不到西方國家願提供的長期金援。若未來戰事升級,死傷仍為烏克蘭民眾,因為美國應變計畫之一,就是要優先撤離烏克蘭總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