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俄烏戰爭看台海局勢:「大斯拉夫榮光」與「大中華榮光」,終究是一個矛盾

從俄烏戰爭看台海局勢:「大斯拉夫榮光」與「大中華榮光」,終究是一個矛盾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必須要很清楚地認知到:不管是台灣或者烏克蘭,從來都不會是破壞和平的一方。千萬不要掉入中共或俄國的論述陷阱,去合理化侵略的行為。​

文:US Taiwan Watch: 美國台灣觀測站

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日前調動軍隊進入烏克蘭東部地區,並於台灣時間24日清晨開始,下令在烏克蘭進行「特別軍事行動」(避免使用宣戰一詞)。以下是我們對於最新局勢的一些分析。​

俄國想做什麼?​

俄國出兵的背景,簡單來說有以下幾點​:

  • 近因:國內經濟狀況非常糟糕,需要一些外在成就來轉移焦點。​
  • 中程原因:北約東擴,俄國覺得受到威脅。​
  • 遠因:長期以來追求大斯拉夫地區的榮光,所以要收復失土。​

先前,絕大多數的國際關係專家們分析俄國並不會真的動武,因為真正開戰的話,對俄國來說的成本代價太高,包括要面對國際制裁(讓國內經濟雪上加霜),以及冒著和北約國家全面開戰的風險。​

不過,對俄國來說,代價最小的作法,就是快速打擊烏克蘭,並讓烏克蘭投降(包括簽署和平協議之類的東西),或者是成立一個親俄的魁儡政府,這是俄國實質控制這些地區的最小成本作法。​

目前俄國並未「宣戰」,而是戰而不宣,然後巧列各種名目進行軍事行動。事實上,如果真的把軍隊開出來然後直接跟北約國家交戰的話,對俄國來說實在不符成本,而且等同於提供歐洲國家團結一心的驅動力。​

最重要的是,在實務上,俄國軍力實在不夠多到可以持續投入在烏克蘭戰場,經濟能力無法負擔,而且必須要面對各地反抗部隊,再加上後防空洞的風險。要戰不戰、戰而不宣、快速進軍逼迫烏克蘭投降,這些作法是最符合成本效益的。​

中國在想什麼?​

中國在俄國出兵的事情上面可以說是進退維谷,處在一個尷尬的狀況(但不管如何,對中國來說都沒有什麼重大的損失,他們大可以慢慢觀察局勢發展)。​

現在全世界的媒體和各國領導者,基本上就是直接將中國與俄國視為一體的,例如在剛開完的慕尼黑安全體議上面,西方國家屢屢發言譴責中國和俄國破壞國際秩序。而在稍早,中國也宣布開放俄羅斯全區的小麥進口,而不是像以前只開放部分地區。​

然而,仔細看就知道中國和俄國之間的利益有諸多衝突,俄國的許多聲明,也會打到中國的矛盾處。​

舉例來說,俄國從侵略克里米亞開始,還有針對烏東地區的說法,都是強調民族自決、要成立聯邦制、以及要給這些地區辦理獨立公投,而且一切都是根據《聯合國憲章》(尤其民族自決的部份),這些東西都是中國非常害怕提到的咒語。​

中國如果不支持俄國出兵,那會得罪俄國;但中國如果不譴責俄國,則會直接得罪北約國家和美國,對中國來說戰場實在太多。​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先前曾說:如果俄國對烏開戰,將會直接影響到中國的利益。這句話其來有自,因為會直接改變中俄關係、中美關係,以及中歐關係。​

更遠程來看,俄國對東歐有領土野心,對中亞地區又何嘗不是如此?大斯拉夫的榮光,跟大中華榮光,終究是一個矛盾。​

RTX3ELLC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台灣方面獲得的啟示​

對台灣來說我們要注意幾個層面。​

從最緊急的講起,假設未來中國開始侵略台灣的軍事行動,現在俄國對烏克蘭做的事情,很多就會是我們很可能要面對中共對我們做的事。包括:要打不打,但不斷放出威脅論;軍事行動開始之後,大量散播烏克蘭方面棄守、俄軍快速攻佔重要設施或領地之類的訊息,但其實守軍方面沒這麼不堪。​

把時間拉長來看,俄國對烏克蘭(以及周邊國家)的資訊戰、認知戰都已經進行很久了,各種代理人、在地協力者們平常散播各種投降論的論述也都很久了,中國對台灣方面也一樣。​

要知道的是,烏克蘭的防衛系統基本上還是屬於俄系的,但在台海局勢當中,台灣的守備能力和烏克蘭並不是在同一個層級上。我們的武器系統和防衛能力,絕對是有能力抵抗中共的襲擊。再者,台灣海峽這道屏障會增加中共軍事行動的很大阻力。

不過,相同的地方在於,大國(俄、中)會大量散布失敗主義的論述,講說防衛都沒用,然後透過媒體以及在地協力者,鼓吹放棄抵抗。​

第二大層面的事情,就是我們會看到很多很多很多的「疑美論」。​

過去兩週以來就已經有很多了,例如:有人說美國放出俄國會出兵的情報,是故意散佈俄國威脅論,目的是要吸引國際資金回流,要不然就是為了賣武器。那英國也有講說俄國會出兵,他們也是故意散佈俄國威脅論?照這樣講起來,先前普亭把十萬軍隊佈署到烏東邊境,目的是為了提供威脅論的素材給美國,好讓美國賣武器?​

現在俄國真的打了,前面這些講說美國散佈假訊息的人,開始譴責烏克蘭不應該招惹俄國,要不然就說是北約的錯。​

這些論述內容長期以來有各種變體,但總而言之就是說台灣不要去惹中共不開心、只要我們跟中共交好就不會有戰爭,然後講說美國會刺激中國。這些說法共同的主角都是美國,有各種不同的說法去質疑美國的政策、質疑美國的決心、以及他們的全球領導地位。​

對中共來說,只要疑美論持續發酵,這就很夠了。這就足以讓台灣人的防衛決心下降,以及打擊防衛的能力。對台灣來說,我們要先認識這些疑美論、認識那些散布失敗主義的論述,這是我們加強自我防衛的基本功。​

另一方面來看,許多人說美國撤出阿富汗、講說不幫助烏克蘭,未來也同樣會放棄台灣。要知道的是,美國對台灣之間是有《台灣關係法》的規範。

去(2021)年,白宮國安會、國務卿、國防部、以及拜登(Joe Biden)等人,都曾經多次講過對台灣的相關承諾(拜登甚至曾講過說對台灣的承諾如同對北約),這個承諾的明確程度比起阿富汗和烏克蘭來說都是不同等級的。長期以來,美國與台灣之間的軍事、安全聯繫,也都很穩固(例:台灣的武器系統即是以美式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