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克蘭政界沒有「汪精衛」:俄羅斯嚴重低估戰局,陷入進退兩難窘境

烏克蘭政界沒有「汪精衛」:俄羅斯嚴重低估戰局,陷入進退兩難窘境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至今,烏克蘭政治家的表現可圈可點,令人刮目相看。正是在他們的帶動下,烏克蘭軍隊沒有潰散,蛇島13壯士寧死不屈、基輔戰士捨身炸大橋,烏克蘭男人紛紛拿起武器奮起保家衛國,就連婦女也不遑多讓。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對戰爭進行了將近一個星期,戰況令人大跌眼鏡。俄羅斯一開始氣勢洶洶,兵分多路,從三個方向入侵,還從白羅斯-烏克蘭邊境直撲烏克蘭首都基輔。

然而五天過去,俄羅斯沒有佔領一個主要城市,奪得的基輔外圍機場又被烏克蘭奪回。最大規模的戰鬥——週六的哈爾科夫(Kharkiv)爭奪戰,烏克蘭又宣布重新奪回控制權。

有人認為,俄羅斯第一天就打到首都基輔,而美國海灣戰爭當年打進巴格達也用了幾十天,因此這幾天進攻遲滯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然而,不能這麼比。要知道烏克蘭首都基輔,距離白羅斯邊境只有100多公里,還不如廣州到香港,開車一個多小時,而且中途沒有什麼障礙。

俄羅斯這次原意是閃電戰,計畫用最快的速度控制基輔和佔領大城市,讓烏克蘭低頭認罪。這和當年美國打伊拉克阿富汗等都是推翻政府、控制全國的目標完全不一樣。

總而言之,就連淪為俄羅斯宣傳機器的中國官方媒體也不得不承認「戰況膠著」,遠不如預期。

就在戰爭爆發的第二天,還當烏克蘭看似要「脆敗」之際,筆者就在社交媒體說:「不要對烏克蘭的軍力這麼沒有信心」。在戰前,幾乎所有烏克蘭人包括總統等在內,都不相信俄羅斯會全面侵略,認為最多只是在頓巴斯地區進攻,更想不到會取道白羅斯進攻基輔。於是在戰爭初期,烏克蘭沒有準備好,所以一開始烏克蘭不利可理解。然而,當烏克蘭「回過神來」,就需要重新評估了。

目前看來,烏克蘭的表現比筆者的樂觀預期還要出色。筆者對烏克蘭樂觀的理由有幾個。

第一,烏克蘭本身是個中型國家

在地理上,烏克蘭面積60萬平方公里,全歐洲第二。而且整個國家的形狀大致上是個長方形,不容易被切斷。在西部和北約國家有不短的邊界線。烏克蘭的地形是大平原,確實有利俄羅斯式的大兵團推進,然而大平原固然有利推進,但同時也不利於把烏克蘭切割開來。況且,在現代戰爭中,城市本身就是一個大碉堡。方便推進到城市周邊是一回事,攻佔城市又是另一回事。

烏克蘭有4413萬人口,也算是個中型國家。烏克蘭的兵力也有20萬左右,武器也不少,而且後備部隊有90萬之多。俄羅斯1億4000萬人口,只相當於烏克蘭三倍左右。

俄羅斯總兵力雖然有100萬之多,而且武器更多。如果全面對抗,在中立戰場打一仗,烏克蘭當然打不過俄羅斯。但現在戰爭的性質不是這樣。俄羅斯不可能把兵力都調過來打烏克蘭。俄羅斯遠勝於烏克蘭的是空軍和海軍,有大量的戰略武器(核武器),至於但在陸軍上,雙方暫時看不到數量級或代際的差別。

因此,俄羅斯空中打擊成功占盡優勢是一回事,到了地面占領,到了城市攻防戰,又是另一回事。

俄羅斯侵犯烏克蘭-電腦-15v2

第二,烏克蘭政治家表現出愛國者擔當

無數例子都說明,在國家危機中,領導人的品質和堅持至關重要。戰爭至今,烏克蘭政治家的表現可圈可點,令人刮目相看。

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堅持留在基輔主持大局,既拒絕轉移到相對安全的西部城市,也拒絕美英提出可協助流亡海外的建議。他發表慷慨激昂的電視講話,有力駁斥了俄羅斯所謂「烏克蘭被納粹控制」的指控,更得到世界的同情。針對俄羅斯炮製的「總統已跑路」假新聞,他每天在社交傳媒上亮相,力證自己依然留在基輔。

最重要的是,作為烏克蘭的領導,他堅持不投降。作為前戲劇演員,他沒有跟著普亭(Vladimir Putin)的劇本走。他從一個不怎麼樣的總統,一下子成為烏克蘭的民族英雄。

澤倫斯基的政敵、前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在關鍵時刻沒有抨擊現政府「為什麼挑釁俄羅斯」,而是拿起AK47,呼籲國民抵抗。基輔市長,前世界拳王克利奇科(Vitali Klitschko)表示自己別無選擇,會為國家全力奮戰。整個烏克蘭政界,至今還沒有人做「汪精衛」。

正是在他們的帶動下,烏克蘭軍隊沒有潰散,蛇島13壯士寧死不屈、基輔戰士捨身炸大橋,烏克蘭男人紛紛拿起武器奮起保家衛國,就連婦女也不遑多讓。

筆者對烏克蘭政界的腐敗和無能,對澤倫斯基此前的施政不當都頗不以為然。然而,在這個關鍵時刻,他們全部都表現出了愛國者的擔當,令人肅然起敬。

對比那個阿富汗總統,在塔利班還沒打進喀布爾,自己就先夾帶私逃,簡直天淵之別。

AP_22057571625279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不時走上基輔街頭直播,向全國人民精神喊話,激勵烏克蘭全國士氣,也破除俄國方面聲稱「澤倫斯基已逃跑」的假消息|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第三,俄羅斯戰術錯誤,嚴重低估了烏克蘭

俄國原先的如意算盤是閃擊戰,迅速控制大城市,特別是首都基輔,要不迫使烏克蘭現政府城下之盟(投降);要不推翻現政府,由傀儡政府統治。俄羅斯可能有打長期治安戰的準備,但沒有打長期陣地戰攻防戰的準備。2014年,俄羅斯兵不血刃奪得克里米亞半島,助長了普亭對烏克蘭「不堪一擊」的判斷。

因此,俄羅斯在軍事上主要有四個動作。第一,多路出擊,企圖讓烏克蘭顧此失彼,更希望烏克蘭失去抵抗意志。第二,用導彈和空軍摧毀烏克蘭的空軍和海軍。第三,以基輔為重點奇兵突襲,一方面用坦克部隊長驅直入,一方面派空降兵進入機場。第四,圍攻烏克蘭東部哈爾科夫以圖殲滅烏克蘭在東部的精兵。

然而,正如上面分析,烏克蘭政界和民眾的抵抗侵略意志堅定,第一個動作沒有產生心理上的壓制效果。第二個動作基本見效,問題是烏克蘭空軍和海軍本來就羸弱,即便摧毀了也沒有多大效果。


猜你喜歡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一分鐘講堂】不只控糖護腎保心!放寬糖尿病藥物「腸泌素」給付,為什麼能減少健保支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糖尿病人口超過250萬人,每年健保支出近310億元,衍生的慢性腎臟病、心臟病等共病,每年健保負擔費用也名列前茅。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呼籲,若能早期介入使用適當藥物控制血糖並保護器官,不但可降低糖友發生心腎病變的風險,長期還可大幅減輕健保負擔。

根據中華民國糖尿病學會統計,2000至2014年全台第2型糖尿病人口由84萬人逐步上升至220萬人,且以每年約15萬人的速度持續增加。若以此成長趨勢來看,保守估計台灣目前糖尿病人口約有250-300萬人左右,數量相當驚人。

而台灣糖尿病人口逐年攀升的結果,也反映於國內健保給付支出上。根據健保署統計,2019年用於糖尿病的醫療費用,包括藥物、總診療費、住院費、其他醫材等治療費用,總支出近310億元,名列健保十大支出第二名。

【糖尿病關懷基金會】腸泌素_一分鐘講堂_3

血糖失控影響全身器官!糖尿病心腎共病增健保財務負擔

除了糖尿病本身健保支出醫療費用極高外,財團法人糖尿病關懷基金會執行長,台大醫院內科部臨床教授李弘元醫師表示,「糖尿病同時也是很多疾病的根源,若血糖控制不佳,將進一步影響全身血管與器官。」

尤其糖尿病引起的腎病變,可謂造成國人洗腎最大元兇之一,而腎臟病更是健保「最燒錢」的疾病,根據健保署2019的統計,慢性腎病治療費用高居「10大燒錢國病」之冠,全年度支出高達533億元。

根據統計,台灣有超過三成的糖尿病患者同時併有心血管疾病,健保署同年統計也發現,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治療費用全年度達122.66億元。綜合上述可知,光是將糖尿病與慢性缺血性心臟病、慢性腎病的健保支出加總,費用就相當可觀,足見糖尿病防治刻不容緩!

想減少健保負擔?糖友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預防共病

有鑑於此,想要減少健保負擔,及早介入糖尿病患用藥與治療,避免血糖失控引起後續共病的發生非常重要。李弘元醫師指出,「近年來國際上對於糖尿病治療觀念有大幅度的轉變,不再是單純控制血糖,更要盡早保護器官。」

美國糖尿病學會(ADA)最新公布的治療指引,便建議醫師應從糖尿病患者治療初期就評估心血管疾病與腎臟病等共病風險,而腸泌素(GLP-1 RA)與排糖藥(SGLT2抑制劑)即為指引建議優先考慮使用的藥物。

腸泌素不只穩定血糖、體重,研究:更能減少心腎共病風險

其中,腸泌素在穩定血糖、減重、減緩共病上都有優異表現。但到底什麼是腸泌素呢?李弘元醫師解釋,腸泌素是人體腸道原本就會分泌的一種蛋白質激素,能促進胰島細胞分泌胰島素,並抑制升糖素分泌,達到調控血糖的作用。

腸泌素同時還能進一步作用在人體胃部,抑制胃的排空(胃的排空速度變快便容易產生飢餓感);並促進大腦中樞神經產生飽足感,對於體型較胖(糖胖症)的糖友也有輔助控制體重的益處。

且國外大型研究數據顯示,在血糖控制相同的狀況下,相較其他控糖藥物者,選用腸泌素治療可減少14%的心血管疾病風險、21%的腎病變發生及12%死亡率。因此,腸泌素自然也成為近年來全世界的各大糖尿病學會指引建議的優先治療選擇。

台灣腸泌素藥物健保給付有多嚴格?為何糖友看得到用不到?

雖然腸泌素在臨床益處顯而易見,可受到健保財務吃緊,2019年起健保給付限縮影響,目前國內腸泌素健保給付僅限於糖化血色素達到8.5%,且時間持續長達6個月;或已發生如心肌梗塞、缺血性腦中風等重大心血管疾病者。

但因為多數醫師不會眼睜睜看著病人血糖持續居高不下,大部分在糖化血色素超標但未達8.5%之前就會調整藥物,導致健保給付門檻和臨床狀況有極大落差,使糖友們看得到卻用不到。

糖化血色素換算平均血糖值

  • 正常血糖控制目標:空腹血糖130 mg/dL、餐後血糖160-180 mg/dL、糖化血色素7%以下(根據不同年紀與臨床狀況,控制目標會有些微差異)。
  • 糖化血色素8.5%時:平均血糖在200 mg/dL以上,相當於空腹血糖接近200 mg/dL、餐後血糖250-260mg/dL,而這樣的數值離建議目標有一段距離。

李弘元醫師指出,如不符合上述健保給付標準者須自費使用腸泌素,每個月平均要花上3000至4000元的藥物支出,還不含門診掛號、診療、照護等相關費用,長期累積下來金額相當可觀。

因此在現行健保給付條件下,造成很多糖友即使血糖控制不佳,卻因經濟不允許,無法及早使用腸泌素治療,進一步增加衍生心腎共病的風險。此一結果不僅對糖友病情控制是一大打擊,長期也反而更無助於降低整體健保財務支出。

3年就回本!糖尿病關懷基金會:盼下修腸泌素健保給付條件打造雙贏局面

而對於此一現況,李弘元醫師強調,雖然他認同為維持台灣醫療體系長久運作,健保財務考量有其必要性。但就長遠目標來看,腸泌素現有的健保給付標準不僅在臨床實務上有違常理,更不符合國際現況。

李弘元醫師進一步分享,綜觀亞洲地區鄰近國家的藥物給付標準,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都沒有針對腸泌素訂定類似的使用限制;全世界目前也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必須糖化血色素超過8.5%以上,且持續長達半年才能開立。

同時,李弘元醫師表示,根據糖尿病學會與醫療經濟學專家的計算數據顯示,若能將腸泌素給付標準從糖化血色素8.5%下修到7.5%,雖然短期內藥費支出會增加,但在第三年起即可因減少重大心腎併發症支出,減輕約2300萬點健保支出,相當於前兩年增加藥費支出的總和;且於第四年與第五年分別可節省約6800萬與1億2400萬點,長期下來,有望減少的健保支出花費將相當可觀。

總結來說,如未來相關單位有機會放寬給付標準,幫助糖友盡早使用腸泌素介入治療,不僅有助節省健保開銷,對糖友來說也有器官保護、降低死亡率的益處,是患者與社會皆能受惠的雙贏局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