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統的「中華民族」史觀,造就走不出世界的中國「少數民族」

大一統的「中華民族」史觀,造就走不出世界的中國「少數民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對台灣政府的期望,應該是用心處理族群問題而非省籍問題,並且切勿走上對岸中國政府的第二民族政策思維,應該更加重視台灣與台灣原住民的歷史與光榮感。這段時間爭議不斷的微調課綱更需受到正視,王曉波之流大中國史觀皆需揚棄。

文:劉彥廷(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統計所碩士班畢業。社會科學愛好者,無可救藥理想主義者,對於將社會科學與資料科學的結合有怪異的偏執。研究領域主要聚焦於東亞與美國社會政策、社會不均與貧窮。)

自2002年起,紐約聯合國總部開始舉行聯合國原住民族議題常設論壇,這是個已經舉行超過十年的論壇。台灣政府雖然非聯合國成員,但仍舊有許多官方與非官方組織的台灣原住民團體連結美國在地非政府組織與台裔美國人,以觀察員的身分列席參與此全球原住民盛事。此外,紐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也會在同時間舉辦論壇,廣邀列席聯合國原住民常設論壇的各國原住民參與活動。

有趣的是,參與活動的台灣原住民表示,多年來中國政府也是年年參與此論壇,但卻未曾看過中國「原住民」參與此論壇。中國政府每年必出席活動,屬於一種監督者的角色,觀察有無參與活動的與會國家原住民提及「台灣」與「中國少數民族」等敏感詞彙。

中國原住民!? 中國的民族政策

在中國,並無「原住民」此詞彙,中國人稱「原住民」為「土著」,其實意思類似早年台灣閩客人稱原住民為「番仔」。而中國政府在處理族群議題上,統稱「非主流族裔」為「少數民族」。新華網對於中國的少數民族有段話是如此說的:

「中國自古以來就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新中國成立後,通過識別並經中央政府確認的民族共有56個。由於漢族以外的55個民族相對漢族人口較少,習慣上被稱為『少數民族』。黨中央、國務院歷來重視扶持少數民族地區發展,從確立區域自治到明確發展方向,從鞏固民族團結到培養民族幹部,黨和政府的民族工作歷程波瀾壯闊,成就舉世矚目,經驗彌足珍貴。 」

在中國的教育中,漢族為承襲華夏傳統的炎黃子孫,整個中國需要認同所謂「中華民族」的概念。中華民族由學者胡鞍鋼、胡聯合與馬戎提出,透過「第二民族政策」取代「第一民族政策」的訴求,開始進行「淡化族群意識和 56 個民族的觀念,強化中華民族的身份意識和身份認同」。

他們號稱這是類似「美國的民族大熔爐模式」要求「平等的向每個民族推行計劃生育基本國策」,另一方面更聲稱「政治上推行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及「文化上堅決堅持用社會主義思想對每個民族進行文化改造,強制推行普通話,防止宗教極端主義」。[1]

「大一統」概念的漢族治理

在此「大一統」的概念下,「中國」變成多民族統一國家的稱呼,凡是統治過漢族的滿清或是蒙古,又或是漢族統治過的地區都屬於中國,長年居住在新疆地區信奉不同宗教的維吾爾族是中國,古土番國(Tibet)也是中國。所以,在中國從未出現「原住民」,唯有「少數民族」。

這也就可以理解,為何在今年四月新黨主席郁慕明帶著幾位台灣原住民前往陝西省黃陵祭拜黃帝時,中國出現以下報導:「清明公祭軒轅黃帝典禮將於4月5日在陝西省黃陵縣舉行。據了解,連戰、吳伯雄、宋楚瑜、郁慕明、蔣孝嚴等台灣知名人士都曾率團到黃帝陵謁陵祭祖。今年,連續第4年參與公祭軒轅黃帝儀式的郁慕明將帶領台灣少數民族青年前來陝西黃陵。」

Photo Credit: UN Photo/Loey Felipe

Photo Credit: UN Photo by Loey Felipe

另一諷刺的是,經過二十多年努力,聯合國於 2007 年決議文通過宣告「原住民族權利宣言」,中國政府是贊成此決議的國家。但美國、加拿大、紐西蘭和澳洲投下反對票,前蘇聯國家(如白俄羅斯、烏克蘭等國)與非洲國家集團也分別投下棄權或是選擇缺席[2]。

一方面來看,投下反對票的國家正是因為正視原住民族群的存在而做了這選擇,但也可以說他們的反對,仍是既得利益階級無法賦予原住民應有的權利。反倒是中國政府的贊成,筆者認為正是因為他們仗著「中華民族」並不存在「原住民」的人權問題,對於中國政府必不存在任何政權上的威脅,而投下贊成一票。

而正因為上述眾強國的強權霸凌,使得原住民權利始終無法在國際上受到應得的重視,因此,中國在漢族中心治理下必定將面對許多族群之間的衝突危機。過去幾年時常耳聞維吾爾族人在北京、昆明等地發動恐怖攻擊,西藏頻傳藏人引火自焚抗議等。

另一方面蒙古族也期盼獨立於中國,因而與中國當局有許多衝突,這些衝突除了族群這概念下的衝突之外,也包括了階級與宗教之間的矛盾。當上層階級資源皆屬於某特定族群,且此既得利益族群試圖消滅另一族群的信仰與歷史時候,衝突勢必一再產生。

台灣該正視的是族群問題非省籍問題

在過去四百年的大國權力競逐中,台灣在世界洪流中漂流了四百年,移民社會的台灣,原住民的認同與文化是台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更是南島語系原住民歷史中重要的資產。

是故,我們對台灣政府的期望,應該是用心處理族群問題而非省籍問題,並且切勿走上對岸中國政府的第二民族政策思維,應該更加重視台灣與台灣原住民的歷史與光榮感。這段時間爭議不斷的微調課綱更需受到正視,王曉波之流大中國史觀皆需揚棄。

[1] Wikipedia :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政策
[2] Awi Mona,2008 Taiwan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Vol. 4, No. 2, pp. 81-108.

本文獲破土 New Bloom授權刊登,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