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亭第一時間的認知作戰很成功,德國回過神後才發現敵人近在眼前

普亭第一時間的認知作戰很成功,德國回過神後才發現敵人近在眼前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亭第一戰的認知作戰其實非常成功,侵略之前大家以為普亭不會出兵,這就如同把頭伸進沙地的鴕鳥一樣。但當侵略烏克蘭戰事爆發後,人命傷亡造成大量烏克蘭人的流離失所,德國才發現其實烏克蘭戰爭就近在眼前。

西方要相信謊言,普亭就說給你聽

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之後的隔一天,德國的外交部長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即發表聲明說:「突然之間,我們在另一個世界醒了過來。」她提高聲調批評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毫無忌憚的謊言,把全世界都蒙蔽了。

貝爾伯克說明,烏克蘭完全沒有挑釁卻受到俄羅斯單方面侵略,是舉世都無法接受的事。普亭既然選擇了這樣一條路,就要承受後果,德國一定展開制裁,完全不逃避。

說真的,這些漂亮話在開戰後義憤填膺地說出,聽起來雖然暢快,不過卻為時已晚,死亡堆疊的數字正在不斷上升中。我可以想像,普亭這時就好像是詐騙高手,在擄掠燒搶得手之後,正在幕後偷偷地嘲笑西方的口水泡沫落滿地。

開戰四天,死傷據傳已經數千人,不管哪一邊人傷亡,都是普亭自己不安與擴張領土的野心下的犧牲品。在這之後還有多少人要被當牲品祭祀他的恐懼不安,就要看普亭的臉色與西方國家制裁的力道。

民主自由還是民粹獨裁

烏克蘭是親近民主價值的國家,超過半數以上的人民希望未來可以加入北約,一方面是價值相近,一方面也不想長久被俄羅斯掌控,成為如今的白羅斯的翻版。

2008年,北約就曾考慮要在未來的幾年把烏克蘭納入為盟國成員,但這個邀請烏克蘭入北約的計畫,卻觸動了普亭最敏感的神經。因為這樣,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為安撫普亭,甚至還允諾普亭不讓烏克蘭在十年內加入北約成員國。梅克爾自認為她懂俄語就懂俄羅斯,可以阻止普亭出手。

另外令人遺憾的是,德國前總理施洛德(Gerhard Schröder)在2006年卸任之後馬上就踏入旋轉門,一頭進入俄羅斯天然氣集團的董事會,促進從俄羅斯到德國的輸送天然氣管線的建造,也就是北溪管線的建造。表面上看起來德國可以因此直接取得便宜而穩定的天然氣,但卻把自己的重要能源鎖入敵對價值的暴君手中。

這種天真只看錢前進的德國政治,讓德國對獨裁者完全不備防。而讓德國成為俄羅斯鎖住能源咽喉的說客,竟就是前總理。個人實在不懂,一個民主國家的人民或政黨怎能容忍接受,讓前總理飽滿私囊而讓自己國家失去尊嚴與價值。

長期以來,普亭就有烏克蘭親近西方而遠離俄羅斯的焦慮,他認為一旦烏克蘭加入北約,敵人就會近在咫尺。這個把北約當假想敵的認知,一直是普亭認為必須佔領烏克蘭的最大原因。而德國在被俄羅斯普亭蒙騙的過程中,前總理施洛德扮演了關鍵角色,他企圖在社會上為普亭說項,製造普亭會自我節制的煙霧。再加上過去梅克爾政權為了經濟成長而產生親俄立場,主動承諾俄羅斯不會讓烏克蘭在十年內納入北約成員國。

梅克爾向惡勢力低頭的起手式,顯然讓普亭收到有急迫必須解決烏克蘭問題的訊息。因為他知道,十年之後俄羅斯仍是會失去對烏克蘭的掌控,一旦烏克蘭成為北約成員國之後,俄羅斯要佔領烏克蘭就是向北約宣戰。而至今沒有任何國家的武力強過北約,所以這等於是遞給普亭一個很明確的訊息:要攻擊烏克蘭就要在這十年內攻擊,而且要越快越好。

波蘭與斯拉洛伐克接收數十萬難民

老實說,普亭第一戰的認知作戰其實非常成功,侵略之前大家以為普亭不會出兵,這就如同把頭伸進沙地的鴕鳥一樣。但當侵略烏克蘭戰事爆發後,人命傷亡造成大量烏克蘭人的流離失所,德國才發現其實烏克蘭戰爭就近在眼前。

柏林離基輔不過1600公里,緊鄰的波蘭之後接下來就是戰火延綿的烏克蘭。現在歐盟考慮要不要直接讓烏克蘭成為歐盟國之前,波蘭與斯洛伐克就已經在收容數十萬人的烏克蘭老弱婦孺,男性在烏克蘭限制出境,他們必須要為國家走上戰場。

台灣的處境

這次的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許多歐洲國家人民因為阻止不了,就開始發想也許很快地,中國就會發動侵略台灣的戰爭。許多社媒的討論焦點,也都在檢討西方國家只有出口水根本無濟於事。

相信現今中國的習近平也正在看國際對俄羅斯侵略他國的反應,以作為往後侵略台灣的評估。

烏克蘭其實至今為止都沒有參加任何聯盟,算是保持中立的國家,為了向俄羅斯交好,他們更把全部大量毀滅性武器自我繳械交給俄羅斯。這次俄羅斯顢頇的侵略,其實也代表沒有堅強的防守能力,中立國的態度也不能換來任何安全保障。這也說明,今後的國際局勢,要的是價值的選擇,而沒有任何中立空間可言。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