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王國——河流王者

野生王國——河流王者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在河流生態中,觀察到生物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似乎牠們都在互相制衡著。

文:吳家亮(香港中文大學通識教育基礎課程講師)
圖:香港電台

自然界中,水從高向低流,由高山流入大海,沿途創造了獨特的地貌——河谷、濕地、沼澤。河流把養分由上游帶到下游,滋養著不同種類的動植物。河流又隨著雨量的多寡不斷轉換形態,賴以維生的生物只好適應著大環境的變遷,時而聚居,時而分散。港台最新一集的外購科普節目《野外王國》,正要帶領大家前往非洲的不同河流,看看誰能在河中稱王稱霸,笑到最後。

尼羅鱷是絕對的王者?

要數河中的巨無霸,大家應該立時想到鱷魚。生態紀錄片中最驚心動魄的畫面往往是尼羅鱷一口噬著正在河邊喝水的角馬,然後把牠拖到深水處使其窒息而死,再慢慢享用這盛宴。年輕角馬缺乏經驗,只顧滿足自己口渴的生理需要,忽視河流中潛藏的殺機,淪為鱷魚的點心。

角馬實在太易捕獵,甚至尼羅鱷來不及吃掉便已被水流沖走。可能你會想,這實在太浪費啦!不用擔心,下游還有很多專吃腐肉的細小鱷魚,牠們一定會把從尼羅鱷手指縫流走的食物吃得一乾二淨。

WK2_1438
尼羅鱷捕捉角馬往往令人看得驚心動魄。

這樣看來,河流王者實非尼羅鱷莫屬。這又未必,河邊還有另一種爬蟲類動物——長達1.5米的尼羅河巨蜥。牠雖然只及鱷魚尾巴的長度,但卻成為控制鱷魚數量的關鍵。牠固然打不過成年鱷魚,但對付幼鱷則是綽綽有餘。

牠的舌尖非常靈敏,能探測空氣中微小的化學物質濃度的差異,從而得知食物的方向。當巨蜥嗅到幼鱷的蹤跡,便著力追尋,一口便把幼鱷吞進肚子裏。

WK2_3406
羅河巨蜥是捕獵幼鱷的高手。

牠還不單單對幼鱷感興趣,蛋白質豐富的鱷魚蛋也常常成為牠的囊中物。不過,由於母鱷守衛森嚴,牠們需要團隊合作,有的引開母鱷的注意,有的乘機撥開泥土,把鱷魚蛋挖出來大快朵頤!

WK2_3458
巨蜥還對埋在泥土下的鱷魚蛋極有興趣。

由此可見,鱷魚也有天敵。牠稱不上是絕對的王者。那河流中還有哪些王者候選人?

不怕鱷魚的勇者

或許我們可以看看有哪些生物能在鱷魚面前泰然自若。其實,角馬不是鱷魚的主糧,因為牠們一年只會跟鱷魚相會兩次。在旱季,河道因水流減少而收窄,魚群的密度因而大增,尼羅鱷由下而上衝出水面,便能果腹。有些鳥類,例如䴉鸛,便能站在鱷魚旁邊,共同享用這鮮魚大餐。

WK2_1901
鸛跟尼羅鱷共享河流中的魚資源。

不怕鱷魚的不只䴉鸛,專吃腐肉的禿鸛也來分一杯羹。牠們不喜歡自己動手,反以捕得鮮魚的䴉鸛為目標,把魚搶過來據為己有。白鵜鶘也來一起湊熱鬧,牠們為數極多,把其他鳥類趕到水邊,繼而把大嘴插進水中,把魚撈起瀝乾再行吞吃。

還有還有,不得不提的是非洲魚鷹。牠們是空中捕獵大師,鷹眼瞄準水中的虎魚,一口叼走,返回鳥巢餵飼兩隻幼鳥。其實虎魚在河魚之中早已令人聞風喪膽,牠們擁有32隻鋒利呈鋸齒狀的牙齒,又懂得群策群力捕獵小魚,可惜仍難逃空中霸主魚鷹的攻擊。

不過,魚鷹也不是毫無敵手,當牠們專心一致捕獵大魚的時候,誰不知鱷魚已經在後頭虎視眈眈,一箭雙鵰地把魚鷹和魚一網打盡!

WK2_2443
讓我們一同看看魚鷹捕魚的英姿。

真正的王者

我們在河流生態中,觀察到生物之間千絲萬縷的關係,似乎牠們都在互相制衡著。虎魚被魚鷹所捕,魚鷹被鱷魚吃掉,幼鱷和鱷魚蛋又被巨蜥蹂躪。究竟誰才是真正的河中王者?

那真的要看我們如何定義「王者」。倘若我們把時間線拉長,王者可以是指在時代巨輪下仍然存留的物種,牠們能在物種間的競爭中勝出,又能僥倖地適應環境氣候的改變。物種的存留才是王道,不用看重一時三刻的個體存亡。從這個角度看,現存所有在河中持續繁衍的物種都可以算是當今的王者。

WK2_0510
紀錄片中還有過千隻河馬擠在河上的場景。

(香港電台外購紀錄片《野生王國 - 河流王者》將於3月1日晚上10時在港台電視31播映。)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


猜你喜歡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影評】《沉默呼聲》:會不會有一天,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時,沈默也是一種謊言」從導演李雲翔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被關注的話題,越應該花時間去了解,從他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自由就像空氣,你只會在窒息時,才會察覺到它的存在。」對於身處臺灣的我們,尤其是對1990年後出生的人來說,透過選舉投票、上街遊行、訴諸法律來維護個人權利,彷彿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但其實民主、自由、人權並非一蹴可幾,而是好幾個世代努力爭取來的甜美果實。由李雲翔執導的《沈默呼聲》,便是一部試圖讓觀眾重新省思自由與人權如何得來不易的電影。

由真人真事改編,甫於2021年獲得奧斯汀影展觀眾選擇獎的《沉默呼聲》劇情敘述1999年夏天,兩對清華大學的學生情侶因為信仰法輪功,讓他們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在一夕之間全變了調。謊言、栽贓、囚禁、凌遲,這些血淋淋的真實修羅場,無聲無息地染紅了中國的土地。由於這段恐怖的經歷,也讓他們與美國記者丹尼爾產生了交集,是為真相帶來一道曙光,或是一切都仍是未完待續?

雙重敘事線展開各自的掙扎與共鳴

《沉默呼聲》有兩條主要的敘事線,一條是男主角王博宇的學生線,另一條則是丹尼爾的記者線。王博宇是一名清華大學電子工程專業的博士研究生,他所信仰的法輪功被中國政府視為「眼中釘」,當掌權者開始迫害法輪功的學員,無法沉默的他藉由發傳單、拉布條、氣球飄書等機智手法,為自己的信仰與真相奮鬥,但這個看似再平凡不過的訴求,卻為他與身邊的人招來一連串的苦難,讓他感到心力交瘁。

3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另一部分,美國芝加哥郵報記者丹尼爾,過去曾經撰寫過六四天安門事件的相關報導而遭到中國驅逐。當他好不容易再度踏上中國土地時,又碰到了法輪功事件,讓他開始感到動搖,直到後來目睹男主角一行人試圖揭穿謊言的行動,加上事件越來越甚囂塵上,讓他重燃記者魂,決定為受害者發聲,將這些極力被掩蓋的真實公諸於世,兩條敘事線也終於產生交集和共鳴。

30-1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無聲是種無奈,亦是種被消音的選擇

不少人可能都有在路邊看過法輪功的學員在宣揚他們所信仰的理念,但若要進一步討論法輪功的理念時,有多少人能講出貼近事實的認知?根據統計,1999年時,中國有七千萬人習練法輪功,而這樣的「勢力」被視為威脅到中國政權的穩固,所以促使中國政府採取一連串的打壓、迫害與抹黑行動,「被消音」的情況導致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其中的真偽,這也是《沉默呼聲》導演李雲翔為什麼拍攝這部片的原因之一。

導演李雲翔在接受採訪時提出了這樣的問題:「為什麼沒有更多的人來拍這些故事?」他認為現今的影視產業,為了不想要放棄中國市場,都會先自我審查電影題材,甚至主動迎合中國政府「批准」的故事內容。但從他的角度來看,這些越不能被關注的話題,越是應該花時間去了解,所以從執導紀錄片《活摘》、《求救信》到這部真人真事改編的劇情片《沉默呼聲》,都一再挑戰許多人不敢觸碰的敏感神經。

25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現實比電影更加風聲鶴唳

由於題材相當敏感,所以《沉默呼聲》劇組選擇在台灣跟加拿大兩地取景,即便拍攝場地不在中國,拍攝過程中還是面臨到不少困難,像在選角、租借場地時都遇到很多挑戰,更不用說要在台灣上院線時的阻礙連連。然而,正是這樣的困境,更讓我們看見這群新生代演員令人印象深刻的演技。尤其是當王博宇走過監獄長廊時那五味雜陳的神情,包含著對家人的思念、以及屹立不搖的堅持,光是這段畫面就值得再看一回。

44
Photo Credit:漂流木制作

「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曾經寫過這樣的詩文:「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身處在自由社會的我們,當然可以繼續做沉默的大眾,選擇忽視旁人的不公不義,但誰又能保證眼前的歲月靜好,不會一夜翻盤?或許歷史紀錄是生冷的,但電影藝術是溫熱的,請一起走進戲院感受《沉默呼聲》帶來的省思及啟發吧!

《沉默呼聲》
上映日期:2022.8.12
上映地點:全台戲院同步上映
購票資訊詳見官方網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