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J集團.韓流爆紅經營術》:與〈江南Style〉神話一脈相承,《末日列車》打破電影院與VOD難以共存的固有觀念

《CJ集團.韓流爆紅經營術》:與〈江南Style〉神話一脈相承,《末日列車》打破電影院與VOD難以共存的固有觀念
Photo Credit: 溫斯坦影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此書由文化產業趨勢記者──高成延撰寫編輯,他滲透CJ集團內部,透過實際案例分析、各方採訪、爬梳數據,有條有理地讓讀者了解韓國第一娛樂帝國一路從嬰兒成長為巨人的過程。

文:高成連(고성연)

《末日列車》確認系統的內功

用韓國的資本、能力和系統的力量,親自展現人人都能看得出來的「國際電影」。這應該是許多內容創作者的心願,但絕非易事。美國幾乎是唯一能創出巨大附加價值,讓電影和電視劇等大眾文化內容產品發行到全世界,走紅全世界的國家(動畫強國日本的大眾電影競爭力日漸式微)。

儘管讓每個人能如「郊遊」般,愉快地大展長才也是讓人欣慰的光景,不過超越那個水準之上,像好萊塢主要電影公司(Major film studios)般,發揮國際級管弦樂團的指揮作用,引領真正意義上的國際項目,對CJ來說仍是一場遙不可及的夢嗎?

「蘊含著好萊塢無法做到的一切。」——美國影評網站IGN

「好萊塢是動作片電影的產地,他們卻毫無疑義地,超越好萊塢電影,自豪地在今夏推出了最酷(The coolest)的作品與之抗衡。」——美國大眾文化雜誌《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

「雖然今夏好萊塢沒有停工,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們也沒有努力地產出新創意。因此,在千篇一律的電影夾縫中,奉俊昊導演膽大又獨創的電影視角,當然有資格受到矚目。」——美國代表娛樂雜誌《娛樂週刊》(Entertainment Weekly)

2014年6月底,《末日列車》(설국열차)在韓國上映一年後,敲開美國市場大門,好評如潮。不僅在韓國,《末日列車》也成功地以法國——電影原著出版國為首,登上世界舞台。雖然這部電影在上映前先賣出了167國的電影版權,會有這樣的反應,某種程度是可預期的,不過反應卻超乎預期。甚至美國當地觀眾譴責北美發行商溫斯坦影業,為何沒選擇用「全球同步首映」(Wide release)—— 2000個以上的影廳同時上映的方式。

溫斯坦影業以擁有出色的事業眼光,擅長培育有潛力的中小資本作品而出名。雖然溫斯坦影業是享有盛名的發行商與製作公司,但同時也以考量商業性,愛過度剪輯作品而惡名昭彰的「剪刀手」聞名。在《末日列車》的情況,溫斯坦影業打著迎合北美市場喜好的名堂,播出了少19分鐘的剪輯版。在這方面,溫斯坦影業和CJ、奉俊昊導演未達成共識,以小規模的有限上映(Limited release)方式,取代了上映原版本(125分鐘)。

溫斯坦影業(The Weinstein Company)

溫斯坦影業是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 和鮑勒・溫斯坦(Bob Weinstein),兩兄弟引領的專業級電影製作暨發行商。1989年,溫斯坦兄弟以共同創業人身分,以110萬美元買下獨立電影《性、謊言、錄影帶》(Sex, Lies, and Videotape)版權,獲得2500萬美元的收益,實現了獨立電影史上最成功的商業交易。

米拉麥克斯影業在1993年被迪士尼收購後,通過昆汀・塔倫提諾(Quentin Jerome Tarantino)的作品《低俗小說》(Pulp Fiction)取得傲人成績,躋身為主要電影公司之列。之後,製作、企劃、發行了無數話題之作,像是《BJ 的單身日記》(Bridget Jones’s Diary)、《追殺比爾》(Kill Bill)等等,事業蓬勃發展。2005年,溫斯坦兄弟與迪士尼交惡,成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新公司。在那之後,溫斯坦兄弟也陸續培育出橫掃奧斯卡的作品,如:《為愛朗讀》(The Reader)、《王者之聲》(The King’s Speech)、《大藝術家》(The Artist)及《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 Playbook)等多部作品,因此也被稱為「奧斯卡得獎製造機」。

《末日列車》在美國主要城市的八個影廳出發。這是有限上映的典型策略「推出」(Roll out),也就是從人數少的電影院開始,根據觀眾的反應,決定是否增加上映影廳數的上映方式。當初業界預測《末日列車》最少能確保150個影廳,多虧了觀眾不亞於影評團的熱烈反應,短短半個月內,上映廳數增加到356廳。不過,無論人氣高低,上映後第三個禮拜必須按照原定計畫,投入VOD(隨選視訊)服務。CJ本以為《末日列車》在電影院的票房上升勢會因此趨緩,然而,這部電影在電影院與VOD兩邊都異常地驍勇善戰。

就這樣,《末日列車》僅用一個多月的時間就突破美國450萬美元票房(折合台幣約1億2000萬元),在線上平台部分,《末日列車》拿下iTunes 榜單第一名,也在Google Play 和康卡斯特等美國主要VOD平台名列前茅,創下750萬美元(折合台幣約2億元)的收益,大振人心。除了北美之外,在法國、中國等大多數的上映國家中,《末日列車》刷新各國過去上映的韓國電影中排名第一名的紀錄,成為代表性的K-電影(K-film)。

從單純的數字來看,很難說《末日列車》創下足以挑戰好萊塢的成績。以韓國電影歷史為基準,《末日列車》創下史上最貴製作費—— 400億韓元(折合台幣約9億5000萬元)以上的紀錄,倘若再追加附帶的行銷費用,金額高到超過損益平衡點(BEP)。雖說《末日列車》往後也能通過VOD或DVD販售等附加版權服務,繼續輸出成果,不過很難說是「大賣」。好萊塢大片的特性是寧可被斥責老派,也會堅強地豪擲千金。雖然《末日列車》成功地擠入這樣的好萊塢大片的空隙中,卻只是悠哉地東挖一點,西挖一點,沒能挖出滾滾財源。

既然如此,CJ是否應該滿足於成功了一半的頭銜,把剩下的一半歸為遺憾的失敗?先從結論說起,CJ並不滿足。CJ內部思索了韓國電影生態界所發生的變化,並且下了判斷:以《末日列車》為契機,達成了一半的成功的同時,我們也確定了還有一半的可能性。

用韓國的力量打造的第一部國際電影

無論是朴贊郁、奉俊昊、金知雲等韓國導演,或是崔岷植、李秉憲、裴斗娜等韓國演員,都在海外大展長才。CJ認為要想在國際舞台上打造「K-film」品牌,集結這些個人力量的「國際項目」是必要的。《末日列車》是從各方面上看來,是全靠韓國資本、企劃與導演實力展開的勝負對決,是獲得有意義的成績的首部國際電影。北美地區佔了全球電影市場的40%(以2011年,PwC 統計數據為準),在北美取得的成果格外有意義。

《末日列車》從製作規模就不一樣。2011年,海外選角、交涉拍攝地點、聘請工作人員等,花了足足一年的時間進行製作準備。不過,高昂的製作成本變成了障礙。這個大型項目,從朴贊郁導演的Moho Film和李秉憲代表的Opus Pictures 公司作為製作公司參與,從企劃階段就投入了150億韓元(折合台幣約為3億5000萬元)的龐大費用。儘管韓國製作公司為了確保剩下資金,積極吸引海外投資者,但電影製作作業比預期中更驚人。

2014年4月,眼看電影即將開機,但資金情況未見好轉。由於是跨國人員參與的項目,包括扮演《復仇者聯盟》(The Avengers)中的英雄「美國隊長」而出名的演員克里斯・伊凡(Christopher Robert Evans)、蒂妲・史雲頓(Tilda Swinton)在內,因此無法更動拍攝日程。CJ不得不做出重大決定。

「即便是CJ,也未曾碰過超過400億元的投資項目,如果只考慮收益,確實是一個艱難的決定。不過我們對先前在國外市場累積的實力有信心,更重要的是,我們對優秀的奉俊昊導演和他的作品的信任,以及我們渴望拍出堂堂正正展示給全球市場的國際作品的熱情,才使這一切有實現的可能。」—— CJENM 海外事業部南宗宇(音譯)


猜你喜歡


僅僅是改變對待衣物的方式,就能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伊萊克斯 x Rave Review

僅僅是改變對待衣物的方式,就能為地球永續盡一份心力:伊萊克斯 x Rave Review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每個人都做出小小的改變,打破他們的習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減少紡織品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降低清洗溫度、用洗衣精取代洗衣粉等等,每台洗衣機每年可減少約5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有數百萬消費者都這麼做,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改變。」

網路搜尋「阿塔卡馬(Atacama)沙漠」,你會先看到這裡是世界上的最乾燥的地方,有驚人的落日美景,也有前衛的藝術作品。但是可能還沒有什麼人在談論的是,位在南美洲智利的這個沙漠,也是廢棄衣物的巨大墳場。

廢棄衣物的傷害,比你想像的還多

美國紡織品回收委員會(Council for Textile Recycling)曾經提出報告,指出自1999年開始,垃圾中的紡織品比例就不斷增加。到了2009年,已經比十年前高出40%左右。2015年,美國產出了約1135萬噸的紡織品垃圾,平均每人丟棄37公斤。台灣則有大約7萬2千噸的舊衣變成垃圾,換算下來約2億3千多萬件,平均每人丟了10件。

image3
伊萊克斯
 

人們可能以為,大部分廢棄的衣服都可以重複使用和回收,但事實並非如此。我們所丟棄的廢棄紡織品,只有 1% 被回收製成新衣服,將近 73% 則會進入垃圾場,無論是焚化或掩埋這些紡織品,都會為環境帶來更多的傷害和污染。例如2016年,國際期刊《科學報告》(Scientific Reports)指出,在深海中發現了長度五公釐以內的塑膠微粒,分析結果顯示,這些塑膠微粒都來自於合成纖維衣物,包含聚酯纖維、尼龍和壓克力纖維等。另外根據聯合國歐洲經濟委員會調查顯示,每年約有5.9萬噸的廢棄衣物被輾轉運送到智利,而其中的3.9萬噸,是直接被棄置於阿塔卡馬沙漠。龐大數量的廢棄舊衣,不只讓沙漠看起來如同垃圾場,也代表著大量的水資源浪費、碳排放增加,而衣物中的化學品,也讓它們跟塑膠一樣難以分解而且帶有毒性。

伊萊克斯注意到這個廢棄紡織品所帶來的大問題。身為精品家電領導品牌,尤其在護衣家電更是擁有多年的技術創新與研發經驗。秉持著對環境永續的責任感與能力,伊萊克斯展開了行動。

時尚,不需要犧牲環境

Josephine Bergqvist和Livia Schück是兩位來自瑞典的女性時裝設計師,在2017年,他們一起成立了時裝品牌Rave Review,希望將環計永續發展的概念,應用於時裝設計之中。在他們的作品裡,可以看到大量的拼接、複合等形式,各種花樣、色彩和輪廓,不按牌理出牌卻又恰到好處的彼此呼應,這正是因為Rave Review堅持使用廢棄紡織品作為原料製作服裝。除了舊衣之外,不管是窗簾、沙發、棉被還是毛毯,都可以變成他們創作的材料,成為具備高級訂製服裝之質感,與環境永續精神的設計作品,完美詮釋了時尚也可以很環保的精神。Rave Review 現在已成為引領國際潮流,和再生永續並行的指標性品牌。他們的作品屢獲獎項,也曾登上《Vogue》、GucciFest 等重要時尚雜誌,美國時尚名媛Kylie Jenner ,和長期關注社會議題的國際影星Emma Watson ,都曾穿著Rave Review的服裝亮相。

image2
伊萊克斯
 

伊萊克斯為了證明舊衣服仍然有價值,並且啟發人們延長衣物使用壽命的想法,特別邀請 Rave Review,利用被廢棄在阿塔卡馬沙漠中的各種服裝進行改造,推出了風格強烈的系列作品。在向世界展示這些廢棄衣物對環境造成的影響,同時也點出了下一個世代的時尚新觀念——「衣物養護」。設計師Livia Schück 在受訪時便很明確的表示:「我們相信,未來的時尚,必然與現在不同。無論用什麼方式,我們都得開始改變。在時尚這一面向,好好的保養我們已有的物品,可能是最切實、最簡單的方法。」

衣物壽命加倍,環境影響減半

「伊萊克斯擬定了一項長程計畫,目標是希望能夠顯著減少人類活動對氣候的影響。尤其在衣物這一塊,作為服裝的護理專家,我們透過研發更先進的洗衣技術,讓消費者已有的衣服更耐用,並減少每一次清洗時,在水和能源上的消耗。」伊萊克斯照護體驗開發總監(Care Experience Development Director)Elisa Stabon 說道。伊萊克斯的目標,是在 2030 年時,可以使衣服的使用壽命增加一倍,並且將對環境影響減半。

image4
伊萊克斯
 

長期以來,伊萊克斯始終致力於透過更先進的洗衣和烘衣設備,做到節約用水並提高能源效率。 在2020 年底,伊萊克斯的努力受到了全球非營利組織原碳揭露計畫( CDP) 的認可,為全球前5%積極應對氣候變化的企業領袖。展望未來,伊萊克斯希望能夠透過新技術的研發、洗滌觀念的傳達,來鼓勵消費者在每一次洗滌衣物的時候,都能做出對地球更好的選擇。例如伊萊克斯洗衣機中的自動劑量功能,精確投放並且優化清潔劑和柔軟劑的使用效率。再加上伊萊克斯的衣物蒸汽功能,可以讓紡織物變得柔軟、減少皺摺,進一步延長衣物使用的年限。而伊萊克斯的最新洗衣技術,提供使用者一個新的洗衣模式:在一小時內以 30 度的溫度,高效清潔衣物。同時做到降低能源消耗以及完善的衣物清潔保養,是忙碌的消費者最理想的選擇。

「如果每個人都做出小小的改變,打破他們的習慣,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減少紡織品對環境的影響。透過降低清洗溫度、用洗衣精取代洗衣粉等等,每台洗衣機每年可減少約50 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如果有數百萬消費者都這麼做,就可能會帶來巨大的改變。」伊萊克斯集團永續發展事業歐洲區副總裁Vanessa Butani 表示。

最永續的精神,就是好好照顧我們已經擁有的衣物。根據伊萊克斯的研究報告指出,僅僅只是讓衣物的使用壽命延長 9 個月,就可以將氣候影響降低 20-30%。用更簡單的方式,也能將生活得出色精彩,和伊萊克斯一起努力,願真正美好、有益的物品,都能被長長久久的珍惜與使用。

瞭解更多:https://experience.electrolux.com/breakthepattern/en

本文章內容由「伊萊克斯」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