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烏克蘭加入歐盟(下):為什麼好好的俄烏戰爭,要講到歐盟的財政史?

如果烏克蘭加入歐盟(下):為什麼好好的俄烏戰爭,要講到歐盟的財政史?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一個直擊歐盟核心的問題。歐盟到底是一個怎樣的組織?各個國家之間究竟是「理念夥伴」還是「經濟夥伴」?有多少成員國已經做好了面對烏克蘭加盟之後,歐盟財政結構可能大轉彎的準備?

換句話說,歐盟必須首先給予發展中地區足夠的補貼(完善基礎設施、提升教育程度、拉高消費水準、改善醫療水平),這才能讓這些國家變得「有吸引力」,製造出足夠的「分散效應」,才能夠使資源/要素向整個歐洲灑出去,也才不會面對到嚴重的區域發展失衡。這也是歐盟為自己擴張預算行為找到的理論基礎。

至於歐盟的區域整合預算到底有沒有起到關鍵性作用,這就是學術圈打群架時間了。

有一些學者認為歐盟的區域整合大獲成功(Bussoletti and Esposti,2004);有些學者認為只有教育基金和區域投資基金具有療效(Rodriguez-Pose and Fratesi,2004);有些學者又說只有對發展最困難的地區有效(Mohl and Hagen,2008);而有些學者則認為歐盟完全大禍成功,不但沒有用,而且還起到反效果(Garc´ıa-Mil´a and McGuire, 2001; Dall’erba and Le Gallo,2007)。

這裡不去參與學術圈的MMA,總而言之,我們理解歐盟的意圖就行了。因此,區域重點投資就順理成章的成為歐盟在東擴之後的主旋律,因為歐盟認為這麼做能夠產生強大的外溢效應(Di Cataldo and Monastiriotis,2018)。

但從2021年開始,歐盟打算來點改變

歐盟是一個很懂得利用危機的組織。自從疫情爆發以來,歐盟實在忍不住自己想要進行偷雞摸狗整合法的欲望,他們在「幫助各國度過危機」上異常的活躍,不斷的詢問各國需不需要財政上的支持。

為什麼歐盟渴望得到各國的財政權是另一個很複雜的議題,簡單來說,許多的學者都認為歐元區之所以在2011年會爆發這麼嚴重的危機,主要的病灶就是來自於歐元區雖然收繳了成員國的貨幣權,但歐盟本身缺乏財政權。反正是另外一個可以當《一千零一夜》的大辯論,目前我們只要先知道,歐盟看著各國的財政權流口水就好了。

問題是,所謂的「整合」的目的到底是為了甚麼呢?歐盟認為,整合是為了有利於經濟增長。由於經濟持續的躺平,執委會(Commission)提出了歐盟的「增長三支箭」:

  1. 高附加價值增長(Smart gorwth)
  2. 可持續性增長(Sustainable growth)
  3. 包容性增長(Inclusive growth)

這三個概念很重要,因為它們其實就對應了目前歐盟的財政預算規劃。所謂的高附加價值增長策略,主要將重點集中在產業升級、強化研究與創新、進行資訊化迭代等等,這對應了歐盟2021-2027預算裡的「數位化戰略」(Digitalization)。

而可持續增長這個概念則是希望在不犧牲未來世代幸福的前提下,生產出對環境影響最小的商品與服務,這對應著歐盟近幾年非常關注的「氣候變遷」(Climate change)。而包容性增長則是以繼續建構一個完善的內需市場做為最終目標。一個健康的內需市場需要充足的人力資源流動、降低貧困率、增加教育投入等等,這則對應了歐盟熟悉的老朋友「區域整合」(Regional Cohesion)。

終於,歐盟在經歷了CAP時期的緩慢蠕動,區域整合時期的加速衝刺、坐直升機往東歐灑錢之後,來到了一個新的階段:轉型。

歐洲議會
Photo Credit: European Parliament

歐盟的生產率已經落後於美國和中國不小的距離了,再加上疫情的迎頭爆擊,歐盟認為它們必須投入更多的資金在「數位化」(Digitalization)與「永續化」(Sustainability)上,這個戰略轉型重構了歐盟現階段的任務目標。

打開歐盟最新的戰略規劃,讀一讀他們2021至2027的預算會發現,他們這次一口氣砸了1495.12億歐元在單一市場(Single Market)、創新、還有數位化產業升級之上。

雖然相比於4426.9億的區域整合與4009.96億的自然資源管理比起來不足為奇,但這也算是驚人的改變了。值得注意的是,歐盟的國防預算只有區區149.22億,而且大部分要被分給維和行動還有東歐國家的去核化,實際上能夠用來面對大規模軍事衝突的經費寥寥無幾(誰叫歐洲還有另外一個組織叫做NATO呢?)。

這很有助於我們思考歐盟對自身的定位,反正他們絕對不是一個好戰的組織就是了。

與此同時,不要忘了歐盟在疫情期間隆重推出的神奇計畫:NextGeneration EU(NGEU)。這個計畫是一份專門用來進行產業升級的預算,總共8069億歐元,補助項目包含再生能源、綠能建築、綠能交通、物聯網、雲計算、數位化教育等等。

神奇的不是補助的方向,而是預算經費的來源。歐盟宣稱,他們將要在2024年推出新的稅源(戴高樂聽完眉頭一皺表示案情不單純),而且主要將以新的「金融交易稅」、「企業所得稅」還有「碳足跡稅」(Carbon border adjustment mechanism)作為支撐。換句話說,歐盟打算自己發債籌措資金,一個嶄新的「歐洲財政部」的時代正在到來。

歐盟看向投手,兩好一壞,哎呀歐盟起跑了,它要盜本壘!

歐盟的這些改變是1960年代的歐洲政治菁英們怎麼也想不到的。對戴高樂等國家間主義者(Intergovernmentalism)而言,目前歐盟的偷雞摸狗整合大法肯定是一部恐怖片。

為什麼好好的俄烏戰爭,要講到歐盟的財政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