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俄烏戰爭第一週:短期優勢在先手攻擊的俄羅斯,長期天時地利人和在烏克蘭

回顧俄烏戰爭第一週:短期優勢在先手攻擊的俄羅斯,長期天時地利人和在烏克蘭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爭第一週結束,最危險的時刻可能就要到來。撐過這一段黑暗,烏克蘭或許就能轉危為安。

戰爭第一週快要結束了,最危險的時刻可能即將到來。

在前三天戰鬥後,莫斯科曾提出第一次的談判邀請,基輔方面不予理會。當時烏克蘭公布的俄軍陣亡數約3500人。到了第四天戰鬥結束,烏克蘭公布的俄軍陣亡數約4300人,莫斯科再度提出談判邀請,隨後雙方在白羅斯境內展開會談。

儘管全世界都知道會不歡而散,雙方卻都藉會談為各自爭取時間。烏克蘭爭取的,是接收全世界廣大援助的時間,國際援助必須送達前線才有意義。俄羅斯爭取的,是調度部隊增援前線的時間,因為目前投入兵力攻不下重要據點,非得要增援不可。

短期斡旋爭取第一週關鍵時間

烏克蘭西部只有零星俄軍空襲,但是要短時間調集龐大物資再送到前線不容易,國際物資雖多,卻恐怕看得到用不到。幾個北約成員國決定移交總數70多架的戰機,消息雖然振奮,卻也隱隱透露烏克蘭空中武力已經所剩無幾、必須盡快為烏軍補血的可能性。

俄軍需要時間調度,也可以從傷亡人數銳減找原因。俄軍應該是前三天猛攻未有重大戰果,第四天許多部隊轉為戰鬥偵查,試探但不硬拚。同一時間,普亭宣佈核威懾部隊轉入特別作戰執勤模式,這是為了用核威懾力量牽制北約正規軍隊,將原本主要負責防範的傳統部隊調入烏克蘭戰場。

普亭當然知道使用核武意味著世界核子大戰,所以不能輕易動用,但入侵烏克蘭戰況不佳促使普亭將危機升級。俄軍核威懾是一連串的,在開戰前就已經有大規模核武演習,普亭還邀請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一同視察。隨後不久,白羅斯通過修憲公投,廢除非核武國家地位,俄軍核威懾部隊幾乎同時動作,目的就是嚇阻北約介入。美國國務院在27日建議美國公民立即離開俄羅斯,證明西方清楚理解俄羅斯的敵意。

目前為止,短期優勢在先手攻擊的俄羅斯一方,長期天時地利人和在烏克蘭一方。俄軍想要強襲基輔,就必須越過烏克蘭-白羅斯邊境的平斯克沼澤地,這必須在乾冷天氣下進行,否則坦克會深陷泥濘土壤之中。美國先前預測天氣轉暖會讓機械化部隊無法大規模入侵,因此俄軍有三月底前侵略的時間壓力,否則幾乎不可能拿下基輔。

這也可以給台海局勢做參考,普通人不知道台海「黑水溝」的凶險,一年之中適合渡海作戰的日子不多。何況隔海大規模補給比陸地難很多,岸上還有台灣軍隊以逸待勞。烏俄國土接壤,俄軍都得為了建立補給線而傷透腦筋,解放軍更不會輕易讓自己葬身魚腹,或是讓自己上岸後彈盡援絕被台灣人打死。

RTS5Z3A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趕工製作拒馬防衛俄軍的基輔民眾

時間壓力,俄軍短期內變得更具危險性

俄軍低估了最近四年拼命補強國防力量的烏軍,也高估了自身傳統武力的妥善率。俄軍在最初12小時內奪取制空權失敗,接著在各面戰場遭遇士氣高昂的烏軍。禁止傷害平民與現代化大城市的複雜環境對突擊部隊的阻礙之大,可能超出俄軍的事前規劃。全球制裁封鎖接踵而來,更有利烏軍補給、不利俄軍長期作戰。

除非有辦法長時間圍困或者投入大規模毀滅武器,否則任何軍隊遇到300萬人口的基輔或是140萬人口的哈爾科夫,在全民動員、滿佈水泥叢林的情況下,幾乎是無計可施。俄軍只有在南面黑海戰場比較強勢,俄軍部隊突進到紮波羅熱地域,卻也讓烏軍奪回赫爾松與梅利托波爾。至於烏克蘭佈有重兵或固守城市的基輔、哈爾科夫、頓巴斯前線,俄軍可說沒有完成任何重大目標。

北約情資披露出莫斯科理想狀況是72小時內擊破烏軍指揮中樞、迫降基輔當局、建立傀儡政權,但是短期決勝的野心被士氣高昂的所有烏克蘭人給破壞。後續縱深作戰也因為推進速度慢、無法拿下大城市確保補給線安穩,使得俄軍越打越深陷泥淖。

烏克蘭最大的武器是民心,但拿在手裡的武器也有學問。刺針、標槍等不需指管的單兵作戰武器,讓俄軍已經很難打敗一兩個部隊就迫降整座城市。莫斯科如果不願意退讓,就只能升級戰火,對基輔與哈爾科夫使用殺傷力更大的重武器,摧毀駐守烏軍以推進戰線。

戰爭第一週結束,最危險的時刻可能就要到來。撐過這一段黑暗,烏克蘭或許就能轉危為安。

RTS5XBXK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丟擲汽油彈的烏克蘭民眾

各方交鋒的下一步?

雖然俄軍3月1日攻勢一度減緩,但美軍持續示警俄軍為侵烏集結的兵力仍有約1/4至1/3未投入戰場。3月2日美國衛星拍到俄國調集大軍準備下一波攻勢,長達64公里車隊正開往基輔。依照美軍評估,俄軍擁有「絕對數量」能壓垮基輔守軍。

正因為知道情況危急,澤倫斯基持續發揮他的媒體天才,持續將烏克蘭問題國際化。烏軍和烏克蘭人民的英勇抵禦,讓基輔換到國際同情,歐盟已經接受烏克蘭遞交的加入申請,瑞典80年來第一次提供軍火給戰爭中國家,中立國瑞士也加入對俄制裁。全世界民主國家紛紛提供援助和志願參戰,就連原先堅持綏靖的德國都破天荒改寫二戰以來的國防外交政策。

綏靖姑息已經不合時宜,各國都必須拋開戰略模糊,不再逃避,面對險峻的現實。

雖然北約堅守集體防衛底線不派出正規軍隊,但是為了幫助烏軍保有空優,北約成員國不僅急著要移交戰機,波蘭還直接開放烏軍從波蘭境內起飛作戰,以免烏國境內起降困難。

對於西方的動作,俄軍以核威懾部隊嚇阻北約,不讓其「越過底線」出兵。俄軍同時也調動遠東部隊調防往歐亞邊界的阿斯特拉罕進行演習,恫嚇積極介入的土耳其與喬治亞。土耳其提供有殺傷力的無人機給烏軍,也確認會執行封鎖黑海的工作,其對烏克蘭局勢的焦慮程度恐怕不下波蘭、立陶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