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時代革命》:堅持「和理非」比較文明,還是「因應回擊」也是一種文明?

【影評】《時代革命》:堅持「和理非」比較文明,還是「因應回擊」也是一種文明?
Photo Credit: 《時代革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若我們再細想,《時代革命》真的讓鏡頭前的受害者真正說出故事了嗎?也許「不完全」,因為他們還得要匿名、馬賽克、逃亡與監禁。也許要等到外在政治環境的安全和內在壓迫的舒緩後,能夠不恐懼地鏡頭露面,才代表著真正的「說」。

無法說,人被困在創傷的時空裡,也就沒有心理療癒的可能。然而,我們可以選擇主動去聽那些已經被說的傷痛。

團結的意義:在逆境中繼續「如水」前行

最後,導演周冠威說:「不是時代選擇了我們,是我們選擇改變時代。」[3] 我們不妨來思考我們要把時代改變成怎樣。

其中一名《時代革命》的受訪者在影後說:「(運動的口號)不停在變——香港人最初的是加油,再來是就是報仇,然後反抗,其實香港人現在要做的是第四步,團結」[4] 。

我想,這份「團結」是一種時代已被變更的要求,即我們得學會對資訊作出質疑與分辨、要敢於對權威意識作出反抗、要在該反擊時回應、要在看似不同(和理非與勇武)的方法之間找到和解 [5],並且,要在逆境中繼續「如水」前行。

直到哪一天,每一顆小水滴又會匯聚成河,河水的洪濤也許聽起來像一首《願榮光歸香港》。

註釋

[1] Glover,E. (1933). War, sadism and pacifism. George Allen & Unwin.

[2] 重大創傷的歷史,發生在每一個好好聆聽的當下——促轉會前專委彭仁郁專訪

[3] 愛裡沒有恐懼——周冠威與香港人的《時代革命》

[4] 2022.2.27 范琪斐X敏迪《時代革命》映後座談會

[5] 爭戰中的民主:勝利之後,變回和理非?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