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景祥醫師:催生《病人自主權利法》,確保病人善終的意願,避免被迫接受臨終無效醫療

【專訪】謝景祥醫師:催生《病人自主權利法》,確保病人善終的意願,避免被迫接受臨終無效醫療
圖片來源:洪年宏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業發展順利,但謝景祥始終未曾忘懷從醫初衷。發生在陽明醫院呼吸照護病房的一件事,讓他回想起實習醫師備受衝擊的那一晚,與持續多年的疑惑,就此加入推動制定《病人自主權利法》的行列。

文:高永謀

「當我在台北榮總實習時,有一天晚上病房值班,有四個肝硬化老榮民、同時食道靜脈大量出血。」嘉義市陽明醫院院長謝景祥回憶道,當時他們的狀況無論採取任何醫療行為,都註定死亡。

「那時候我滿腔熱血,一直努力為他們做CPR(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心肺復甦術),可惜最後仍然是徒勞無功。」

這是謝景祥思考病人自主權利的起點,經過30餘年後,他參與催生《病人自主權利法》,讓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訂定專法,完整保障病人自主權利的國家,確保病人善終的意願,在意識昏迷、無法清楚表達時,仍獲法律保護,並得以貫徹,堪稱台灣醫療史的重要里程碑。

01-封面
圖片來源:洪年宏攝
嘉義陽明醫院院長謝景祥長期投入社會公益,婦女培力、失智預防、疫苗施打等各項活動,都可以看見他的身影(圖:洪年宏攝)

出生於1958年的謝景祥,雖然提早兩年入學,但在彰化高中畢業後,即應屆考進陽明醫學院(現已併入陽明交通大學)醫學系。其實,在大學聯考第一天,他發燒至38.9℃,導致數學成績不如預期,與第一志願台大醫學系失之交臂;經過思索,他決定不重考,成為陽明醫學院第一屆學生。

「下鄉」後決定留在嘉義市

早年,陽明醫學院醫學系只招收公費生,規定畢業生都得「下鄉」,不能一直留在台北榮總,一定得前往榮總在各縣市的分院歷練。謝景祥選擇離老家較近的嘉義榮民醫院(現為台中榮總嘉義分院簡稱嘉榮),沒想到,他就此留在嘉義市,還創辦了陽明醫院。

05-打麻將
圖片來源:謝景祥提供
院長日理萬機,但謝景祥與病人們卻沒有任何距離,他還時常抽空到陽明醫院附設護理之家參加他們的活動。(圖/謝景祥提供)

事業發展順利,但謝景祥始終未曾忘懷從醫初衷。發生在陽明醫院呼吸照護病房(Respiratory Care Ward, RCW)的一件事,讓他回想起實習醫師備受衝擊的那一晚,與持續多年的疑惑,就此加入推動制定《病人自主權利法》的行列。

在陽明醫院創立初期,在政府的政策鼓勵下,增設呼吸照顧病房,安置病重但未病危,且長期需要呼吸器治療的病患。不過,若干待在呼吸照顧病房的病患,已是植物人,有些更已臥病多年,倚賴呼吸器延續生命,實生不如死,更衍生諸多家庭、社會問題。

翻遍法條解除病患家屬痛苦

數年前,一位呼吸照顧病房病患的家屬,因父親已成植物人兩年,請求主治醫師關閉呼吸器,讓父親脫離痛苦。然而,縱使家屬再三保證,此提議乃是全家人深思熟慮後的共同決定,絕不會事後反悔、興訟,但主治醫師仍擔心沾惹官非,遲遲不肯同意。

最後病人家屬找到謝景祥院長求助。「我曾幫這位病患換過人工關節,印象仍相當深刻。」謝景祥嚴肅地說,他可以體會家屬的感受,但此舉違背了他奉行多年的醫學信仰。

「每位醫學生都不斷被教育,就算僅有一絲絲生機,也不可放棄救治。」 「老師從來沒教過我,什麼人不要救。」

內心正反意見交戰許久後,思及「如果我是那位躺在床上的病患,也不希望身上插滿各種管子」,決定應允家屬的提議。

謝景祥翻遍相關法律條文,終於在《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中,找到適用的條文,「此條文規範相當嚴謹,必須病患的配偶、父母、子女全數同意,醫師才能關閉病患的維生設備」,且病患並須是「罹患嚴重傷病,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且有醫學上之證據,近期內病程進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

最後,謝景祥商請該病患的配偶、四名子女簽署同意書,這些家屬即該病患的遺產繼承人,並與律師再三確認,在法律上已毫無疏漏,「因為有資格告醫師的家屬,都已在同意書上簽名」,「在配偶、四名子女的共同見證下,由我關閉呼吸器,由主治醫師拔管,讓病患善終!」

倫理、道德難題折磨全家人

出乎意料,有位呼吸照顧病房病患的家屬目睹此事,也想比照辦理,讓媽媽「解脫」;此反應讓謝景祥警醒,可能還有許多家屬,亦作如是想。當時,陽明醫院建置2間吸照顧病房病患,住院病患達70多人,許多病患早已是倚賴機器續命的植物人;謝景祥請護理長一一查詢這些病患家屬,是否有讓病患善終的意願。

在護理長查詢下,發現不少此類病患的家屬,都為親人無法善終而苦惱,甚至為此家庭分裂、手足反目。

有些病患家屬追悔莫及,「早知道會拖這麼久,當初就不勉強救治」, 有些病患家屬則如聆福音,「從來不知道可以這麼做」。

「站在醫院經營者的角度,協助關閉此類病患的維生系統,等於自斷財路。但關閉與否,陽明醫院完全尊重家屬的決定。」謝景祥感嘆地說,因收留的病患減少,陽明醫院此後關閉了一間呼吸照顧病房,雖然善終的案例逐漸增加,但由家屬決定病患的生死,仍涉及倫理、道德的難題,「只要有一位有繼承權的家屬不同意,病患就無法善終,折磨的不只是病患,還有平日照顧的家屬。」

為避免層出不窮的家庭悲劇,楊玉欣前立委和許多人開始推動《病人自主權利法》,每個人在神智清楚時簽署「預立醫療決定書」,以免自己被迫接受不想要的臨終無效醫療,承受不必要的痛苦。

05-打麻將
圖片來源:葉大衛攝
預立醫療決定比DNR(頻死、臨終時不施行心肺復甦術)適用的範圍更廣,讓癌症末期、植物人、重度失智等患者不用承受多餘的痛苦。(圖:葉大衛攝)

根據調查,若未來成為「罹患嚴重傷病,經醫師診斷,認為不可治癒,且有醫學上之證據,近期內病程進行至死亡已不可避免者」,國人同意在臨終或無生命徵象時,不施行人工呼吸、心臟電擊、氣管內插管、體外心臟按壓、急救藥物注射、心臟人工調頻等心肺復甦術(Do-Not-Resuscitate,DNR),高達70%。

「另30%不同意者,約15%經反覆思考後,轉為同意。意即,高達85%的受訪者同意,僅15%受訪者不同意。」謝景祥略帶無奈地說,同意的比例雖高,但實際上簽署風氣並不盛,最難跨越的關卡是,長者若不主動開口,晚輩實難以探詢其意願,「這件事影響深遠,但就連我,也不知如何與父母討論。」

謝景祥的父母皆已年逾90,數年前已從彰化縣遷至嘉義市定居;遲遲無法啟齒的謝景祥,直到父母要求妹妹轉述,才確認雙親的意願。

在兒子婚宴也不忘宣揚理念

只是,縱使傷病者先前已簽署「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雖然具法律效力,真到了生命末期,其意向不見得可獲得尊重、貫徹。畢竟,只要有一位家屬堅持使用心肺復甦術,醫師為避免節外生枝,幾乎都會照辦;因此,推動制定《病人自主權利法》,實已迫在眉睫。

於是,當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醫師公會全聯會)將開會討論《病人自主權利法》時,謝景祥主動請纓,擔任嘉義市醫師公會代表。他回憶道,在醫師公會全聯會的會議中,各縣市代表意見紛歧,「當時的理事長蘇清泉歸納眾人意見,發現醫事人員最害怕被告,只要免除醫事人員醫療行為的民事、刑事、行政責任,眾人意見便趨於一致。」醫師公會全聯會決定支持《病人自主權利法》立法。

1
圖片來源:謝景祥提供
為了受苦中的病人著想,謝景祥主動擔起嘉義市醫師公會代表的責任,時常北上參與《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政策討論,推動法案順利過關。(圖:謝景祥提供)

只是,《病人自主權利法》雖將醫事人員免責的條文入法,但在修訂子法時,卻將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dvance Care Planning,ACP)的諮商機構限定為300床以上的醫院,且醫師、護理師、社工師、心理師都得在場。謝景祥雖是300床以上醫院經營者,卻深感「這沒道理」,且窒礙難行,「姑且不論大多數偏鄉,根本無此規模的醫院。就連許多都市中的長者,也就近到居家附近的診所看診。」

之後,趁著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到嘉義市視察時,身為台灣社區醫院協會代表的謝景祥,向陳時中進言:「不讓民眾到走路20步的診所,找最信任的診所醫師,諮詢生死難題,卻要他們到台大醫院掛號,找素不相識的醫師,於情、於理皆不合。」陳時中回答:「你說的有道理」,並承諾將他的意見,納為修法時的考量因素。

2
圖片來源:謝景祥提供
趁著與衛福部陳時中部長會面時,謝景祥提出病主法的修改建議,讓基層診所也能成為諮詢機構,大幅提升推廣效率(圖:謝景祥提供)

有了衛福部部長的承諾,謝景祥聯繫醫師公會全聯會、診所協會全國聯合會,共同推動《病人自主權利法》子法條文修訂,成功將病人自主權利的諮詢機構,擴及基層診所,並刪除醫師、護理師、社工師、心理師都得在場的條文,在診所只要有醫師和護理即可。

「修法的過程相當順利,《病人自主權利法》於2018年頒布後,社會的反應也相當正面,但實際推動時,卻頗為緩慢,普及率甚低。」謝景祥觀察,除了程序相當繁複,約3000元的諮商費更是無法普及的最大阻力,「一如50歲以下的國人,得自費施打流感疫苗,導致施打意願低落」。

展望未來,謝景祥的兒子已完成醫學系課業,正在其他家醫療院所歷練,不久後將返回陽明醫院接班。雖已後繼有人,但謝景祥仍將堅守崗位,並推動公共事務,繼續為社會公益、病人自主權益奮鬥。

  • 本文為原文節錄版

本文經醫學有故事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