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景祥醫師:催生《病人自主權利法》,確保病人善終的意願,避免被迫接受臨終無效醫療

【專訪】謝景祥醫師:催生《病人自主權利法》,確保病人善終的意願,避免被迫接受臨終無效醫療
圖片來源:洪年宏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事業發展順利,但謝景祥始終未曾忘懷從醫初衷。發生在陽明醫院呼吸照護病房的一件事,讓他回想起實習醫師備受衝擊的那一晚,與持續多年的疑惑,就此加入推動制定《病人自主權利法》的行列。

謝景祥的父母皆已年逾90,數年前已從彰化縣遷至嘉義市定居;遲遲無法啟齒的謝景祥,直到父母要求妹妹轉述,才確認雙親的意願。

在兒子婚宴也不忘宣揚理念

只是,縱使傷病者先前已簽署「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雖然具法律效力,真到了生命末期,其意向不見得可獲得尊重、貫徹。畢竟,只要有一位家屬堅持使用心肺復甦術,醫師為避免節外生枝,幾乎都會照辦;因此,推動制定《病人自主權利法》,實已迫在眉睫。

於是,當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醫師公會全聯會)將開會討論《病人自主權利法》時,謝景祥主動請纓,擔任嘉義市醫師公會代表。他回憶道,在醫師公會全聯會的會議中,各縣市代表意見紛歧,「當時的理事長蘇清泉歸納眾人意見,發現醫事人員最害怕被告,只要免除醫事人員醫療行為的民事、刑事、行政責任,眾人意見便趨於一致。」醫師公會全聯會決定支持《病人自主權利法》立法。

1
圖片來源:謝景祥提供
為了受苦中的病人著想,謝景祥主動擔起嘉義市醫師公會代表的責任,時常北上參與《病人自主權利法》的政策討論,推動法案順利過關。(圖:謝景祥提供)

只是,《病人自主權利法》雖將醫事人員免責的條文入法,但在修訂子法時,卻將預立醫療照護諮商(Advance Care Planning,ACP)的諮商機構限定為300床以上的醫院,且醫師、護理師、社工師、心理師都得在場。謝景祥雖是300床以上醫院經營者,卻深感「這沒道理」,且窒礙難行,「姑且不論大多數偏鄉,根本無此規模的醫院。就連許多都市中的長者,也就近到居家附近的診所看診。」

之後,趁著衛福部部長陳時中到嘉義市視察時,身為台灣社區醫院協會代表的謝景祥,向陳時中進言:「不讓民眾到走路20步的診所,找最信任的診所醫師,諮詢生死難題,卻要他們到台大醫院掛號,找素不相識的醫師,於情、於理皆不合。」陳時中回答:「你說的有道理」,並承諾將他的意見,納為修法時的考量因素。

2
圖片來源:謝景祥提供
趁著與衛福部陳時中部長會面時,謝景祥提出病主法的修改建議,讓基層診所也能成為諮詢機構,大幅提升推廣效率(圖:謝景祥提供)

有了衛福部部長的承諾,謝景祥聯繫醫師公會全聯會、診所協會全國聯合會,共同推動《病人自主權利法》子法條文修訂,成功將病人自主權利的諮詢機構,擴及基層診所,並刪除醫師、護理師、社工師、心理師都得在場的條文,在診所只要有醫師和護理即可。

「修法的過程相當順利,《病人自主權利法》於2018年頒布後,社會的反應也相當正面,但實際推動時,卻頗為緩慢,普及率甚低。」謝景祥觀察,除了程序相當繁複,約3000元的諮商費更是無法普及的最大阻力,「一如50歲以下的國人,得自費施打流感疫苗,導致施打意願低落」。

展望未來,謝景祥的兒子已完成醫學系課業,正在其他家醫療院所歷練,不久後將返回陽明醫院接班。雖已後繼有人,但謝景祥仍將堅守崗位,並推動公共事務,繼續為社會公益、病人自主權益奮鬥。

  • 本文為原文節錄版

本文經醫學有故事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