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俄烏開戰引爆自民黨內戰,安倍拋出「擁抱核武」,岸田文雄如何接招?

俄烏開戰引爆自民黨內戰,安倍拋出「擁抱核武」,岸田文雄如何接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方一向奉行不要同時與中俄兩國交惡的外交準則,核選項能提升多少安全係數,是未知數,但必然是一個可以立即團結中國、北韓、俄羅斯等鄰國,一致聲討日本的「按鈕」。

俄烏戰爭2月24日爆發後,全球各國陸續對俄發表譴責,提出制裁,日本從開戰隔日就決定跟進;停發簽證、管制出口、終止SWIFT交易、限制俄國央行交易等一連串動作;特別之處在於,日本央行總計保管約25.2兆日圓的外國資產,俄國就占了15%。

此外,俄國5853億美元外匯存底中,也有用於購買日本國債的項目,兩國金融往來密切,岸田政府對俄出重手,不完全是應付「西方」,也在彰顯決策的自主性。

俄烏開戰引爆自民黨內戰?

國際社會號稱提出了「核彈級」的制裁手段對付俄羅斯,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也把腦筋動到「核武」,核潛艦開往巴倫支海軍演,核威懾部隊進入高度警戒狀態,烏東戰線瞬間壟罩在核武攻擊陰影下。而另一顆「政治核彈」恐怕是在自民黨內,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建議運用「核共享」機制,維護國際安全,逼得岸田文雄在國會答詢時公開否認,重申日本堅守「非核三原則」。

還原談話,2月27日安倍首次在富士電視台「日曜報道 THE PRIME」節目中表示,「日本國內應該公開討論核分享議題」、「公開討論如何保護世界安全,這是現實狀況,不應當作禁忌。」3月3日,在自家派閥會議上再講一次,還嚴厲批判日本共產黨委員長志位和夫近期所主張的,「只要有憲法第九條,就算是普亭,也不用怕他會侵略日本」,此一說法是「空想、停止思考」,安倍更反酸,恩格斯(Friedrich Engels)有寫一本書,就叫作《社會主義從空想到科學的發展》。

安倍派戰鬥力不足?參院選舉恐釀分裂

前首相挑戰日本基本國策,果然引發巨大的政治後果,最強烈批判的是日共跟立憲民主黨,從頭挺到尾的是2021年眾院選舉前,就開始主張修憲的日本維新會,自民黨有人批評「不負責任」,也有人覺得「不需要連討論都視為禁忌」,不過執政聯盟的盟友公明黨,黨主席山口那津男則跳出來捍衛禁止核武的主張。

由此可見,安倍的擁核主張,就算沒讓日本朝野、自民黨內外「各自歸隊」,但其功用如同一把利刃,瞬間「劃分敵我、統一戰線」,安倍挑安保議題下手,被視為是七月參議院選舉的提前動員操兵,因為「越右派的票,越是一塊鐵板。」

安倍對準自家人發動「核子空戰」,至少有三個動機。第一是團結黨內最大派「安倍派」,也就是清和政策研究會。

石川縣知事選舉將於3月13日舉行,自民黨面臨「保守分裂」危機,山田修路和馳浩兩位候選人系出同門,都是安倍派成員,摔角選手出身、曾任文部科學大臣的前眾議員的馳浩,被視為前首相森喜朗的人馬,而森前首相本人就是清和會大老。安倍接任會長後,協調人選的做法跟態度,引起石川縣地方黨部巨大反彈,安倍作為派閥領袖,「搓圓仔」的功力到底如何,備受質疑。

第二道必需跨越的「坎」在於,自民黨內非安倍派的迅速集結,各派閥分開數人頭,贏不了安倍派,但是各山頭開香堂「歃血為盟」,反覆重組或拆夥,卻是自民黨內的日常活動。

岸田當選黨魁後,早早就把自民黨幹事長的位子交給茂木敏充,抓穩黨權,以往總裁、幹事長派閥互不相容的潛規則,也在茂木派跟田結盟後被打破。自民黨副總裁麻生太郎率領的麻生派,近期爆發出走潮,而麻生派與岸田派系出同源,一直有主張與岸田派合併,結合其他游離勢力,重組「大宏池會」的構想。安倍也已嗅到不尋常的氣氛,積極拉攏有意「自立為王」、自組派閥的前首相菅義偉,未來岸田派在人數和實力上,可能邁向名實相符的執政主流派,給足安倍壓力。

第三個值得觀察的重點是,老是批評岸田政策不夠硬、不夠快的政調會長高市早苗、參院幹事長世耕弘茂等安倍人馬,此等黨內反岸田砲手,逐漸引起一定程度的反彈,今年7月的參議院選舉,如果在首相兼自民黨總裁岸田的帶領下,能斬獲更多席次,一舉奪下三分之二修憲門檻所需的席次,岸田就能逐步揮別一些比在野黨還要刺耳的「雜音」,安倍人馬恐怕也會逐漸遠離內閣或黨務核心。

RTX7T0U7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中俄威脅下,日本非核還能維持多久?

在日本討論核子武器,當然是言論自由,不會被抓去關,日本的軍工產業也有製造核彈的技術,但「核共享」竟是出自戰後最長政權首相之口,直指家鄉在二戰遭受原子彈攻擊、廣島出身的現任首相,就很難解排除政治聯想。

烏俄開戰後,日本連續兩周,都遭遇俄方侵擾,日本籍貨輪在烏克蘭南部海域遭到砲擊,俄羅斯直升機抵近北海道根室半島領海,侵犯日本領空。此外,今年中國海警船仍然不時進出釣魚台爭議海域或外側毗連區,日本面臨的區域威脅絲毫未減,但這是否讓日方驚覺,美日安保已經不夠用,還要加上北約模式,在德國境內存放美國核武,建立核威懾,才能保家衛國?

日方一向奉行不要同時與中俄兩國交惡的外交準則,核選項能提升多少安全係數,是未知數,但必然是一個可以立即團結中國、北韓、俄羅斯等鄰國,一致聲討日本的「按鈕」。

2014年,俄羅斯出兵併吞克里米亞,當時的安倍首相對於制裁俄羅斯,態度較為消極,說法是為了解決北方領土問題,而不得不讓步,安倍也被翻出任內極力擁護非核三原則。然而安倍卸任至今,對於安保議題的高強度發言,無不引起國際關注,奇妙的是,所談內容都是自己任內完全做不到或是否認過的事,在第三者看來,有時像是在給岸田下指導棋,有時又像是跟首相官邸扮演黑白臉,不過背後真正的目的,恐怕還是跟今年7月的參議院選舉脫不了關係。

誰的戰爭?誰的戰場?誰的和平?


“2022烏克蘭危機”的相關議題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