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世界第一的「海上黃金」:談吃飛魚卵對海洋生態的意義

台灣世界第一的「海上黃金」:談吃飛魚卵對海洋生態的意義
台灣生產飛魚卵有「黃金卵」美譽。Photo Credit:薛麗妮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與印尼、秘魯是飛魚卵全球三大產區,其中,台灣因保存及加工技術佳,飛魚卵品質世界第一,口感和色澤超越其它產區,素有「黃金卵」美譽,口感Q彈、咬下去「卡滋卡滋」還會「爆漿」,擄獲饕客味蕾,絕大多數外銷日本、部份有生產履歷者則銷往歐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陳雅芬(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  資深志工)

每年4月起,飛魚成群來到台灣東方海域,蘭嶼飛魚祭開始,綠島、宜、花、東的海面也都見得到牠們的蹤跡,常在賞鯨船上驟見牠們滑翔海面留下成排印痕,倏乎隱沒海裡,如同海上流星,一閃而過,來不及祝福牠們旅途平安。

5月至7月,部分種類的飛魚會在台灣東北角海域產卵,採捕飛魚卵成為漁民盛夏之際收益途徑,不只北海岸、東北角漁民趨之若騖,澎湖漁民也迢迢來此打撈一季的收入。

「海上黃金」飛魚卵

飛魚卵原本是海邊孩童的傳統小零嘴;後來搖身一變成為「海上黃金」,1公斤批發價200~300元,一年有超過40個貨櫃(約60萬公斤)外銷日本,成為壽司餡料、料理佐醬;近十年來,飛魚卵更被廣泛加工製成香腸、水餃、醃漬品,或與泡菜、煎蛋、炒飯、皮蛋一起烹調,也有涼拌口味、運用在懷石料理、冰品調味……等等。

澎湖漁民呂先生說,飛魚不像許多魚種一樣,產卵後即死亡;母魚在一地產卵後,會到別處繼續產卵,「我們只採卵、不抓魚,難道不是保護飛魚的方法?」八斗子飛魚卵加工業者薛先生説:「這種捕撈方式是最仁慈的,因為我們不抓母魚。」

比起其它漁業抓整尾成魚,讓魚連產卵的機會都沒有,這也許是飛魚卵產業能永續經營這麼多年的原因。就讓我們從這兩段話開始思考「吃飛魚卵」這種消費行為的意涵。

漁船配備草包插上專用旗幟即可出海蒐集「海上黃金」。Photo Credit:薛麗妮提供
飛魚卵漁業

台灣與印尼、秘魯是飛魚卵全球三大產區,其中,台灣因保存及加工技術佳,飛魚卵品質世界第一,口感和色澤超越其它產區,素有「黃金卵」美譽,口感Q彈、咬下去「卡滋卡滋」還會「爆漿」,擄獲饕客味蕾,絕大多數外銷日本、部份有生產履歷者則銷往歐盟。

現行採捕飛魚卵的主要漁法,係以稻草特製的「草包」串連漂浮海上,模仿馬尾藻在海面隨浪起伏的特性,引誘母飛魚前來產卵,再回收草包收成成團的魚卵,這成串的「草包產房」有時可綿亙達1公里長。

捕飛魚卵已有十六、七年的呂先生,以及一家兩代從事飛魚卵收購生意的薛先生都表示,如果東北角海域的潮流、水溫都適合,兩個月的飛魚卵產期就能捕到上千噸的卵,原料產值近2億元;若海水環境較差、端午節前後雨水不多,平均也有600噸左右的收獲。

2008年起,漁業署針對飛魚卵漁業進行總量管制,每年總採捕量280~350噸(今年公告為350噸),採捕期為5~7月。相較於上述飛魚卵產業從業人員的說法,顯然官方容許量遠低於此一產業的生產量。

飛魚群為什麼要產出那麼多卵?飛魚以浮游生物為主食,是大洋洄游性魚類,也是其它更大型洄游魚類如鬼頭刀、齒鰹、鮪魚的食物,而鬼頭刀、鰹魚則是部分鯨豚如偽虎鯨的食物。從這條食物鏈可以看出飛魚是底層魚種,是更高階掠食者的重要食源。

作為海洋食物鏈底層魚種,不但成魚是許多大型魚和鯨豚的食物,極大數量的卵和孵化出的仔魚更是其它海洋生物的食物。台灣島不像蘭嶼島,後者有達悟族人遵循禁忌限量捕捉和食用飛魚(註1),台灣島上的飛魚卵漁業從業人員雖然比誰都更想保持飛魚的族群量,但同時想要極大化飛魚卵採捕量,希望在二者間找到恐怖平衡,賺取最多利潤。

採捕飛魚卵的「草包」。Photo Credit:薛麗妮提供
不吃飛魚卵,守護海洋食物鏈

飛魚產卵人類吃,會不會吃光飛魚的命脈?只採卵、不抓魚,是否就能保存飛魚族群的繁殖能量?飛魚的存續對海洋食物鏈有沒有什麼影響?在基隆開發飛魚卵創意食品的薛小姐曾告訴筆者,當人們知道海產可以吃出這麼多花樣時,才會去珍惜海洋資源,進而去保護海洋動物的棲地。

然而,當大家品嚐海鮮冰淇淋、飛魚卵香腸、淋上飛魚卵醬的果凍等另類加工食品時,只會用味覺去讚賞食品的創意,而且想要一吃再吃吧?難道有人在嚐鮮之餘還會因此產生友善海洋的思考?

例如透過創意食品提高海產附加價值及原料產值,以提高漁民收入進而減少捕捉量,讓海洋生物有休養生息的機會;或者,因此了解海洋原本可以提供這麼多樣的生物資源,卻可能被人類利用消耗完,從而懂得珍惜海洋資源。

飛魚卵,我不吃,因為那不是人類非吃不可的食物;「沒卵就沒魚」,飛魚是海洋食物鏈的重要底層魚種,少了飛魚,將形成食物鏈斷層。人類雖身為地球上最高階掠食者,理論上什麼都可以吃,實際上需要什麼都吃嗎?我們已經沒東西吃,到了必須和海洋生物搶食的地步了嗎?

註1:達悟族以捕捉大型飛魚為主,包括黑鰭飛魚、白鰭飛魚,次為嬌小的紫斑鰭飛魚;東北角採捕飛魚卵的魚種主要為小型飛魚,目前研究顯示以尖頭細身飛魚最多。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