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虎739班機消失60週年:由甘迺迪批准執行秘密任務,最終卻未能在越戰紀念碑上留名

飛虎739班機消失60週年:由甘迺迪批准執行秘密任務,最終卻未能在越戰紀念碑上留名
飛虎航空公司的老照片。圖片來源:Wreaths Across America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飛虎739航班出任務的背景是在越戰初期,當時美國檯面下已開始部署軍隊,但因未公開表明參戰,因此才會與飛虎航空合作,讓執行任務的美國與南越士兵乘坐民航機,機上的駕駛員與空服員也非軍方人士,而是航空公司的機組人員。

1962年3月16日,一架被美國總統甘迺迪批准執行秘密任務的飛虎739航班(Flying Tiger Line 739),在飛往越南途中消失在航線上,至今仍尚未找到飛機殘骸,當時機上有93名美國陸軍、3名南越士兵和11名機組成員。

飛虎航空公司是由前軍方飛行員於1945年創立,冷戰期間為美國軍方提供貨運和客運包機服務,而飛虎739航班是從加州空軍基地出發,途中在夏威夷和關島停留加油,就在從關島出發前往菲律賓克拉克空軍基地(Clark Air Base)途中失聯,最終也無抵達目的地西貢(今胡志明市)。

截圖_2022-03-08_下午10_14_03
圖片來源:Wreaths Across America
飛虎航空公司的老照片

為何是由民航班機執行秘密任務?

在飛虎739航班消失後,當時曾有在太平洋上航行的水手,表示有看到天空中有火球墜落,然而,即便有50多架飛機和船隻在關島和菲律賓之間7萬5000平方英里(約19萬4249平方公里)海域搜尋,卻仍一無所獲。

飛虎739航班出任務的背景是在越戰初期,當時美國檯面下已開始部署軍隊,但因未公開表明參戰,因此才會與飛虎航空合作,讓執行任務的美國與南越士兵乘坐民航機,機上的駕駛員與空服員也非軍方人士,而是航空公司的機組人員。

根據《SF Gate》報導,在飛虎739航班上的93名美國陸軍和3名南越士兵,目前南越士兵身份已無從得知,至於93名美國陸軍的背景,過去曾有媒體稱他們是「叢林部隊」,不過據《1963年民間航空委員會墜機報告》(1963 Civil Aeronautics Board crash report)及家屬回憶,這93名的美國陸軍是電子和通信專家,也有歷史學家推斷他們是被特別安排的人選;有家屬也表示,他們的親人在執行任務前,有特別交代對妻子和孩子的照顧安排,有的則直接表示他們或許不會再回來。

AP21135629275386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來自德州的John Biernacki,在紀念飛虎739航班紀念碑揭幕時留下眼淚。 他的父親Henry Biernacki是當時機上的遇難者之一。

飛虎739航班的家屬在2019年於美國阿靈頓國家公墓重聚

沒有在越戰紀念碑上的名字

飛虎739航班上的107位失蹤的軍人與機組人員,由於沒有隸屬的作戰行動名或所屬戰區,至今他們的名字都未出現在美國華盛頓特區的越戰紀念碑上,他們的家人多年來爭取無效,直到2021年5月15日,透過非營利組織 Wreaths Across America的努力,飛虎739航班的第一個官方紀念碑,終於在美國緬因州揭幕。

AP21135629368200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飛虎739航班遇難者的家屬,與位於美國緬因州飛虎739航班紀念碑合影

該紀念碑上銘文寫道:

那些獻出生命和仍失踪人們的名字被銘刻在此,這樣他們的名字就會被大聲讀出,而他們的記憶也將永存。

AP21135629244205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出席飛虎739航班紀念碑揭幕儀式的Clifton Sargent,他的兄弟Donald Sargent是飛虎739航班的美國陸軍。

目前美國參議員Gary Peters推動了參議院第2571號法案,希望將這些被遺忘已久的軍人能加入越戰紀念碑的名單中,目前該法案仍在審議中,也獲得其他參議員的支持,而今年的3月16日,Wreaths Across America將會在舉辦飛虎739班機失蹤60週年線上紀念活動,臉書上也有一個由家屬成立的「紀念飛虎739航班」頁面,在簡介欄位是這樣寫著:

739航班的機組人員和乘客的最終命運,至今仍是個謎。

AP21135629373177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飛虎739航班紀念碑揭幕儀式上,遇難者之一的Donald Sargent的家屬帶著他的紀念軍牌。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