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記者、明星、運動員、企業接連表態,普亭面臨俄國國內巨大反戰聲浪

【國際大風吹】記者、明星、運動員、企業接連表態,普亭面臨俄國國內巨大反戰聲浪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烏戰爭會打多久目前不得而知,但除了前線戰爭之外,普亭也得面對國內輿論和經濟制裁的龐大壓力。雙線作戰的他,能夠笑到最後嗎?

俄烏戰爭已經打了超過一星期。截至3月3號,雙方取得共識要開設一條人道走廊,疏散平民,但還是沒有同意停火,俄軍持續朝烏克蘭大城進攻,甚至不少專家警告,俄軍攻勢很可能變得比之前更猛烈。

該怎麼讓普亭收手呢?除了外交談判,以及用金錢和裝備支援烏克蘭之外,還有一個管道,就是讓俄國國內的反戰壓力升高。

為了做到這一點,西方各國祭出有史以來最嚴厲的制裁行動,上從普亭本人和他身邊的俄國權貴階層,下到一般民眾的生活都會有感。當然也別忘了,不是所有俄國人都支持開戰。從俄軍入侵的第一天開始,俄國國內就出現一波反戰聲浪。哪些人不顧當局強力掃蕩、逮捕,公開反對戰爭?俄國如今面對哪些制裁措施?制裁會有作用嗎?

各大城出現反戰潮,名人、百姓冒險發聲

俄國人支不支持出兵呢?根據CNN在2月初的民調,也就是當局還沒承認兩個烏東共和國的主權,也還沒發動所謂「特殊軍事行動」之前,受訪的俄國民眾中有一半同意,為了避免烏克蘭加入北約,俄國可以採取軍事行動。

p1
Photo Credit: 國際大風吹

不過隨著2月24號,俄軍對烏克蘭各大城展開攻擊,反戰示威也開始在俄國各地出現。從西邊的聖彼得堡,到東邊的西伯利亞,超過50座城市都有群眾串連上街。有些人反對用戰爭解決爭端,有些人有親戚或朋友在烏克蘭,更覺得俄國對所謂兄弟之邦開戰非常荒謬。

然而,各地政府表示這些遊行未經核准,已經是違法行為,因此實施強力掃蕩和驅離。根據專門監督警方的民間團體OVD-Info統計,截至3月4號,遭到逮捕的人數已經累計超過8000人。

除了一般民眾之外,俄國的政界、體壇、演藝圈,更有不少人公然表達反戰立場。

疑似曾經被當局下毒、目前正在監獄服刑的知名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在推特上強調普亭不代表俄國民意,呼籲各地民眾上街抗議;另外,代表男子足球國家隊出賽45場的俄國國腳斯莫洛夫(Fyodor Smolov)、人氣超高的深夜電視脫口秀主持人烏爾甘特(Ivan Urgant),則是在Instagram上面發出全黑圖片,代表對戰爭的沈痛反對。全俄國最紅、IG有兩百多萬追蹤的的嘻哈歌手Oxxxymiron也發布影片,對著鏡頭痛罵這場戰爭是災難也是犯罪行為。

在此同時,還有上百名包含在俄國國營媒體的新聞工作者,以及將近7000名學者發表公開信呼籲停戰。

不過,無論來自什麼領域,跟政府唱反調恐怕都會付出代價。例如主持人烏爾甘特,本來固定每週五播出的節目,就在他表態後突然宣告停播。也有反戰記者傳出被列入黑名單,不得再採訪俄國外交部記者會。

歐美英聯手制裁,逼俄國權貴止戰

除了直接民意之外,西方各國更希望一系列經濟制裁能逼迫俄國高層放棄戰爭。

截至3號,美國、歐盟加上英國,凍結了俄國央行在各國的財產,同時禁止本國人士和企業跟俄國央行、財政部和國家財富基金進行交易,另外也將7間俄國銀行從環球銀行金融電信協會的SWIFT結算系統踢出去,讓俄國所有跨境支付變得非常困難。另外,從普亭本人到十幾名他身邊的政經菁英人士,也被列入個人制裁名單當中。

專家認為,俄國經濟不會馬上崩盤,但時間一長,殺傷力會越來越大。3月3號,盧克石油(Lukoil)成為第一個公開呼籲停戰的大型能源公司。

RTX6JRPN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話雖如此,一般俄國人已經開始感覺到制裁的威力。

隨著盧布重重貶值,民眾的血汗錢等於直接變薄,俄國各大城市接連幾天也出現在提款機前面大排長龍,搶著把盧布和外幣提領出來的景象。另外,也有商家提前宣告藥品、電子產品、家電商品即將漲價。各大超市也有部分消費者開始掃貨,就怕民生物資會出現短缺。

除了經濟制裁之外,各種國際體育活動也開始封殺俄羅斯和白羅斯,而這也會讓民眾相當有感。例如,北京冬奧之後登場的北京帕運,就在開幕前緊急宣布,由於各國強烈反彈,甚至考量到選手村內的安全狀況,決定禁止俄白兩國選手出賽。

另外,國際籃總FIBA、國際網協ITF,還有國際足總FIFA等跨國體育組織,也先後宣布俄白兩國無限期禁賽,讓本來在3月底有機會擠進2022卡達世界盃決賽圈的俄國,直接跟今年全世界最大的體育盛事說掰掰。

普亭2014年出兵後聲勢漲,2022年恐難複製

開戰帶來一連串負面效應,會讓普亭擔心失去民意支持嗎?當然外人不得而知,但看得出來,莫斯科當局也很小心地控制輿論。除了前面提到的壓制街頭示威之外,新聞報導一律不使用戰爭這個詞,只說是俄軍的「特殊軍事行動」。另外,官方也遲遲不肯公佈傷亡數字,直到開戰滿一星期,才第一次公告俄軍有498人死亡、1597人受傷,可能就是擔心會引發民間反彈。

其實回顧歷史,2014年佔領克里米亞之後,俄國雖然也受到歐美各國一陣經濟制裁,造成物價大漲,但普亭在國內的支持度是不減反增,從六成多大漲到八成出頭,寫下六年多來的新高。事隔8年後的今天,普亭再度揮軍烏克蘭,民眾還會買單嗎?

AKE國際的政治風險分析師海斯認為,歷史恐怕不會重演。主要原因是俄軍進展不順利,而且傷亡太重,很可能會超過90年代的車臣戰爭。政治風險諮詢公司歐亞集團的總裁布雷墨則指出,目前普亭的國際形象跌到新低,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則幾乎變成英雄。就算俄國拿下烏克蘭,面對全民抗俄,加上外國在幕後輸送物資的狀態,恐怕就算付出大量資源也難以好好管理。

RTS5RHMZ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