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亞草原的統治方式與分合掠奪,塑造成被歷史綁架的俄羅斯與烏克蘭

歐亞草原的統治方式與分合掠奪,塑造成被歷史綁架的俄羅斯與烏克蘭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草原是四戰之地,住居其上的人們過的是不斷遷徙,逐水草而居,他們在這塊遼闊的大地上面説的非常相近的語言,只是爲了生存的需要,而不斷地分合爭鬥,而這樣的草原性格,也左右——或説綁架——了匈牙利,羅馬尼亞,白俄羅斯,烏克蘭這些國家。

從這些角度來看,在公元882年成立的基輔羅斯(Kivan Rus‘)的起源如此隱晦也就可以瞭解了。他是如何開始的,歷來説法也不一,雖然他們的人種應該與今天的俄羅斯人是相同的。再三百多年,新的統治者自稱是基輔公國,但是這個短暫的「國家」不久也就又被蒙古人所消滅。雖然這裡說的中古的發展好像是一個「國家」,但是它其實是住在哪裡,而如今分爲三個國家的人的共同祖先。

真的,他們在這塊遼闊的大地上面説的非常相近的語言,只是爲了生存的需要,而不斷地分合爭鬥,以至於第一次大戰結束,共產革命爲止。

AP80161611052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一戰時代的烏克蘭

列寧式的國家,有沒有受到西方歐亞草原以聯盟方式征服王朝的啓發?1922年,蘇維埃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成立,烏克蘭成爲它第二個「加盟」共和國。無怪乎普丁說烏克蘭本來並不是一個「國家」。「聯盟」壯大的時候,烏克蘭就理所當然樂於成爲這個 「聯盟」的一員。1991年以後,聯盟分裂,於是許多「國家」就發現他們也有各自的「國族認同」。

背後無非是西方歐亞草原統治方式,和分合掠奪的歷史在那裡作祟。「分不久就合;合不久就分」。

(2022年3月6日午夜寫於台南旅次)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