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花美吸血鬼」到「硬派蝙蝠俠」,活在暮光世界的羅伯派汀森有什麼獨特魅力?

從「花美吸血鬼」到「硬派蝙蝠俠」,活在暮光世界的羅伯派汀森有什麼獨特魅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伯派汀森亦正亦邪,卻又深情性感。羅伯派汀森的魅力風暴,仍會持續橫掃全球,就如同2020年導演諾蘭在《天能》開門見山的首發台詞:「我們生活在暮光之界」——我們都受惠於羅伯派汀森充滿機智幽默,卻不失溫暖的閃耀星光。

「我們活在一個暮光世界,垂幕無援。」(We live in a twilight world. There are no friends at dusk. )——《天能》

靈感擷取自美國無韻詩之父華特惠特曼(Walt Whitman)的《草葉集》詩篇〈暮光之歌〉,導演克里斯多夫諾蘭(Christopher Nolan)《天能》開門見山的首發台詞即是:「我們活在一個暮光世界。」

諾蘭以「暮光」同時象徵了時間與黑暗,但是「Twilight」一詞卻喚起影迷猜想,大抵是諾蘭在《天能》中用文字遊戲來揶揄飾演救援者尼爾,因《暮光之城》系列在影壇爆紅,享譽全球的羅伯派汀森(Robert Pattinson)。而這名優雅的吸血鬼,也在今(2022)年上映的新版《蝙蝠俠》擔任蝙蝠俠,藉此機會,透過本文窺探這名英國才子的演藝生涯。

AP2205468066190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羅伯派汀森

羅伯派汀森的崛起

1986年出生,全名羅伯・道格拉斯・湯瑪士・派汀森(Robert Douglas Thomas Pattinson),父親為古董車商,母親任職於模特兒經紀公司,上有兩位姊姊,在12歲時便以本名羅伯派汀森擔任時裝模特兒。他當時曾抱怨過自己趕流行走中性打扮,但是下頜輪廓分明、高挺鼻樑稍有歪斜的剛陽味外表,使其接案量停滯不前。

羅伯派汀森銀幕處女作為2004年改編自北歐史詩《尼貝龍根之歌》的電視電影《黑暗王朝:魔域屠龍》,他在其中飾演年輕版勃艮第國王。爾後,在《浮華新世界》戲份全數刪減,又遭英國皇家宮廷劇院無預警解僱後,羅伯派汀森一度認為自己演藝生涯失敗,準備「啟動玩樂團後備計劃」。

而到了2005年,羅伯派汀森在《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中飾演三巫鬥法大賽的鬥士之一西追迪哥里,雖然戲分不多且葬身在佛地魔手中,其矚目度也不如其他同劇演員來得高,但是俊美憂鬱、能文能武、以及優雅的倫敦腔調,被《時代雜誌》喻為「英國明日之星」。

在《哈利波特:火盃的考驗》開場魁地奇世界盃一景,初次與巫師粉絲團見面的橋段,妙麗與金妮相互使了個俏皮的暗號,榮恩不用分說又翻了一次大白眼,就足以表述羅伯派汀森的帥氣破表,魅力無限。

改編自史蒂芬妮梅爾(Stephenie Meyer)的小說《暮光之城》,羅伯派汀森從約5000位試鏡者脫穎而出,飾演擁有老成靈魂,卻行動迅速、琴棋書畫樣樣通、青春永駐的吸血鬼愛德華庫倫。

2008年聖誕檔期《暮光之城:無懼的愛》全球上映後,羅伯派汀森旋風式獲選為《時人雜誌》2008年全球最性感男士之一、《娛樂周刊》2008年最佳表現藝人、《滾石雜誌》2008年爆紅男演員以及《LA時代雜誌》2008年最突破明星等等殊榮。

雖然在公開訪談中,羅伯派汀森不時戲謔他自己 「完全搞不懂《暮光之城》的世界觀」,也因為是正港英國倫敦出生,對美式棒球一竅不通,因此拍攝《暮光之城:無懼的愛》庫倫家族棒球比賽橋段時,在片場鬧出不少笑話。

Robert-Pattinson-twilight-the-batman
Photo Credit: 《暮光之城》

崛起之後,八卦與緋聞

隨著《暮光之城》系列全球大吸金,話題破表,雖然電影系列評價褒貶不一,但是羅伯派汀森的舉手投足、一顰一笑,時而憂鬱神秘、時而口無遮攔,與清麗迷人的「暮光女」克莉絲汀史都華(Kristen Stewart)在戲中微妙的合作默契,延燒到戲外的天作之合,牽動全球影迷們亦步亦趨、狗仔兒們的緊追不捨、編導們的爭相合作。

羅伯派汀森在迷妹粉絲們尖叫分貝超標的紅毯首映會,總是神色自若,輕鬆幽默地與採訪者開玩笑,但是極度重視個人隱私的羅伯派汀森,始終不願高調大談特談戀情生活,直到2009年8月,小報狗仔一瞥金童玉女在Kings of Leon溫哥華演唱會座席上卿卿我我,拍攝《暮光之城:破曉》時又在巴西里約熱內盧沙灘上激吻,驚聲尖叫的粉絲團們還結合才子佳人,取了個Robsten的暱稱,八卦報導銷售一飛沖天。

而自幼學琴玩吉他的羅伯派汀森,在《暮光之城:無懼的愛》原聲帶中甚至參與了〈Never Think〉與〈Let Me Sign〉的創作,《時人雜誌》2011年11月號還發行了《暮光之城》特刊,整整80頁從Robsten的拍攝劇照、人物報導、幕後花絮、劇組八卦、時尚穿搭等等鉅細彌遺,周邊商品大熱賣,《暮光之城》電影五部曲系列全球票房累計超過26億美金。

羅伯派汀森戲中閃閃發光、脣紅齒白,具有超能力,戲外才華洋溢、造型帥氣,加諸穩重優雅的英國紳士氣質,2009與2012年,《浮華世界》與《Glamour》雜誌總評羅伯派汀森為「全球最性感男士」;2010與2012年,《GQ》及《Glamour》雜誌同時盛讚「年度最佳衣著男士」,BBC電台一連頒發2010年「年度最佳衣著」及「年度最佳演員」獎項與羅伯派汀森,如日中天的英倫才子,其俊俏挺拔、惟妙惟肖的蠟像甚至常設於倫敦和紐約市杜莎夫人蠟像館。

AP11111605107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左)羅伯派汀森、(右)克莉絲汀史都華

愛情破滅,失意的情場才子

緊隨《暮光之城》的最終章,克莉絲汀史都華在2012年7月,首次正式公開承認跟羅伯派汀森的情侶關係後不久,旋即被《Us Weekly》雜誌與《赫芬頓郵報》刊登了她與《白雪公主與獵人》導演魯伯特桑德司(Rupert Sanders)的私情報導。

即使克莉絲汀史都華於《時人》雜誌向羅伯發表了公開道歉,但是極度沈默的羅伯派汀森,直到2012年8月在美國《Life & Style Weekly》與英國《衛報》報導中,才稍稍提及原本打算向「暮光女」求婚的計畫已經中止,而心碎的羅伯派汀森只想迴避無謂的爭吵——「總覺得有人逼我搭上了失速列車」(I feel like someone has put me on a runway train)。

Robsten風暴橫掃兩年後,2014年,羅伯派汀森與牙買加裔英籍電子Hip-Hop歌手FKA Twigs約會交往,2015年4月,《時人》雜誌證實小倆口訂婚的消息。FKA Twigs總是在紅毯首映大方支持帥氣男友,但是二人因緊湊的表演合約,聚少離多,以及金錢觀等不合,而導致關係陷入長期僵持狀態,最終於2017年10月二人解除婚約,低調分手。

2021年1月,FKA Twigs在音樂週報《NME》,談及了與羅伯派汀森交往期間,備受網路論壇極度惡毒的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霸凌。雖然羅伯派汀森閃電式求婚,但保守作風的家人一直不喜歡FKA Twigs,認為女方大膽、前衛、妖嬈的舞台表演風格與高調評論時事的作風「並不適合羅伯」。

AP1704774179820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左)FKA Twigs、(右)羅伯派汀森

嘗試多變戲路的迷航

二度解除婚約的羅伯派汀森,情場並不志得意滿,但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除了2008年飾演西班牙超現實主義大師達利(Dali),與2011年《大象的眼淚中》深情款款的馬戲班子外,2012年是英俊小生解除偶像負荷,探索多變戲路的大紀元。

這時,他是周旋在烏瑪舒曼(Uma Thurman)、克莉絲丁娜瑞奇(Christina Ricci)與克莉絲汀史考特湯瑪士(Kristin Scott Thomas)的《色慾花美男》;也是《絕命正義》中反烏托邦主義、不諳世故的美國南方青年;更是名導大衛柯能堡(David Cronenberg)《夢遊大都會》中冰冷無情的億萬富豪。

2014年,羅伯派汀森再度與大衛柯能堡合作,在《寂寞星圖》中飾演志不得意的泊車小弟,為了在好萊塢成名,甚至與茱莉安摩爾(Julianne Moore)飾演的過氣女星搞了不倫戀情。羅伯派汀森在戲中開玩笑地說,若要星運亨通,他應早早加入洛杉磯權大勢大的山達基教派。

有趣在於,羅伯派汀森於《暮光之城》系列大鳴大噪以前,的確因乏人問津而一度想退出演藝圈;爾後真如願以償,卻又與自身低調行事的作風格格格不入,兩段無疾而終且狗仔不斷騷擾的戀情,皆以悲劇黯然劃下句點。

2014年9月,羅伯派汀森在《君子雜誌》號接受專訪時,直說自己一度患有焦慮症,必須在走紅毯前服用鎮靜藥物贊安諾,結果在《暮光之城:破曉2》那次受訪前稍微過量,還被不安好心的媒體批為「藥物濫用者」。

大明星的光環象徵著美國夢,看似人脈廣闊,實則在一封閉的生活圈中迷失了自我,而原本手中緊握的追星索引地圖,卻指向孤寂與瘋狂的煉獄大門。

MV5BNDIwNjExMzY2MV5BMl5BanBnXkFtZTcwNzY2
Photo Credit: 《夢遊大都會》

情場失意,職場得意——與大導們合作破繭而出

文質彬彬、謙和有禮的羅伯派汀森,倒是在五光十色的演藝圈子中站穩步調,逐步踏實的星路旅程。與大導韋納荷索(Werner Herzog)和影后妮可基嫚(Nicole Kidman)在半傳記式電影《沙漠女皇:燦爛年代》攜手合作,飾演年輕版的阿拉伯的勞倫斯,《獨立報》評點「稍稍凸顯彼得奧圖(Peter O'Toole)的影子,他所詮釋的阿拉伯勞倫斯是個口齒尖銳的譏諷人物,能夠看穿他人的偽裝」。

之後,羅伯派汀森在安東寇班(Anton Corbijn)執導的《叛逆年代》中飾演《生活》雜誌的攝影師,涉及與演員詹姆斯狄恩(James Dean)的堅定友誼。2015年末,再於布拉迪科貝特(Brady Corbet)銀幕處女作《邪惡的養成》,羅伯派汀森於電影中飾演雙重角色,為一戰時期的德國記者查爾斯麥卡(Charles Marker)的成年人版本,因「優雅且優秀」的演技倍獲《衛報》影評肯定。

2016年,羅伯派汀森於詹姆士葛雷(James Gray)的《失落之城》中飾演英國探險家亨利海斯廷(Henry Costin)。他為了此留著一把大鬍子,角色獲得無數影評人的讚譽——演出「令人印象深刻,微妙而精彩」。

2017年,羅伯派汀森在沙夫戴兄弟檔(Safdie brothers)執導的驚悚片《失速夜狂奔》中飾演銀行劫匪,他稱此角色為「紐約皇后區認知障礙的精神病患者」。該片於坎城影展主競賽單元首映,而他的表現獲得評論家的一致讚揚。

《綜藝報》稱其失速且失落的角色為此片增強的張力,絕對為「事業高峰期」;而《好萊塢報導者》的影評人大衛魯尼(David Rooney)更將羅伯派汀森與艾爾帕西諾(Al Pacino)的《熱天午後》中的冷血搶匪相比較,盛讚羅伯派汀森的演技大爆發,絕對是「出色之作」。

2018年,澤爾納兄弟檔(Zellner brothers)執導的西部喜劇《Damsel》,羅伯派汀森與《寂寞星圖》的拍檔蜜雅娃絲柯思卡(Mia Wasikowska)再度合作,飾演一位癡心絕對的西部牛仔;在法國名導克萊兒德尼(Claire Denis)的科幻電影《黑洞迷情》中,飾演孤絕卻永不放棄的執勤太空人;與強尼戴普(Johnny Depp)對手戲的《野蠻真相》,又是英俊挺拔的年輕軍官。

羅伯派汀森毫不在意票房成績,只在意是否有挑戰性的角色,積極與各大名導合作,同時令2018年威尼斯影帝威廉達佛(Willem Dafoe)大感驚訝。威廉達佛因拍攝《燈塔》而與羅伯派汀森相知相惜。

有趣的是,威廉達佛於《訪談》雜誌2018年11月號中,直指羅伯派汀森根本沒排練就直接上戲,還不停抱怨「拍藝術片就是沒人愛」,怎知這位口無遮攔的英俊小生居然直言不諱:「我的確挺嗨的。我內心有一個小惡魔不停在我耳邊私語,『來一點駭人聽聞的東西,反正你只在這兒待個幾分鐘,說些可怕的話來玩玩』。但我從中得到了一種反常的快樂,我大概已經害我的公關心藏病發作無數次了。」

羅伯派汀森繼續說:「在我完成的每部電影中,我都有一種強迫症,就是在第一天告訴導演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不認為我是一名專業演員,準備好一套模式,就可以隨心所欲演繹這個劇本。我的意思是,拍片如同下海,我只祈禱自己不會淹死,然後當我意識到何其有幸運還沒溺斃時,我就能邊學邊游。」

lighthouse
Photo Credit: 《燈塔》

邊游邊學,演員聲勢更上一層

大抵就是與俊美憂鬱外型有著極大反差的直爽幽默個性,羅伯派汀森擔任迪奧男裝與香水代言人的自信優雅,以及持續挑戰全然不同職種的多變角色,就是這位倫敦紳士持續魅力滿點的秘密武器。

到了2019年,羅伯派汀森與導演大衛米奇歐(David Michôd)再度合作,在史詩鉅作《國王》中演出陰險狡詐的篡位者,對戲的則是「甜茶」提摩西夏勒梅(Timothée Chalamet),這與他在2020年犯罪驚悚電影《神棄之地》中那邪惡冷漠的邪教牧師,稜角分明卻出其不意的黑暗面,同樣令觀者不寒而慄。

抱怨哭夭無數次「拍藝術片就是沒人愛」或是「這回再不賣座,我就下海去拍情色片」的羅伯派汀森,2020年在克里斯多夫諾蘭《天能》飾演身懷絕技、義不容辭的救援者尼爾,讓影迷影癡們又見證了羅伯派汀森正義、無畏、聰慧的英雄形象,在沙漠告別的橋段,天真無悔的招牌笑容,讓觀眾們在「主角探員」的淚眼裡,見證了人性邪惡的本質與友情的無限溫暖。

而羅伯派汀森也相繼入選《時代雜誌》與《富比士》「世界百大名人權力榜」中,不過他卻低調於重症兒、孤兒與弱勢兒的慈善事業,更擔任「GO運動」的第一任大使,爾後又加入國際醫療組織「國際醫療隊」,此舉再度掀起影評、影迷們的讚譽。

MV5BZTIzMTMwNjYtODYxZi00Zjk5LWE4NzctOTA3
Photo Credit: 《天能》

2022年,全新「蝙蝠俠」再臨

今年,引領全球媒體觀眾高度關注,麥特李維斯(Matt Reeves)執導的新版《蝙蝠俠》,就由羅伯派汀森擔綱「蝙蝠俠」。

新版《蝙蝠俠》取自《蝙蝠俠:元年》的敘事線,羅伯派汀森詮釋洞察力過人、年輕失意的布魯斯韋恩,將其憤怒、絕望、焦慮、不解演得絲絲入扣,而一頭黑髮凌亂、憂鬱哀傷的外型下,卻擁有壓制全場的氣勢,人高馬大的蝙蝠面罩下的深情,隔著銀幕傳遞而出。

羅伯派汀森那無以言喻,宛如吸血鬼的冷峻驚鴻一瞥,性感的嘴角掩藏不住深情款款,卻在與反派謎語人的對峙中發出宛如金剛狼的嘶吼,令原本DC宇宙重複開拍的老英雄改頭換面。

片子末段,高譚市爆發水患一景,「蝙蝠俠」高舉嫣紅信號彈,引領眾人涉水脫困,畫面以蝙蝠俠拖曳的三角線為延伸,意諭宛如舊約聖經中摩西分離紅海,直達應許之地。「布魯斯韋恩」與羅伯派汀森戲裡、戲外的慈善之舉,甚或是《暮光之城》系列中無所不能,可單手擋車,也能安靜的凝視,默默著、保護著,為了所愛不顧一切,一切都相互呼應。

羅伯派汀森與飾演貓女的柔伊克拉維茲(Zoë Kravitz)是多年好友,日前在接受影片宣傳的訪談中,強調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是他戲劇表演上的標竿,希望也能成為全方位演技派演員,而非靠著俊俏臉龐而僅僅擄獲少女觀眾的世代偶像。

羅伯派汀森說:「如果你的東西非常個人化、具體化和與眾不同,那麼即使僅剩一位觀眾說『我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也會在更深的層次與之產生無形的聯繫。這種聯繫,比大同小異的盛讚『你的賣作電影真好看』來得更真切。」

但是話鋒一轉,當記者問及羅伯派汀森「是否知道自己連年獲選為全球最性感男人的殊榮」,他居然嘻嘻哈哈地無厘頭蹦出:「我早知道了,因為那是事實嘛!」

就是這樣的誠實與可愛,讓羅伯派汀森成為影壇中獨樹一幟的演員。

AP2205469958844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左)羅伯派汀森、(右)柔伊克拉維茲

我們活在一個暮光世界——羅伯派汀森

羅伯派汀森是魔法師、吸血鬼、名畫家、勞倫斯、探險者、攝影師、年輕軍官、馬戲班子、西部牛仔、持槍搶匪、邪惡牧師、太空人、守門員、篡位者、蝙蝠俠。

他亦正亦邪,卻又深情性感。羅伯派汀森的魅力風暴,仍會持續橫掃全球,就如同《天能》開門見山的首發台詞:「我們活在一個暮光世界」——我們都受惠於羅伯派汀森充滿機智幽默,卻不失溫暖的閃耀星光。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