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花美吸血鬼」到「硬派蝙蝠俠」,活在暮光世界的羅伯派汀森有什麼獨特魅力?

從「花美吸血鬼」到「硬派蝙蝠俠」,活在暮光世界的羅伯派汀森有什麼獨特魅力?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羅伯派汀森亦正亦邪,卻又深情性感。羅伯派汀森的魅力風暴,仍會持續橫掃全球,就如同2020年導演諾蘭在《天能》開門見山的首發台詞:「我們生活在暮光之界」——我們都受惠於羅伯派汀森充滿機智幽默,卻不失溫暖的閃耀星光。

有趣的是,威廉達佛於《訪談》雜誌2018年11月號中,直指羅伯派汀森根本沒排練就直接上戲,還不停抱怨「拍藝術片就是沒人愛」,怎知這位口無遮攔的英俊小生居然直言不諱:「我的確挺嗨的。我內心有一個小惡魔不停在我耳邊私語,『來一點駭人聽聞的東西,反正你只在這兒待個幾分鐘,說些可怕的話來玩玩』。但我從中得到了一種反常的快樂,我大概已經害我的公關心藏病發作無數次了。」

羅伯派汀森繼續說:「在我完成的每部電影中,我都有一種強迫症,就是在第一天告訴導演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我不認為我是一名專業演員,準備好一套模式,就可以隨心所欲演繹這個劇本。我的意思是,拍片如同下海,我只祈禱自己不會淹死,然後當我意識到何其有幸運還沒溺斃時,我就能邊學邊游。」

lighthouse
Photo Credit: 《燈塔》

邊游邊學,演員聲勢更上一層

大抵就是與俊美憂鬱外型有著極大反差的直爽幽默個性,羅伯派汀森擔任迪奧男裝與香水代言人的自信優雅,以及持續挑戰全然不同職種的多變角色,就是這位倫敦紳士持續魅力滿點的秘密武器。

到了2019年,羅伯派汀森與導演大衛米奇歐(David Michôd)再度合作,在史詩鉅作《國王》中演出陰險狡詐的篡位者,對戲的則是「甜茶」提摩西夏勒梅(Timothée Chalamet),這與他在2020年犯罪驚悚電影《神棄之地》中那邪惡冷漠的邪教牧師,稜角分明卻出其不意的黑暗面,同樣令觀者不寒而慄。

抱怨哭夭無數次「拍藝術片就是沒人愛」或是「這回再不賣座,我就下海去拍情色片」的羅伯派汀森,2020年在克里斯多夫諾蘭《天能》飾演身懷絕技、義不容辭的救援者尼爾,讓影迷影癡們又見證了羅伯派汀森正義、無畏、聰慧的英雄形象,在沙漠告別的橋段,天真無悔的招牌笑容,讓觀眾們在「主角探員」的淚眼裡,見證了人性邪惡的本質與友情的無限溫暖。

而羅伯派汀森也相繼入選《時代雜誌》與《富比士》「世界百大名人權力榜」中,不過他卻低調於重症兒、孤兒與弱勢兒的慈善事業,更擔任「GO運動」的第一任大使,爾後又加入國際醫療組織「國際醫療隊」,此舉再度掀起影評、影迷們的讚譽。

MV5BZTIzMTMwNjYtODYxZi00Zjk5LWE4NzctOTA3
Photo Credit: 《天能》

2022年,全新「蝙蝠俠」再臨

今年,引領全球媒體觀眾高度關注,麥特李維斯(Matt Reeves)執導的新版《蝙蝠俠》,就由羅伯派汀森擔綱「蝙蝠俠」。

新版《蝙蝠俠》取自《蝙蝠俠:元年》的敘事線,羅伯派汀森詮釋洞察力過人、年輕失意的布魯斯韋恩,將其憤怒、絕望、焦慮、不解演得絲絲入扣,而一頭黑髮凌亂、憂鬱哀傷的外型下,卻擁有壓制全場的氣勢,人高馬大的蝙蝠面罩下的深情,隔著銀幕傳遞而出。

羅伯派汀森那無以言喻,宛如吸血鬼的冷峻驚鴻一瞥,性感的嘴角掩藏不住深情款款,卻在與反派謎語人的對峙中發出宛如金剛狼的嘶吼,令原本DC宇宙重複開拍的老英雄改頭換面。

片子末段,高譚市爆發水患一景,「蝙蝠俠」高舉嫣紅信號彈,引領眾人涉水脫困,畫面以蝙蝠俠拖曳的三角線為延伸,意諭宛如舊約聖經中摩西分離紅海,直達應許之地。「布魯斯韋恩」與羅伯派汀森戲裡、戲外的慈善之舉,甚或是《暮光之城》系列中無所不能,可單手擋車,也能安靜的凝視,默默著、保護著,為了所愛不顧一切,一切都相互呼應。

羅伯派汀森與飾演貓女的柔伊克拉維茲(Zoë Kravitz)是多年好友,日前在接受影片宣傳的訪談中,強調傑克尼克遜(Jack Nicholson)是他戲劇表演上的標竿,希望也能成為全方位演技派演員,而非靠著俊俏臉龐而僅僅擄獲少女觀眾的世代偶像。

羅伯派汀森說:「如果你的東西非常個人化、具體化和與眾不同,那麼即使僅剩一位觀眾說『我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也會在更深的層次與之產生無形的聯繫。這種聯繫,比大同小異的盛讚『你的賣作電影真好看』來得更真切。」

但是話鋒一轉,當記者問及羅伯派汀森「是否知道自己連年獲選為全球最性感男人的殊榮」,他居然嘻嘻哈哈地無厘頭蹦出:「我早知道了,因為那是事實嘛!」

就是這樣的誠實與可愛,讓羅伯派汀森成為影壇中獨樹一幟的演員。

AP2205469958844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左)羅伯派汀森、(右)柔伊克拉維茲

我們活在一個暮光世界——羅伯派汀森

羅伯派汀森是魔法師、吸血鬼、名畫家、勞倫斯、探險者、攝影師、年輕軍官、馬戲班子、西部牛仔、持槍搶匪、邪惡牧師、太空人、守門員、篡位者、蝙蝠俠。

他亦正亦邪,卻又深情性感。羅伯派汀森的魅力風暴,仍會持續橫掃全球,就如同《天能》開門見山的首發台詞:「我們活在一個暮光世界」——我們都受惠於羅伯派汀森充滿機智幽默,卻不失溫暖的閃耀星光。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