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邪惡植物博覽會》:小心只要吃下兩個罌粟小鬆糕,藥物試驗就可能過不了關

《邪惡植物博覽會》:小心只要吃下兩個罌粟小鬆糕,藥物試驗就可能過不了關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它們曾是納粹屠殺的武器、是害死你家寵物的原兇;它們是自我防衛的戰士、是大口吞食敵人的兇手。它們能帶來快樂,也能帶來昏厥;帶來療癒,也能造成瘋狂。它們平常偽裝的和藹可親,卻會在你疏忽時貿然入侵……

文:艾米.史都華(Amy Stewart)

Opium Poppy 罌粟

學名:Papaver somniferum
科名:罌粟科(Papaveraceae)
生育環境:溫帶氣候、日照充足、肥沃的花園土壤
原生地:歐洲及西亞
俗名:麵包子罌粟(breadseedpoppy)、牡丹虞美人(peony poppy)、土耳其虞美人(Turkish poppy)、母雞帶小雞虞美人("hens and chicks" poppy)

罌粟是唯一能從園藝商品目錄訂購、在苗圃可看到、可在花卉展售會購買、並在自己的花床欣賞的二級管制麻醉藥(二級管制麻醉藥的定義為:極可能上癮,但可開立處方)。持有罌粟植株或乾罌粟草稈絕對違法,但地方的執法人員都心知肚明,比起老奶奶花園裡幾朵粉紅色、紫色的花,他們還有更大的問題要處理。能合法持有的只有罌粟子,因為罌粟子是常用的食物原料。

經驗老到的園藝家輕易就能分辨罌粟以及沒麻醉效力的罌粟近親。洩漏罌粟身分的是平滑、藍綠色的葉片和粉紅色、紫色、白色或紅色的大花瓣,還有肥厚的藍綠色蒴果。剛收成的蒴果用刀劃開時,會汩汩流出乳汁。這種乳汁能製成鴉片,其中含有嗎啡(Morphine)、可待因(Codeine)和其他可做止痛藥的麻醉成分。

在西元前三千四百年,中東地區就開始種植罌粟了。荷馬(Homer) 的《奧德賽》(Odyssey) 中寫到一種名為忘憂藥(nepenthe)的萬靈藥,讓特洛伊的海倫忘了她的悲傷,因此許多學者相信,忘憂藥是攙了鴉片的飲料。西元前460年,希波克拉底推行將鴉片當作止痛藥。而鴉片當毒品使用的記錄可追溯至中世紀。

十七世紀,鴉片和其他幾種成分混合後,製成名為鴉片酊的藥物。十九世紀初,醫生從罌粟萃取出嗎啡。而1898年拜耳(Bayer)藥廠從罌粟中製出效力遠高過於嗎啡的藥品後,成功推出最受歡迎的萃取劑。他們幫新產品取了什麼名字?就叫海洛因。拜耳把海洛因當作兒童與成人共用的咳嗽糖漿販售,雖然上市的時間只有十年,但毒品使用者仍發現了海洛因,並開始將海洛因當毒品使用。

海洛因使用量攀高的情形令人警覺,因此美國政府決意加以限制,至1923年全面禁止。然而,海洛因的使用有增無減,時至今日,據報有三百五十萬美國人一生中曾經使用過海洛因。依照世界衛生組織(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估計,全球使用海洛因的人口至少有九百二十萬。

全球的鴉片大約百分之九十都由阿富汗生產,但美國吸毒者的貨源主要來自哥倫比亞和墨西哥。鴉片會產生一種愉悅感,同時抑制呼吸系統,可能造成昏迷或死亡。鴉片干擾腦中腦內啡(endorphin)的受器,使上癮的人無法利用這種腦中的天然止痛劑,導致難以戒除海洛因。上癮者入獄、被迫戒毒時,有時會不斷撞向欄杆,將注意力從肌肉劇痛中轉開。每株植物的嗎啡含量變化很大,所以即使是罌粟籽和蒴果泡的茶也有危險。在2003年,就有一位七十歲的加州人因為「天然」罌粟茶飲用過量而喪命。

典型的海洛因使用者每年需要的海洛因,得使用收成至少一萬株罌粟才能製成,不過對於想種罌粟的園藝家,法律毫不寬容。1990年代中期,美國緝毒署擔心罌粟籽容易取得,會使民眾自製海洛因,故要求種子公司不要主動在目錄裡放上罌粟籽。大部分種子公司不予理會,使得罌粟花在園藝家之間繼續廣受歡迎。若是用來烤東西的種子量少時並不會造成危害,不過若是吃下兩個罌粟小鬆糕,藥物試驗就可能過不了關。

Opium Poppy 罌粟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出版

誰是它親戚

其他罌粟屬的植物包括東方虞美人(oriental poppy,又稱為鬼罌粟〔Papaver orientale〕)、虞美人(shirley poppy、flanders field poppy,P. rhoeas)、冰島罌粟(Iceland poppy,又稱為野罌粟〔P. nudicaule〕)。橙色花朵的加州罌粟(California poppy)是原生野花,學名為花菱草(Eschscholzia californica),和它們並無親戚關係。


致命的花束

1881年7月2日,查爾斯.吉托(Charles Julius Guiteau)槍殺了美國前總統詹姆斯.加菲爾(James Garfield)。要殺總統,他的槍法還不夠準,因為加菲爾又活了十一個星期。這期間醫生用著沒消毒的器具翻探他的內臟,找尋子彈,但子彈其實卡在他脊椎附近。吉托則企圖在他戲劇性的怪異審判中利用這個醫療糾紛,聲稱:「我只是開槍打了加菲爾,真正殺他的是醫生。」不過他依然被判處絞刑。

行刑當天早上,他姊姊為他帶了束鮮花,被獄卒攔截下來,後來發現花瓣之間暗藏的砒霜(arsenic)足以殺死好幾個人。雖然他姊姊否認在弟弟的花束中下毒,不過眾所周知吉托很怕絞刑的套索,想必會希望有別的死法。

不過,有加砒霜的必要嗎?其實吉托的姊姊只要計畫一下,就能做出一把能造成不少傷害的花束。

飛燕草 Larkspur and Delphinium
學名:Consolida ajacis, Delphinium s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