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親子天下》童書知識線主編:如何創造一本能同時滿足大人、小孩的「知識型漫畫」?

【專訪】《親子天下》童書知識線主編:如何創造一本能同時滿足大人、小孩的「知識型漫畫」?
Photo Credit: 親子天下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漫畫

文:李佳卉(CCC編輯部)

在台灣,學習漫畫多被稱為知識學習漫畫或知識漫畫,綜觀來看,無論是架上主打書籍,或是小朋友手邊翻閱的書冊,多是日韓翻譯作品,台灣出版社自製的知識漫畫少之又少。為了瞭解國內童書與兒童漫畫的市場現況,一窺如何企畫、製作兼具正確性與娛樂性的知識漫畫,我們訪問到持續不輟發展本土知識漫畫的「親子天下」出版社兒童產品事業部副總監林欣靜,道出投入開發知識漫畫的背後故事。

親子天下起源於雜誌媒體和書籍出版,近年經營觸角擴及數位內容與服務,以及實體策展活動,自許目標是成為華人最具影響力的教育教養品牌。旗下兒童讀物主要鎖定二至十五歲的孩子,並依不同年齡段的閱讀理解能力,規畫繪本、橋梁書、圖文書、兒童小說及少年小說等圖文配比不同的出版品,類型多元。

2013年起,親子天下率國內出版社之先,規畫出版生物科普主題《達克比辦案》系列,將深奧的知識自然融入漫畫,其後又陸續發行以科學家人物傳記為主題的《超科少年》系列漫畫。目前《達克比辦案》系列與《超科少年》系列分別出版至第七集與第六集,兩套漫畫都已累積許多大小粉絲。

d12bbd76-fb88-4fa8-a21a-bdc776f80f4f
Photo Credit: CCC創作集提供
林欣靜副總監以豐富的製作童書經驗,分享自製學習漫畫的甘苦。

同時滿足大人小孩需求

知識類型的兒童讀物有多種樣貌,最常見的是各種主題的大開本百科圖鑑,以照片、插圖和科學圖解,搭配詞語條目介紹各類型知識,並依不同年齡層調整內容難易度。針對中低年級或學齡前孩子,另有以繪本型式來說明知識的知識繪本;而中高年級甚至國中以上讀者,則有說明性導向文字搭配插圖、圖解的圖文書。

然而,無論是百科圖鑑或圖文書,都是讓孩子直接面對知識,較少搭配故事,就算有故事,也多是平鋪直敘,閱讀上的趣味度較低,所以常陷於「家長覺得重要,孩子卻不愛看」的窘境。

知識漫畫則是少見的例外,這類型讀物保留了孩子喜歡「故事」、「連環圖畫」元素,又將複雜、冗長的知識巧妙融入圖像和文本,所以相較其他知識類型讀物,更容易勾起孩子的閱讀興趣,進而主動閱讀。

以《達克比辦案》為例,像「擬態」、「演化」、「大滅絕」等難以用三言兩語解釋的生物行為及事件,透過鴨嘴獸警察「達克比」,輔以有趣的辦案故事及圖像來包裝,孩子非常容易投入情境,進而吸收所要傳達的知識。

在過去,漫畫總是被家長貼上「耽誤學業」、「容易教壞囝仔」的標籤,嚴禁小孩接觸,但近幾年來,知識漫畫因為有助學習效果而逐漸被家長接受,甚至鼓勵小孩閱讀。另一方面,韓國、日本的大量知識漫畫也被陸續引進台灣,當學校認同這類書籍,放入圖書館讓學生閱讀,加上家長不再以刻板印象看待,終於讓知識漫畫洗刷汙名,成功在台灣的童書市場插旗並占有一席之地。

37000d6c-d635-4380-aa42-05d482f12a40
Photo Credit: 親子天下提供

精選題材企畫知識漫畫

當發掘一個好的知識主題,究竟要以哪種形式呈現呢?是圖文書、繪本還是學習漫畫?面對這個問題,林欣靜副總監表示,要針對想傳達的對象年齡層來企畫出版型態,例如繪本類型的讀物較適合學齡前孩子,而知識漫畫因為有大量對話、跳躍式的畫框,以及獨特的閱讀邏輯,加上要導入知識,所以會比較適合國中小學童。

規畫製作知識漫畫前,需要掌握幾個原則:第一、閱讀者是孩童,內容趣味性非常重要,花錢買書的人則是家長或老師,所以必須滿足知識正確性及緊扣學習需求。第二、知識漫畫雖以知識為主軸,仍要掌握住漫畫本質,要有大量對話,且劇情、對話有趣輕鬆;最好要有一個核心主角,才能串連情節,發展劇情;最後要有明確的主題,這才算是成功的學習漫畫。

還有,是否要做成學習漫畫,應該先進行市場調查,倘若市面上已有大量題材類似的作品,就不一定要加入競爭行列,反之,若市場有此需求,可能成為極佳的切入點。如近期出版的《故事台灣史》二冊,由於知識量龐大、觀點新穎,加上市面上台灣史出版品多為文字類型,所以採用圖文書呈現,出版後不到一個月即三刷,除兒童外,也吸引許多成人讀者閱讀。

再者,學習漫畫不是可以短時間完成的類型,從規畫到出版,編輯常要與作者、漫畫家鬥智、搏感情。

以《達克比辦案》為例,作者與編輯相互激盪,確定內容主題與走向後,擬定分鏡故事大綱、知識主軸、漫畫主角等,討論過程就像辯論賽,雙方你來我往,最後相互磨合、讓步,成果再交由漫畫家構圖、繪製串場人物形象。有時會遇到漫畫家倦怠拖稿,這時,編輯就要跟橡皮糖一樣,想盡辦法住進漫畫家的心中,定期通電話或家訪聊進度或生活,抒解漫畫家的煩惱壓力,久而久之,漫畫家倦怠期消失,作品也會順利出版。

編輯除了當作家、漫畫家雙方橋梁外,同時還要負責撰寫知識學習百科或委外撰文,請專家協助審訂知識百科、漫畫草稿及上色稿,待全數完成後,編輯再依腳本微調對話文字,最後交給美編排版,工作繁複且耗時、耗心力。也由於漫畫製作時間長,花費的編輯工夫極細,所以企畫會更加審慎——最適合的題材,才會以知識漫畫型式呈現。

製作過程的挑戰

在知識漫畫製作環境上,無論是韓國、日本,都有體制完善的編輯外包工作室,可以協助提案及製作,台灣這方面支援系統相對不足,因此本土學習漫畫很難像日韓一樣蓬勃興盛。

另一方面,比起繪本童書,漫畫製作成本高、售價又低於一般書籍,即使知識漫畫定價能提高一些,仍不符合成本效益。此外,文本需要轉譯為漫畫分鏡,但僅有少數作家可勝任,例如《達克比辦案》系列作者胡妙芬,就是國內少見能獨力撰寫知識漫畫分鏡腳本的兒童科普作家。若作家無法撰寫漫畫分鏡腳本,編輯就必須外包給其他團隊或親自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