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是詩的盡頭:蘇家立《詩人大擺爛》與蘇紹連《曠遠迷茫:詩的生與死》對讀

詩人是詩的盡頭:蘇家立《詩人大擺爛》與蘇紹連《曠遠迷茫:詩的生與死》對讀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於「論詩詩」或概念相近的「後設詩」或「元詩」,這兩本詩集關注的主題是更為宏大的「詩學活動」。以文學社會學的觀點而言,詩歌創作既作為一種社會活動,必然會有語言藝術以外的因素與其相互影響。

文:林宇軒

蘇家立與蘇紹連兩位詩人,同在2021年推出了關注主題為「詩壇」的詩集,可惜出版至今,尚未有論者將兩者並置討論。

將兩位「蘇姓詩人」進行身分的比較,會發現許多有趣之處:蘇家立1983年生,蘇紹連1949年生,分屬不同世代;兩人同為台灣詩學季刊社之同仁、前後分別擔任《吹鼓吹詩論壇》詩刊的主編。

值得注意的是,兩人並非以「論述」傳達自己對詩壇的觀察,而都選擇了「詩」來表現。身處詩壇並參與其中運作中的兩人,在書寫上如何斟酌拿捏尺度?兩人的書寫有什麼差異可以進行比較與對話?

我不知道詩願不願意被我寫

什麼是詩壇?以Bourdieu的場域概念來觀察,「詩壇」意指詩創作、傳播、評論、閱讀等活動的「詩學場域」,其中包含了各種權力與資本的分配結構。在兩位蘇姓詩人的新詩集中,除了對於詩觀有所表述,更對詩壇背後的階級運作與社會角色有各自所側重的探討面向。不同於「論詩詩」或概念相近的「後設詩」或「元詩」,這兩本詩集關注的主題是更為宏大的「詩學活動」。以文學社會學的觀點而言,詩歌創作既作為一種社會活動,必然會有語言藝術以外的因素與其相互影響。

蘇家立的詩集《詩人大擺爛》共分為四輯,第一輯「新世紀詩人大補帖」以19首詩為詩人分類,以淺白的方式寫出許多現象,如〈刷存在型〉直面詩人被退稿、不斷轉投他處的尷尬窘境:

聯合不上投自由
自由沒了奔中國
再不然丟沒酬勞的刊物
最後勉強貼在臉書

厭惡詩壇,卻又身處於詩壇中的蘇家立,在〈自資型〉一詩中如此寫道:

想當詩人,我自費
自願做賣不好的詩人
沒問過詩
要不要被賣

隨著產業結構與讀者生態的變遷,「出版」不再意味經過守門人的篩選,更多時候表現出一種象徵資本的累積。越來越多的出版品採取自費出版的型態進行,這也產生了與過往截然不同的文學樣態。

相較於蘇家立在第一輯為詩人「分門別類」,蘇紹連在詩集《曠遠迷茫:詩的生與死》中,以整本詩集思考「詩學活動」的各個面向。在這本詩集中,蘇紹連有以下八個關注的面向:

一、詩的發生,是先有詩,還是先有人?
二、獨立與依靠:詩離不開人,還是人離不開詩?
三、自然與人為:詩的存在環境?人的存在環境?
四、出詩的緣故:什麼樣的地方什麼樣的時代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詩?
五、分享與分眾:什麼樣的讀者讀什麼樣的詩?
六、封閉與開放:詩和作者和讀者,要活在同溫層?
七、時間與空間:詩能活在不同的世代和不同的圈子嗎?
八、詩的宿命:詩,沒人讀,要怎麼活下去?

和過往無意象詩、散文詩、超文本詩等嘗試不同,蘇紹連透過以上八點「回歸」創作者的身分,以實際的詩作聚焦於「詩學本質」的思考。

觀察蘇紹連這本詩集中的諷刺意味,雖然並未如蘇家立強烈且直接,但採取這種較為內向性的策略,以象徵與問句來安排詩句,也體現出兩人不同的創作觀。在詩中,蘇紹連以「詩潭」諧音諷刺「詩壇」現況,許多內省的成分被外顯於文字上,體現出詩人看待詩學活動現象的反應:不只是單純的文本,更是關乎文學的生與死。

平交道的柵欄一定會殺死什麼

網路發展讓社群媒體出現如「像極了愛情」的風潮,讓「詩」以另一種特異的形式被大眾所看見,同時更敲醒了詩人的一記警鐘。究竟詩是什麼?為何在最後加上虛幻縹緲的譬喻句就能使之成為詩?蘇家立關注到這一個現象,並以詩作〈詩人大拍賣〉毫不留情地諷刺:

拿起白紙抹抹黑墨
角落留下空白
說這就是「人生」
一群空白的人跟著鼓掌
詩好簡單,比做人容易

詩集《詩人大擺爛》最後一首詩的詩題,他以「蘇家立厭惡台灣詩壇」命名。在書中,他不只對「詩壇」有所針砭,名稱驚悚的第二輯「屍痰,我回來了」與第三輯「你充值詩人價值了沒」更對於教育、政治、社會現實有實際的詩作對話。無論是「會遇到太多熟人/不知道怎麼打招呼很尷尬」的〈我不向中共投誠的理由〉,或者是提及疫情與時事的〈新台灣價值〉,都可觀察到蘇家立所顯現出強烈的立場,如同其在詩中自言:「我與這時代意見不合」,所有詩作都可以視為他的不平之鳴。

相較於蘇家立以負面、黑色幽默「解構詩人」的方式,蘇紹連選擇賦予了詩人某種責任,正面看待其志向與抱負。在詩作〈撐傘的詩人〉中,蘇紹連筆下出現一位「一直朝天空誓死抵抗閃電」的詩人:

冒雨穿行文字間
終生寫著危險的詩

詩人鎮日必須面對的並非只有文字,更多的是現實世界中的風風雨雨,其中的「危險」便不言而喻。或許可以這麼說,在這本詩集中的「詩人」並非是一種純粹的觀察,更多的是蘇紹連對於自身的期許與嚮往,同時深深地自省。

在各種情境中的詩人是如何自處,又是如何面對這些變動?將詩人置於詩社群體、政治活動,乃至生命歷程中來進行觀察,蘇紹連以詩作回應現實,我想這也是須文蔚之所以用「幾乎是一本文學社會學」來稱這本「讓人戰慄的詩集」的原因:真實且赤裸。也正因為如此,其在大主題下每個子題的詩作,都值得寫作者細細思考,尤其參照著詩集中「生之卷」與「死之卷」兩輯的設定,相信會獲得不同的體會。

有人詩寫了一輩子跟沒寫一樣

「熱血正氣,和險些執抝的直率善良」是陳彥融於詩集推薦序中,對蘇家立個人的評論;然而他的形象在自己眼裡,卻似乎並非如此正面。《詩人大擺爛》的最後一輯「蘇家立是個渣渣」頗有向他在2015年出版的《渣渣立志傳》對話的意味。《渣渣立志傳》想要傳達什麼?蘇家立如此解釋:

無賴派作家太宰治嘗言:「生而為人,我很抱歉。」但我卻以身為渣渣為榮,並非特立獨行,醜化自我以博君一笑,而是一種不受社會價值束縛的宣告:擔任丑角並不困難更不羞恥。在書中,醜陋面與慾望橫流,毫無忌憚,對我而言,這不過是生活的方式,是經過選擇而非玩俄羅斯轉盤。

除了諷刺,蘇家立也極盡所能地自嘲,提醒讀者「蘇家立也身處詩壇」這個事實。正因如此,這些詩作也不應單以「新批評」的方式閱讀,否則將錯過許多有趣的聯想。

對於兩本詩集,詩學評論家各有表述。須文蔚用「以諷刺詩寫創作論」來評論《曠遠迷茫:詩的生與死》;李瑞騰指出《詩人大擺爛》「嘻笑怒罵、冷嘲熱諷之餘,不可能沒有警世、醒世之旨」。同為針對詩壇以「嘲諷」為主要創作技法的詩集,關注的焦點各有側重,若將其並置對讀,可以說是一次相當精彩的對話——同樣針對當代詩場域進行諷刺意味的書寫,蘇家立端出了他直接而深刻地觀察視角,蘇紹連提供了更為隱晦地象徵與內省,並主張「詩,先於人類而存在」。兩人採取不同的策略,卻同樣從親身的生命經驗中,以詩站定自身的立場。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