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認內在脆弱,使你溫柔又強大》:不管是消沉、不安或各種內在脆弱,都是為了保護你

《承認內在脆弱,使你溫柔又強大》:不管是消沉、不安或各種內在脆弱,都是為了保護你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發現有原因的消沉、不安、唉聲嘆氣、負面思考、消極等情緒時,最重要的就是認同「這是自然脆弱的狀態」。那麼,應該怎麼思考,才能老實認同「自然脆弱」呢?首先,要讓自己理解「出現任何感受,必然有其相應的理由」。

文:片田智也(TOMOYAKATADA)

因自然脆弱而煩惱,正是認真生活的證明

若是發生了討厭的事、事情進行得不順利,或遇到莫名其妙的事,任誰都會覺得非常消沉。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辦,那麼湧現「不知道能不能順利」的不安也是非常自然的。

看到負面狀況而產生否定情緒也沒關係,消極地度過一些逃避現實的時光也不奇怪,為何你要否定這樣自然的脆弱呢?

不管是消沉、不安或是唉聲嘆氣的樣子,都沒有必要讓別人看見。但若是連獨自一人時都試圖掩飾這些情緒,那又會如何呢?

你是否覺得自然的脆弱是非常丟臉的事情?正因為你否定那些有意義的情緒,才會讓內在無法堅強。

有位三十多歲的女性告訴我:「知道工作不會續約後,我非常消沉。」她感到很困擾,問我:「我知道應該要趕快找到下一份工作,但總是提不起勁來,該怎麼樣才能打起精神呢?」

我問她:「妳是什麼時候知道這件事的呢?」

她告訴我:「昨天。」

我這樣回應她:「昨天?那會消沉是理所當然的啊。妳就再消沉個一、兩天看看吧!」

人類的內在,原先就被打造成面對不利的狀況或不合理的現實時,心情就會感到鬱悶。會想封閉在自己的世界當中,是因為想在不受任何人打擾的環境裡靜靜掌握現況。

在我告知她「好好消沉」後,她笑著回答我:「第一次有人這麼跟我說呢。」之後我也聽說她「大概是有好好地消沉,第二天早上我就活力十足的出門去找工作了」。

消沉的行為受到肯定後,不知為何反而打起精神;不安受到認同後,會莫名湧現一股安心感。人的內在就是會發生這種邏輯無法解釋的怪奇現象。

但這絕對沒有什麼好懷疑的,不管是消沉、不安或各種內在脆弱都有其意義,它們的意義正是為了保護你。

出現任何感受,必然有其相應的理由

發現有原因的消沉、不安、唉聲嘆氣、負面思考、消極等情緒時,最重要的就是認同「這是自然脆弱的狀態」。那麼,應該怎麼思考,才能老實認同「自然脆弱」呢?

首先,要讓自己理解「出現任何感受,必然有其相應的理由」。舉幾個極端一點的例子,若是失業、家人過世等,理所當然會嚴重消沉。

如果是任何人聽來都覺得客觀合理的原因也就罷了,但有時並非那樣的情況。舉例來說,就算只有兩到三分鐘,卻還是會因為「對方已讀不回」而湧現不安的心情。

客觀看來可能會覺得這太誇張了些,或有人會表示「不懂為何會有那種感受」,像這種難以處理的脆弱又該如何是好呢?

就算是感受到「連這麼點小事都消沉」,也請不要懷疑「會出現這種感受,必然有其相應的理由」這件事。

舉例來說,我和朋友約下午一點見面,要是我沒能在十二點半就到達約定地點,就會有些焦慮。

如果沒能提早三十分鐘到,我就會覺得非常煩躁;如果由於電車延遲等因素造成我在約定時間前五分鐘才能抵達,我就會愈發焦躁。

其實時間上是來得及的,根本不需要焦躁;而且跟朋友相約,就算稍微遲到一下下也沒什麼關係,但我就是會覺得很煩。

你很可能會想:「為了這種事就煩躁也太蠢了。」但我仍是深信不疑,這一定有相應的理由。

以我來說,自己原先就是絕對遵守約定時間之人,再加上我是個視障者,因此很可能來不及趕上電車,或不小心搭上對向列車,或因看不清楚而迷路等,這些我都經歷過數次。

為了在即使發生預料之外的事件時也不會遲到,如果能在時間充裕的情況下抵達,我就會萬分安心;若是匆忙趕到,我就會覺得非常不安。這是因為價值觀及經驗等各種理由結合在一起,才讓我有這樣的感受。

「出現任何感受,必然有其相應的理由」並不一定是客觀上所有人看來都能明白的事,但請千萬不要放棄理解,應該核對價值觀及經驗等,明白「讓我如此感受」的意義。

就算醫師或心理諮商師無法理解,或連你自己也沒有察覺,你的情緒本身依然明白那個理由。

認同會產生自然脆弱,才是正常人

我的妻子在二○一一年三月十一日,也就是發生東日本大地震那天被精神科醫師診斷出罹患憂鬱症,之後只能離職兩年。

直接原因是過勞,其實幾個月前就已經有徵兆了。她就算回到家,也總是非常消沉的樣子,根本沒好好吃飯,但是飲酒量卻增加了。

我問了好幾次:「妳真的沒事嗎?」

妻子卻只回答我:「沒問題。」

最後因為不安到連電車都無法搭乘,只能下定決心讓她離職。

很久以後,我才問出背後果然是有原因的:不安到無法去公司,讓她「發生這種事情的相應理由」。

當時妻子隸屬的部門有某個不合理的案子,任誰來做都不會順利。雖然被部門交付那樣的任務,但認真又溫婉的妻子根本無法拒絕,也無法把事情丟給別人。她應該是不斷忍受著負面心情,一邊試著隱瞞努力吧。

這讓我數度感到非常後悔:在那之前明明就已經出現了消沉、不安、食欲不振、失眠等各種徵兆為什麼我沒能更早發現這些有意義的警告呢?

就算和我的妻子陷入相同狀況,有些人可以敞開胸懷想:「畢竟是不合理的工作,做不來就算了。」但也有人無法轉換想法。

明明周圍的人都很努力,明明大家都不這麼認為,但不論是「為了這些小事」而感到難為情也好,或是再怎麼想理解卻還是無法接納的情感也好,當事人的內在必然有「之所以如此感受的相應理由」。

不需要與他人相較,也不必推測這在常態下正確與否,而是要看當事者感受到什麼。只有那是真實的。

先前我也為許多人做過心理諮商,好好聽他們敘述過後,所有人都有這種感受的相應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