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的「國際兵團」進入烏克蘭,世界各國如何看待這件事?

一方有難、八方來援的「國際兵團」進入烏克蘭,世界各國如何看待這件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烏克蘭政府宣稱國際兵團共有1萬6千到2萬人,其中甚至包含以「人道」為驅動而參戰的戰士,不過因為「國際兵團」被歸類為雇傭軍,一旦這些戰士被俘虜,將不享有《日內瓦公約》所賦予的戰俘待遇。

文:劉又銘(余自束髮以來,粗覽群書,獨好屠龍之術,遂專治之,至今十餘載矣。從師於南北東西,耗費雖不至千金,亦百金有餘。恨未得窺堂奧,輒無所施其巧。由是轉念,吹笛玩蛇,偶有心得,與舊親故共賞,擊節而歌,適足以舉觴稱慶也)

烏俄戰況在近兩週後陷入膠著。烏克蘭境內各大城市的包圍與反包圍、圍城與突圍、巷戰與轟炸都暫時陷入停頓。談判幾回依然僵持的情況下,打打談談、反反覆覆的普丁,更是陷入了西方情報顯示「阿富汗化的蘇聯軍隊」或「蘇聯解體時刻的普丁政權」等等推測。

相反的,烏克蘭軍民展現的非凡戰鬥意志與能耐,不僅讓全世界激賞,更因此贏得了開戰初期無法預料的大量國際支援。

其中,除了美國與北約國家三令五申不直接介入戰爭的前提下,所提供的各式補給、武器與情報外;令人難以預料的是,世界各國開始出現大量以個人名義響應烏克蘭政府「國際兵團」邀請,因此自行入境烏克蘭,投入烏俄戰爭的醫療或人道救援志願者,以及具戰鬥能力的義勇兵。

根據各家指標性外媒的報導,烏克蘭國際兵團的登記人數在烏克蘭政府各式官宣裡,從1萬6千人到2萬人不等。但真正登陸、投入本地各式任務的人數有限。

3月8日凌晨烏克蘭陸軍在臉書透露了一張外籍戰士合照,宣傳第一批國際義勇軍達陣,但從圖片來看也是寥寥數人,對整體戰事的影響,可能還不如各國支援的無人機或地對空飛彈何時抵達來的重要。

但或許是否因為俄烏雙方戰事暫時停頓,新聞上已經無甚可呈,媒體方才開始關心戰場上的人性面與各式「花邊」;或甚至這些所謂的義勇軍與志願兵組成的「國際兵團」新聞成為大家關切的焦點,可能也只是烏克蘭方面如同已被證實為假的「基輔之鬼」或「蛇島壯士」等「認知作戰」或「大外宣」。但俄烏雙方你來我往的資訊交鋒,某種程度上也表明了雙方皆認同輿論對士氣的重要性。

但世界其它國家對烏克蘭政府這種繞過官方,直接指向它國民間與個人的「曲線求援」又有什麼看法呢?

RTS65PXO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世界各國政府對烏克蘭國際兵團招募消息的反應

在這批烏克蘭政府宣稱1萬6千到2萬人不等的國際兵團中,美國網路媒體BUSINESS INSIDER即表示,其中可能有將近3千人是美國人。

根據美國國務院有關外國兵役的網頁顯示,美國公民在外國軍隊服役並不違反美國法律;但若有美國人在美國被他國政府、企業與團體「招募」或「雇用」,則可能違反法律。所以美國國務院針對這個烏克蘭政府的全球招募活動,僅表示「不鼓勵(discourage)」(但也不反對)美國公民前往烏克蘭與俄羅斯軍隊作戰。

但烏克蘭政府則註明,烏克蘭招募的是「義勇軍」而不是「雇傭兵」,志願者並沒有被雇用的問題。

對其它歐洲國家而言,根據《時代雜誌》的報導,烏克蘭全球招募志願者一事,已經引來俄羅斯對各國烏克蘭大使館的監聽。因此,除了各國內部的法律與人道論戰外,各國政府也擔心,鼓勵國民加入烏克蘭國際兵團,會被俄羅斯視為一種挑釁行為(雖然各國的經濟、科技制裁或軍援早就已經與俄羅斯高度衝突)。

所以像是英國或比利時政府,都發出警告勸阻退伍軍人不要前往烏克蘭。

但像是丹麥、德國、拉脫維亞與立陶宛等歐洲國家(以及加拿大)則由官方發出不干預或甚至鼓勵本國公民投入國際兵團的志願服務,也盡量修改相關條例,務必讓這件事情合於各國法規。其中,比較特別的是立陶宛。

因為對抗沙俄帝國與蘇聯的歷史,再加上近日退出《中歐投資協定》、力挺台灣等強悍作風,以及與烏克蘭唇亡齒寒的地緣政治鄰近性,烏克蘭駐立陶宛首都維爾紐斯大使館方面就表示,國際兵團全球招募後,立陶宛人民的反應特別高,出人出錢出力不說,甚至經常性的直言不諱表達對俄羅斯威脅與暴力侵略的憤怒。

激勵人心的故事

立陶宛作為一個只有280萬人的小國,在2014年克里米亞入侵期間,就曾為了向烏克蘭提供軍事裝備而成立非政府組織 Blue Yellow,並從事募資與救援活動。

在這次的俄羅斯入侵期間,Blue Yellow在兩週內籌集了1300萬歐元,並且由民間自行組織由25輛吉普車和休旅車組成的車隊,跨越立陶宛烏克蘭邊境,運送1萬頂頭盔和1萬件防彈背心。相較之下,德國送的5000頂鋼盔還要自取,更像是一則笑話。

RTS65PD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相關的故事還有,在劍橋大學醫院工作的立陶宛麻醉醫師Rokas Tamosauskas,他在看到招募廣告後就決定申請加入國際軍團進行前線醫療救助。接受《時代雜誌》訪問時他就表示:「攻擊烏克蘭就是攻擊立陶宛、更是攻擊整個歐洲。」

在海德堡北約總部工作的立陶宛預備役軍官Gintautas Mauricas則給出了一個非常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式的說法。他強調,唯有投入國際社會的協助,在烏克蘭即時阻止俄羅斯與普丁的野望,這樣立陶宛人才不需要在立陶宛或甚至其他歐洲國家土地上與俄羅斯軍隊作戰。

他表示:「我們去烏克蘭戰鬥,因為我們不希望孩子們居住的建築物被俄羅斯火箭摧毀。」

另外,《路透社》的採訪,則透過英美兩地退伍軍人用來分享裝備和後勤資訊的臉書與Whatsapp群組進行。在一個名為Have Gun Will Travel的群組裡,記者看到了各式個人軍用品使用的守則,或是交換如何訓練烏克蘭士兵使用狙擊槍與反坦克飛彈的心得。這些積極投入援助烏克蘭的退伍軍人通常有一個共同信念就是,他們相信,「俄羅斯侵略烏克蘭的戰爭,是我們這個世代民主與獨裁力量百年一遇的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