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小粉紅與「大翻譯運動」:俄軍順利就是天下無敵,受阻就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小粉紅與「大翻譯運動」:俄軍順利就是天下無敵,受阻就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第一頻道》編輯、製片人奧斯雅尼可娃抗議普亭「將俄羅斯人民殭屍化」。時評人長平認為,在這場戰爭中廣受國際社會關注的中國小粉紅,也是中共「將人民殭屍化」的產物。

文:長平(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總策展人,現居德國)

2022年3月14日,俄羅斯軍隊仍在轟炸烏克蘭的城市和鄉村。至此,數千人的生命被剝奪,近500萬烏克蘭人或者成為國際難民,或者在國內流離失所。

俄羅斯的「央視」《第一頻道》,也仍在美化侵略,鼓吹屠戮。看上去,邪惡的戰爭機器運轉如常,直到該電視台編輯、製片人瑪麗娜・奧斯雅尼可娃(Marina Ovsyannikova)突然出現在晚間新聞節目《時間》(Wremja)。她站在主播安德烈耶娃(Ekaterina Andreeva)身後,舉著一張紙牌,上面寫著:「停止戰爭。不要相信宣傳,這裡在欺騙你!」節目被中斷,奧斯雅尼可娃被警察帶走。

這是媒體從業者反抗專制政權的一個重要事件,必將載入史冊。奧斯雅尼可娃的勇氣令人敬佩。不僅如此,她還對專制政權的宣傳進行了深刻的描述。她在同日發布於社群網站的一段預先錄製的影片中,呼籲俄羅斯「必須立即結束這場自相殘殺的戰爭」。她說:「不幸的是,過去幾年我一直供職於第一頻道,為克里姆林宮從事宣傳工作,我對此感到非常羞愧——羞愧我讓謊言從電視螢幕上播出,羞愧我讓人將俄羅斯人民殭屍化。」

在這裡,奧斯雅尼可娃說出了專制政權的宣傳機器一個重要的功能:將人民殭屍化。無論是七十多年前的納粹德國和軍國主義日本,還是今天的俄羅斯和中國,在這方面都在互相「抄作業」。這也很好地解釋了在這場侵略戰爭中,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的中國小粉紅的言論。

小粉紅言論與「大翻譯運動」

被稱為「小粉紅」的中國網民對普亭(Vladimir Putin)侵略戰爭的美化和稱頌,對飽受戰火蹂躪的烏克蘭人的嘲諷和詛咒,讓不少中國輿論的長期觀察者也感到驚訝。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的戰時表現,讓他成為當代歷史上最勇敢和智慧的國家領導人。然後,在小粉紅眼裡,他是貪生怕死、沽名釣譽的戲子。

相反,國際社會千夫所指的戰爭惡魔普亭,卻被小粉紅頂禮膜拜。有人總結他們的話術:俄羅斯軍隊前進就是大英雄,後退就是大智慧;順利就是天下無敵,不順就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更讓人感到擔憂的是,在這個連菜刀都要管制的國家,網路上卻充斥著對核子大戰的鼓吹。普亭的核威脅被講述成心慈手軟,令人憐惜。其中一條微博說:「真的俄軍這次好克制。我他媽看哭了,不行就上核吧,別忍了。世界不心疼他們我心疼。」

在推特等社群網站上,一些人將中國網路上的這類言論翻譯成英文,加上標籤#大翻譯運動、#TheGreatTranslationMovement集中展示,引起廣泛的關注。

不用說,「大翻譯運動」讓更多人看到中共洗腦教育和媒體管制的畸形「碩果」,看到專制體制下人心可以變得多麼冷漠和殘忍,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與此同時,它也帶來一些爭議。有人擔心這樣的集中展示可能對中國人集體污名化,加劇歐美社會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

「將人民殭屍化」

戰爭就是讓一些人去殺素不相識的另一些人。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通過宣傳機器將對方非人化。在這些宣傳中,那些將要被槍殺、炮擊甚至核炸的人們,不是和我們日常生活中見到的父親、母親、兒子、女兒、朋友和同事,而是戰場上的敵人、統計表上的數字和阻止完成任務的障礙。當然,更成功的宣傳讓人相信,敵方將士都是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必欲除之而後快。

人們容易忽略的是,這些宣傳同時也在將自己人非人化,也就是奧斯雅尼可娃指出的那樣,「將人民殭屍化」。

殭屍(Zombie)是一種流行於世界各地的傳說形象,並被大量改編進小說或者影視作品。它們各不相同,但也有一些共同的特徵。比如,它們都是沒有自由意志、但能夠活動的死人;它們沒有人性,只剩下獸性本能;它們聽命於巫師作為奴隸永遠替主人工作。

巫師如何控制殭屍的呢?他們往往將受害人打到半死昏迷,然後運用迷幻藥或是催眠等手段來控制他們的行動。

在言論管制的社會,這些迷幻藥和催眠等手段就是訊息控制和審查,以及愛國主義、民粹主義宣傳。小粉紅就是進行審查和宣傳的「巫師」操縱的殭屍。

怎樣和殭屍作戰?

我並不是說小粉紅就不是人。當他們離開網路、放下這些特定的話題之後,大有可能是慈愛的父親、友好的同事和可以信賴的朋友。那個對普亭不「上核」痛心疾首的網民,很有可能為一隻小貓挨餓而痛哭流涕。

但是,一旦他們進入時事輿論空間,披上「愛國」戰袍,立即就變身為被央視為首的專制宣傳機器操控的殭屍,一邊宣稱「寧可台灣不長草,也要解放台灣島」,「歷史不容忘記,釣魚島寸土必爭」,一邊卻對歷史上侵吞了中國大量土地的俄羅斯大唱贊歌。有一天,如果巫師需要,俄羅斯也可能再次變成天怒人怨的「蘇修帝國主義」——我小時候最早看過的連環畫之一,就是「阿富汗人民痛擊蘇修帝國主義」的故事。

殭屍的行為可怕嗎?當然可怕,它們具有極強的破壞力。殭屍的思想可怕嗎?並不可怕,因為它們沒有思想——再一次,我並不是指小粉紅這個人,而是指他們在被宣傳機器徵召為殭屍的時候。

怎樣跟殭屍作戰呢?也許苦口婆心講道理也能讓有些殭屍幡然醒悟吧。但是,更重要的幫助它們解除巫師的魔咒。在各種傳說中,殭屍都害怕陽光。這就是為什麼俄羅斯、中國和北韓都要對網路實行嚴密封鎖的原因。


“2022烏克蘭危機”的相關議題

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