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疫情導致東南亞極端貧困人口增至470萬人,俄烏戰爭引發通膨如同雪上加霜

疫情導致東南亞極端貧困人口增至470萬人,俄烏戰爭引發通膨如同雪上加霜
COVID-19爆發期間,菲律賓人民排隊領取社區分發的免費食物。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疫情延燒至今超過兩年,東南亞經濟受挫,亞航統計2021年極端貧困人數增加至470萬。在2月24日爆發的俄烏戰爭,更再度衝擊東南亞努力重建的經濟發展。

亞洲開發銀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ADB,簡稱:亞行)16日發布報告顯示,東南亞極端貧困人口在2021年增加470萬人,在消除貧困方面開倒車。亞行也敦促各國政府採取措施振奮國家經濟。

亞行表示,去年極端貧窮人口(每天生活費低於新台幣54元/港幣15元的人口)為2430萬人,佔東南亞6.5億總人口的3.7%。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流行以前,東南亞極端貧困人口人數持續下降,2019年為1490萬人,低於2018年的1800萬及2017年的2120萬。

亞行行長淺川政繼(Masatsugu Asakawa)說明:「疫情導致失業率大增、加劇社會不平等,也讓貧窮率上升。尤其東南亞女性、年輕人及老年人。」淺川呼籲各國政府改善衛生系統,透過簡化法規提高商業競爭力。他也敦促政府增加對教育、衛生系統、社會援助、綠色基礎設施和技術的投資。

亞行表示,疫情遏止國際經濟活動,導致數百萬人失業,2021年東南亞的就業人口就減少了約930萬人。亞行預測東南亞2021年的經濟增長為3.0%,2022年則增長5.1%。亞行表示,若Omicron變體病毒進一步擴散,對市場供需造成莫大衝擊,可能將其成長前景下降至0.8百分點。

亞行總幹事拉梅什.蘇布拉馬尼亞姆(Ramesh Subramaniam)聲明,他們將調整東南亞的成長前景,來反映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對該地區造成的影響,他預計這種影響是「可控制的」。

拉梅什在報告發佈會上提出疑問:「中期的情況將會是一大挑戰,究竟該挑戰是否影響東南亞從疫情中復蘇?或影響即將面臨的財政危機?我們如何確保東南亞的任何連鎖反應不會變本加厲?」

俄烏戰爭激化東南亞經濟

烏克蘭戰爭引發的石油價格上漲導致全球通貨膨脹,此情況迫使亞洲決策者重新思考他們對2022年的假設。價格增長、經濟成長停滯的風險也將貨幣政策複雜化。

泰國財政部長阿克宏(Arkhom Termpittayapaisith)8日表示,烏克蘭危機對旅遊、貿易及國內消費造成影響,泰國今年的經濟成長可能低於政府預期的3.5-4.5%。分析師則表示,雖然通膨已處於13年高位,但泰國中央銀行不會在短期內增加利息。

開泰銀行(Kasikornbank)資本市場研究主管克西提(Kobsidthi Silpachai)表示:「如果我們承認通膨源自於供應衝擊而非需求過度,保持貨幣政策的寬鬆將是最謹慎的做法。」

另一方面,菲律賓中央銀行警告,在今年油價達到每桶120至140美元(約新台幣3400-4000元/港幣938-1095元)的最糟情況下,通膨率平均在4.4%至4.7%之間,高於預期目標的2.0%至4.0%。不過,菲律賓央行總督班雅明.迪奧克諾(Benjamin Diokno)6日在一份聲明中表示,菲律賓目前有足夠的緩衝,不會透過加息來應對資本外流。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駱芷萱
核稿編輯:杜晉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