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請蔡政府將原住民族寫入「氣候變遷因應法」:落實轉型正義,別讓原住民成為政策難民

敦請蔡政府將原住民族寫入「氣候變遷因應法」:落實轉型正義,別讓原住民成為政策難民
台灣原住民族權利促進會,在立法院前燒狼煙表達還我土地、反侵占、原住民族土地寸土不讓等訴求。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看似已經與自由、民主、法治的社會相接壤,但其土地卻早已殘破不堪。從日治時期、國民政府時期一直到現在的蔡英文政府,那套侵略、掠奪式的法律也一直沿用下來,至今沒有任何一條法律能完整的將土地還給原住民,讓原住民成為土地上的難民。

文:宋聖君(社團法人台灣原住民族長期照顧服務權益促進會秘書長)、Besu・Piyas(天主教輔仁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兼任講師)

原住民土地流失,使得原住民語言、文化與社會加速失語、失能、失智

Mhway su rimuy lawey ,Yaba na snun layi,lahuy ta layi bewe,agan ta smi kyanux lokah ta smi ki gaga,gaga na Yaba bawe layi ta smi kyanux,agan ta tu'i balay tu'i na yaba kayal,layi ta smi kyanux lokah ta smi gaga,gaga na snonan knyabox ta

(台灣泰雅族語)。

以上文字正是台灣泰雅族語言,此語言運用羅馬拼音符號系統而書寫記錄,此語言是根據宜蘭縣大同鄉寒溪村新光部落鄭豐榮耆老口述時所吟唱

鄭豐榮耆老訴說泰雅族有三兄弟,三兄弟決定分頭尋找可繼續生存下去的土地,因此三兄弟當中的knyabox(哥訥亞布赫,抑或是翻譯為亞布)往現今宜蘭縣南澳鄉的流域前進,以泰雅族稱此流域為Llyung Klesan。knyabox在Llyung Klesan的土地上生活著,也是透過Lmuhuw(口述吟唱)(註1)方式進行傳承而中文的翻譯也努力呈現語意為:

「非常謝謝祢這美麗的土地,我們相信那高高的山,就是我們的信仰,就是唯一的上帝,絕不要違反泰雅社會規範,不要走彎曲的道路,不要做壞事,要有目標,並且走正直的道路,要緊緊跟隨與遵守祖先留給我們的規範。」

鄭豐榮耆老說這是他的爸爸的爸爸,我的阿公常常說給他聽的,鄭豐榮耆老又說我們寒溪村(註2)以前都是從南澳來的,我們是被日本人強制迫遷到現在的寒溪村,鄭豐榮耆老說因爲舊部落有很多很好很大的檜木,可能日本人要檜木吧!

然而,台灣原住民土地的流失也是造成台灣原住民族語言的式微、文化的失能、社會的失智等一系列的Yaqeh Spi(惡夢),讓泰雅族耆老口中得知的Lmuhuw口傳智慧難以被延續下去。

台灣原住民土地流失不得不開始從荷西統治時期、清朝漢人移墾、日據自然資源掠奪、國民政府直接沿襲日據時期的舊制。林秋綿《台灣各時期原住民土地政策演變及其影響之探討》一文中提到,清朝時期漢人的大量移墾,原住民的生存及生活空間不斷的退縮。

台灣在荷西殖民統治至日據時代,殖民統治者為了資源掠奪的目的,更將原住民生存空間,縮小至八分之一左右,原住民被迫放棄傳統的生活方式。光復後,國民政府將保留地視為保障原住民生計的根據地,但事實上卻直接沿襲日據時期的舊制,當時這種「便宜行政」的做法,所能發揮的保障效果,實令人存疑。

而國民政府將日據時代所調查的保留地視為保障原住民生計的根據地,其土地就是現今中華民國政府頒布的「原住民保留地開發管理辦法(原住民保留地)」中的土地,讓原住民族人雖活在名為民主、自由、法治的台灣社會,但其土地卻早已殘破不堪。

重點來了,有一個惡法實際上儼然成為壓縮原住民生存空間的劊子手。而壓縮原住民保留地流失的法律為《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山保條例)》。

條例中第三十七條第六項規定訂定的土地,用白話文來說,就是除了國有林事業區、試驗用林地及保安林地以外的山坡地,再從以外的山坡地中再制定「山坡地建築管理辦法」,一條例一辦法以保育、管理為名,實質上是掠奪、鯨吞殖民時期所訂的山地保留地,比殖民統治時期更加肆無忌憚地殖民。

回頭來看,林秋綿《台灣各時期原住民土地政策演變及其影響之探討》指出,當有特殊目的使用時(例如水庫的建立、環境保育區等),常造成原住民保留地流失的現象。

可想而知,這就是當時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透過國家機器,並且假藉因國際間保育的意識高漲,國際間保育的意識高漲,各國紛紛在近年來成立國家公園、野生動物保護區及生態保護區、水資水量保護區等以保育、保護為名,實際上是禁止原住民族人獲取生產材料,更是要原住民族人出賣勞動力才有錢購買生產材料最快、最便利的方法。

台灣也不例外,原以為冀望中華民國蔡英文政府,會將以上陳述的原住民保留地流失、剝奪、鯨吞的法律案件,應列入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簡稱促轉會),抑或是總統府原住民族歷史正義與轉型正義委員會(註3)之土地小組,本意在於還原歷史真相、推動社會和解等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之任務。

作者思考以蔡英文總統的高度肯定會以試辦作為回應,但問題依舊沒辦法突破,因為上述案例以及還未提及的相關法律要要如何處遇,這並非一人能及,除非蔡英文總統真心誠意地不被平權會控制,這樣的轉型正義才能夠落實。

綜觀2022年以來,因為台灣原住民生活環境看似與主流社會之民眾一樣生活在民主、自由、法治的社會。但原住民族卻是從1895年日據時代、1945年國府時期接管台灣一直到2022年的現在,整整127年的原住民土地殖民史,現在台灣原住民保留地形成的過程,根本上就是原住民土地大量流失的歷史。

《氣候變遷因應法》草案是一部加速原住民族失智、失能的法律?!

台灣原住民族賴以維生的土地與部落自主的自治是息息相關的,台灣原住民各族群期待透過台灣的民主、自由、法治解決問題,因《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於2017年12月27日公布,台灣原住民族人本來冀望可以恢復土地與自治的權利,但是,萬萬沒想到台灣也處在資本市場、新自由主義全球化的一環,對於台灣原住民族來說土地是人類賴以生存之重要依據,更重要的是生產材料的來源。

到目前為止,中華民國政府各個部門在制定、擬定,抑或是審議任何關於原住民土地與自治法律條文時,只要碰觸到台灣原住民族集體權或是爭取應有的土地與自治權益時,都會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知而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