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上海工作的台灣人:來之前想清楚為什麼來,然後莫忘初衷

在上海工作的台灣人:來之前想清楚為什麼來,然後莫忘初衷
Photo Credit: 城市故事集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某天我睡醒時,心態上有了突如其來的大轉變,停止去想上海不如台灣的地方,改去發掘哪些東西是我可以從上海得到。

(受訪者:阿禮哥/上海,文:城市故事集)

2009年金融海嘯,當時公司大規模調整,有部分同事被裁員了,留下來的一部分同事也被公司徵詢要不要去上海,如果不去就只能離職。這段期間內剛好有很多去上海開會的需求,加上好友也過去了,感覺上海象徵更多機會,於是我就在10年的時候做了決定。

我覺得在上海生活最大的不同,一個是物價比想像高,像租屋跟吃飯花費很大。二是整個交友圈的改變,在台灣有交情幾十年的好朋友們,突然間變成只剩幾個。另外就是文化上的差異,上海人情味沒有台灣這麼濃,畢竟是個經濟快速成長的地方,大環境上比較功利一點。

其實我剛過去的每一天晚上都想回來,因為沒什麼朋友,加上遠距離戀愛,而且一開始工作上跟經濟上都沒有成就感,跟以前那種馬上當台幹的日子不一樣。但我沒放棄就是因為不服輸,覺得應該要再堅持下去,不能這麼快打退堂鼓。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某天我睡醒時,心態上有了突如其來的大轉變,一下子從負面的想法轉成正面思考:這裡是一個很多人想來的市場,而且也是我自己決定要來,那麼我就該停止去想上海不如台灣的地方,改去發掘哪些東西是我可以從上海得到,但在台灣得不到的。既然自己不是擺爛的人,痛苦的過日子也是一天,不如開心一點做。

至於工作上的差異則是更大的scale和更大的自主權,當你站在大中華區的立場時你可以去影響總部的決定,他們給你更大的舞台相對表示要承受更大的壓力。我想把事情做好的態度沒有改變,但現在更求用對方法。過去從頭到尾、從零到有把事情重新做一次是OK的,然而當你在做更大的東西時,沒辦法這樣操作,所以需要參考前輩的經驗、需要更多的團隊合作跟做事的竅門。

相較之下,我認為台灣人的特色就是刻苦耐勞跟腳踏實地,因為我們從小都是被教育要從基層做起,一步一腳印,但其他國家的人就比較會利用他們的優勢突圍。比如美國人的優勢是語言跟溝通技巧,他們在團體中就會lead談話;中國同事在高度競爭下成長,所以比較積極主動……這樣好處是大家都在彰顯自己的長處,台灣人反而沒那麼求表現。

我本身是個外向的人,但這外向不是展現在公事的那種外向。就像我們雖然是外商公司,要我拿一杯酒在那邊晃跟外國人social,還是沒那麼舒服。畢竟聊天時的內容很發散,語言上的隔閡會讓你知道要百分百進入狀況是很困難的。

我的外國同事們跟上級的相處都非常自然,若他想要取得高層的意見就是直接去問,但華人會覺得當這個對象不是你直接報告的人,不應該直接找。華人很怕別人認為這是設計或是拍馬屁,可老外就是覺得我想跟上層講話讓他們認識我,沒什麼好奇怪。

因此我的外國老闆會認為要把握每個機會去跟別的領導階層交流,我們總是很彆扭不知道怎麼開始。西方人脈的系統跟我們的系統太不一樣,我們過於習慣跟同儕往來,所以怎麼跟上層建立關係的確是一種學習。

我身邊的人都會問:「你會一直待在中國嗎?」,這也是我自己一直在問自己的問題。但當你一直問自己時,其實也表示你沒有真的打定主意。對我來說家就是台灣,我在意台灣的新聞,因為這是根,感情的依歸是沒辦法改變的,可是這不代表我不喜歡上海。

我會對中國流行什麼樣的電視節目或者話題感興趣,因為我的工作有這個需要,但總歸還是以比較輕鬆的角度來看,而不會專注現在稅制是變成怎麼樣。即使兩岸政治上觀點各異,但娛樂影劇、休閒文化這塊早已是個共同體,像電影都是兩岸三地一起演的,現在雙方交流的是比以往多了很多。

我認為來上海之前得想清楚是為了什麼來,這答案可以是為了工作、開眼界、賺多一點錢,但也要想清楚在這可能遭遇到的困難是什麼,好比食安就是其一。

中國確實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變,把利弊想清楚,莫忘初衷。千萬不要來了卻不斷抱怨,因為這些問題都不是秘密,沒人騙你過去,也沒人逼你一定得留在這,到中國並不是一條不歸路。

當然每個人生階段的重心不一樣,五年後賺錢可能不是我的第一優先,我可能會為了家庭做出調整;如果哪天你覺得交女友比工作重要、孩子的教育比薪水重要,就是你的另一個階段到了。

還有一點我想說的就是來這工作,千萬不要把自己想得比別人優越,總是有些人會覺得什麼人比什麼人優越、中國就是文化低劣等等……但當人有這種想法時跟希特勒並沒有不同。如果你要走入當地市場,就要把自己跟別人放在一樣的出發點,如同沒有台灣人會希望來台灣的美國人覺得自己比台灣人優越一樣。

全文獲作者授權轉載,文章來源:城市故事集

責任編輯:鄭少凡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