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108課綱:一隻白老鼠的自白, 「我們都沒有錯,我們只是活在青黃不接年代裡的無奈人」

我看108課綱:一隻白老鼠的自白, 「我們都沒有錯,我們只是活在青黃不接年代裡的無奈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筆者認可108課綱設置的初衷,能肯定那些「呈現學生獨特性」、「培育素養與思辯能力」的理想,但新課綱在實踐面上有太多需要修正的缺陷,我們不能忽視這些待改進之處,自欺欺人的粉飾太平將使我們的教育無法進步。

除了歷史和數學的亂象,國文課本裡的古文比例也十分值得一提。先撇開究竟該不該「去文言文」不談,108課綱的國文課本,從原先舊課綱收錄的古文30篇改為古文15篇,被從課本正文刪除的古文文章被歸入「補充文選」,成為所謂「A級選文」,意指大小型考試題目中的常見古文。

如此筆者不禁想問,那為何要將這些「A級選文」踢出課本正文?筆者在此提供兩個解決方案:一是讓這些A級選文重回課本正文中,畢竟考試需要不能不讀;二是把古文連同在考試中的占比刪得徹底點,才不會存在現在這種課本內容和考試題目有落差的現象。

考試題目和課本內容有落差,恐怕就是108課綱首代學生總是在面臨的尷尬情況。我們拿著新課綱的課本,出題老師出著舊科綱的題目;課本被老師嫌過於簡單,題目被我們認為超綱太難。或許我們都沒有錯,我們只是活在青黃不接年代裡的無奈人。

路漫漫其修遠兮──冗長混亂的升學過程

讓筆者起心動念寫下這篇文章的契機,是在準備學測和大學面試所遭遇到的諸多混亂。108課綱的國英兩科在學測就一試定終生,分科測驗(指考的變體)未將國英列入考試科目,此舉美其名曰減輕學生的壓力,實際上增加了更多心理負擔。如果在學測時考砸國英兩科,便失去了過去能在指考翻盤的機會,筆者身邊許多同學便因此做好了重考的準備。

其中最令筆者感到煩心的,是新課綱上路後,大學面試的時間從過去的四月推延到五月,這意味著至少要在六月,才能確定自己是否有大學可念。而七月便要進行分科測驗,這代表我們要在考試前一個月,方能確認自己是否要參加分科測驗,從三月公布成績,到五月參加面試、六月確認是否獲得大學率取通知這段期間,學生必須同時準備分科測驗和大學面試,承受雙重煎熬。

1647507778692
Photo Credit: 截圖自作者

必須承受雙重壓力的情境不只如此,108課綱規定繁星推薦所計算的成績包含高三上第五學期的平常成績,這是為了「使高中生在高中三年有更完整的學習」,但也表示有意以繁星方式進入大學的同學們,需要邊準備學測邊應付期中各大小考,再次面臨兩面夾擊。

面對雙重困難似乎已經成為我們的日常,我們往往在一件工程尚未告一段落時,便要考慮起下一步該何去何從,不是我們不想專注在當下,是我們兼顧不來每一項要求,卻也無法輕易做出取捨。

結語

1647507834012
Photo Credit: 截圖自作者

坦白說,筆者在最初對108課綱的諸多改革持正面態度,畢竟任何改革的成效很難立竿見影,尤其是教育。

筆者認可108課綱設置的初衷,能肯定那些「呈現學生獨特性」、「培育素養與思辯能力」的理想,但新課綱在實踐面上有太多需要修正的缺陷,我們不能忽視這些待改進之處,自欺欺人的粉飾太平將使我們的教育無法進步。

「能力強的人,無論面臨任何改變都能吃得開。」這是筆者在成長過程中常聽見的一句話,當面臨新課綱上路的重大轉變時,也被如此勉勵,並奉此為圭臬努力拚搏。但一個健康完善的教育制度不能只服務於金字塔頂端的學生,不該使一個「人才」的形成取決於他背後的社會資本或運氣,政府應盡可能地提供一個公平的教育環境,讓出身各社會階層的學生都能一展長才,這才是為一個社會作育英才之道。

即使新課綱擁有諸多弊病,筆者依然不認同許多支持「廢除新課綱全面回歸聯考」的聲音,一項新政策甫上路難免會面臨不少波折,我期待的是從這些已經犯下的錯誤中汲取經驗並加以改善,以建立一個健全的教育環境,絕非因為遭遇挫折便矯枉過正地將一切打回原形。

我們需要的是不逃避並直面當前困境的解套方案,而非象牙塔和廟堂裡遙遠無力且流於表面的精神喊話。

我們都想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遙望世界,但更多時候,我們必須用自己的血肉堆疊成巨人的形狀。

而我希望這些血肉沒有白白犧牲,能確實讓後人得以眺望遠方。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