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你自己》:「優等生迷思」可能是像你這種高敏感鬥士,一生中最糟糕的後遺症

《相信你自己》:「優等生迷思」可能是像你這種高敏感鬥士,一生中最糟糕的後遺症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行為專家、註冊社工師暨高階主管教練──美樂蒂.懷爾汀,過去十年來都在協助像你一樣的「高敏感鬥士」。本書中她運用數十年的研究及自身協助客戶的經驗,提供基於神經科學的有效策略,透過獨家的「STRIVE特質平衡輪」,幫你重新掌握自己的生活,並充分發揮潛力!

文:美樂蒂.懷爾汀(Melody Wilding)

你一生中最糟糕的迷思

優等生迷思可不是吃些培根、雞蛋和起司三明治就能解決的宿醉,這是一種成就上癮,從高敏感鬥士幼時直到進入職場,始終如影隨形。當你整夜大量飲酒,隔天可能會焦慮、疲勞又空虛,而優等生迷思就跟宿醉的後遺症一樣。曾在課堂上幫助你表現出色的信念和行為,現在反而阻礙你進步,害你失去內心的平靜,這時你就會陷入優等生迷思。

毫無疑問,優等生迷思是我的客戶在學習信任自己時面臨的最大障礙。然而,一旦他們不再將自我價值和成就劃上等號,他們就會意識到,自己可以從生產力與對工作的投入當中尋求意義,而不必受其控制。

優等生迷思往往以下列方式出現:

你專注於設定目標。你喜歡設定目標,並且設定了很多目標,往往沒有目標就會茫然不知所措。你心中認定,如果實現目標,你就是個有價值的人。如果沒有,那你就一文不值。

只要你不是最好的,你就不夠好。你這一生不管是從前在學校和課外活動,或是如今在職場,都會努力做到完美。對你來說,任何低於A+的表現都像是失敗。如果你的表現剛好符合期望,對你來說就好似考試不及格,讓你只想爬上床窩個好幾天。

你覺得自己像個冒牌貨。儘管你受過教育和訓練,擁有豐富經驗,但你覺得自己不如同事或同儕博學多聞——這被稱為冒牌者症候群。你擔心自己說話的方式顯得很無知,或者你會舉手提供愚蠢的想法,以致暴露你是個騙子,你也一直相信自己是騙子。

你專注於以正確方式做事。你進行每一項任務時都非常重視細節,否則你就會覺得彆扭。關注細節對你來說很重要(即使已經不會再有人針對這一點給你打分數)。

你強迫自己更努力地工作——但工作方式不一定更聰明。你永遠不會對自己感到滿意,尤其是允許自己休息時,你可能認為這麼做很浪費或不應該。除非你的日程安排充滿各種應盡義務,否則你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

你渴望獲得殊榮。你期待主管、同事或生活中其他重要人士對你的努力表示讚賞,若沒有得到他們的肯定就會無比失望。

你犯錯時會無比自責。即使對職涯沒有太大影響,你跌倒後也很難站起。當你犯錯往往會感到羞恥,而不是內疚。羞恥會說,我很壞(這意味著性格缺陷),而內疚會說,我犯了錯(這意味著你有能力修補或改進)。

你的情緒就像一列失控的火車。對於高敏感鬥士來說,「豐富情感」是生活中的真實存在,但優等生迷思會讓你過度敏感——使你陷入自我批判,對日常壓力、不便或他人意見做出反應。你可能經常無緣無故地感到喜怒無常。

優等生迷思的三個要素

導致優等生迷思的三個要素分別是:

1. 完美主義。完美主義會讓你過分強調自己的弱點而低估優點。這看起來像對錯誤過分糾結,總是覺得你非證明自己不可。而實情卻是如此:完美主義並不是真的要完美無瑕(你或許也意識到這是不可能的)。它其實是一種應對機制,可以控制你的恐懼,或者分散你對恐懼的注意力。你相信自己必須表現出光彩奪目、無可挑剔的樣貌,如此一來就沒有人看到你內心的掙扎。完美主義也讓你相信只有一種正確的做事方法,其他方式你都無法接受。

2. 取悅他人。成為一個帶來愉快的同事或提供協助的主管固然值得讚揚,但始終將他人擺在首位,對你的職業幸福往往會產生負面影響。例如,為了取悅他人,即使你有更好的解決方案,你也可能會同意同事的拙劣想法。從本質上講,取悅他人是一種徵兆,意味著你強烈希望被認可,但對自己的評價很低,因為你的思考和行為方式有損你的核心價值觀。由此產生的不安全感可能會驅使你遵從他人的意見和期望(即使你根本不想這樣),並且會讓你在應該拒絕時難以拒絕。

3. 做太多。你是可靠的人,足以貫徹執行、信守諾言並按時完成任務。但你也是一個做太多的人,總是擔心如果你不做某事,其他人也不會做。這會讓你付出慘痛代價,你可能會害自己身心過度緊繃,或者把別人的責任攬在自己身上,比如一肩挑起團隊的職責,弄得自己深夜和週末都在加班。你甚至可能會嘗試對其他人的反應負起責任(這裡先爆個雷:這是不可能的)。

心理負擔可能會令人難以承受,除了精疲力竭之外,做太多的最大問題是會產生不健康的工作模式,導致其他人「做太少」。當你承擔起解決問題和營救他人的責任時,他們不必盡自己的本分,最好的情況下你只會感到沮喪,但最壞的情況下則會造成損害。

為什麼「裝到成真」行不通

世上沒有能解決優等生迷思的利器,許多高敏感鬥士不得不努力隱藏「自己不夠好」的感覺。如果無法隱藏,他們會試著裝到成真,並拚命抗拒自我懷疑的感覺,只希望總有一天能達到感覺自己夠好的程度。優等生迷思使我們認為,只要我們在清單上夠多的方框裡打勾或滿足最低要求和先決條件,我們就可以獲得肯定和價值,這是不合理或不可能的。這不是職場的運作方式。在你的職業生涯中不斷追求A+不僅徒勞而且有害。它會讓你精疲力盡,更重要的是,它會使你遠離重要和最好的東西。

知名記者安妮.海倫.彼得森(Anne Helen Petersen)渴望在職業生涯和成人階段獲得成功,這直接導致她精疲力盡。她在嗡嗡新聞網(BuzzFeed)上寫道:「我已經接受應該一直工作的想法……因為從小生活中每個人每件事都在或明或暗地強調它。」安妮的優等生迷思表現出厭倦和無法遏止的衝動,她總是忍不住要去做些什麼並實現目標,而且不計後果。她開始注意到,雖然她可以巧妙地兼顧多項工作、財務、健康和長途旅行,但她會連續數週忽略其他基本任務,比如上醫院看診或給朋友發電子郵件,這些與工作無關的事原本可以讓她的生活變得更輕鬆或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