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Edward Hopper畫作:喧嘩的靜默,比限聚令更加孤獨

觀Edward Hopper畫作:喧嘩的靜默,比限聚令更加孤獨
Edward Hopper, Morning Sun (1952). Courtesy of the Columbus Museum of Ar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畫作凍結了沈默與空白,強調人之為人,我們的生存本質,由始至終都是孤獨。

一句保持社交距離,歷經三年已成日常,那些動態清零等語言偽術,讓人如中腦霧。四位、兩位一枱,日前更傳出荒謬的一人版本。城市冷清街道,零星口罩,只餘喧嘩的靜默。

城市籠罩在疏離的陰影,我們比以往更加寂寞。房間的內外,孤獨的個體,互相排斥,仿如美國畫家Edward Hopper的畫作,一筆一劃,描繪了跨越時空的都市孤獨。

1_NdgeS5MMa8PeSgQoyRUAnA
Edward Hopper, Automat (1927). Wikimedia Commons

Hopper長居紐約,與我們相隔半世紀,擅長描繪美國當代生活,捕捉寥寂風景。看似煩囂、熱鬧的都會,偏是處處冷清,電影院、酒店、家屋,孤獨原是無所不在。

畫家之眼,特別迷戀空房子常作題材。早年喜歡作鄉村風景畫,人煙稀少,《火車道旁的房屋》(House by the Railroad)乃寂寥繪畫之始。自此畫作反覆出現空屋,與世隔絕。

建築獨立存在,猛烈陽光照射厚重陰影,光影的強烈對比,透出寂靜和蒼涼。無人進出,沒有歸屬沒有感情的空屋,注視風景的同時,也折射了你我心房。

1_X4oPOpnVD6fijw1NY6rQ2g
Edward Hopper, House by the Railroad (1925). MoMA

1920年後,從鄉村風景的空房進入市區,Hopper加入都市的人事,反映美國的日常生活。此階段,他開創出獨特美學:那些面無表情的人物,大多內斂沈鬱,像一座空房,自我封閉。

本應熾熱的人群,不見相互關心的溫暖,彷彿電影正在播放,停在某個莫名的片段。畫作凍結了沈默與空白,強調人之為人,我們的生存本質,由始至終都是孤獨。

1_LDH9f9w4t7d-bYqhdkTBLQ
Edward Hopper, Nighthawks (1942). Courtesy Art Institute of Chicago

美國大蕭條,緊接一戰,珍珠港事件後,不安、恐懼充斥世界,Hopper創作出最為著名的作品《夜鷹》。畫作描繪夜間時段,餐廳外,街道空空如也;餐廳內,各人都若有所思,毫無互動。

《夜鷹》(Nighthawks)體現出Hopper畫作的特色,盡顯都會生活中你我的苦悶、孤單與無助。各人身處同一畫面,又活在自己的空間,如電影般的場景,燈光打造寂寞的敍事。

1_4B96FKElsSlpeYbCxQtUbw
Edward Hopper, Arthive Gas station (1940). MoMA

畫作常以空間配人,描繪生活的普遍性,建築反映出個體渺小,被環境所吞噬。影子與光線的冷暖對比,更顯孤獨感,這種敍事,乃由空間到光線的堆積而成。

論者指其畫作,可為存在主義藝術的體現,捕捉現代人的異化、孤獨,最能引起共鳴。每個人都懷揣著自己的心事獨自沉默,甚至,看畫時我們或能讀出畫中人的自白。這一刻,Hopper真正繪畫出你的孤獨。

1_8rJOafNIoIQ697qm1tzA_g
Edward Hopper, Office in a Small City (1953).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藝術家終生秉持「不討論他的藝術」,他這樣說,「整個答案就在畫布上。(The whole answer is there on the canvas.)」對的。討論再多,都抵不上孤獨地細味他的畫作。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Medium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