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即是多》:「棄成長」的意思不是縮小GDP,而是打造一個不依賴成長的後資本主義經濟體

《少即是多》:「棄成長」的意思不是縮小GDP,而是打造一個不依賴成長的後資本主義經濟體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人類未來與經濟發展的啟示之書,一部橫跨人類學、哲學、經濟、科學與生態的前瞻巨作。透過傑森.希克爾的宏觀視野帶領讀者橫跨了幾個世紀和大陸,整合了學科,全面探討經濟發展於對於當代人類與環境的影響。

文:傑森.希克爾(Jason Hickel)

為新經濟創造新貨幣

詹明信(Fredric Jameson)有句名言:「想像世界末日比想像資本主義死亡來得容易。」

說真的,這不令人意外。畢竟,資本主義是我們唯一知道的制度。即使我們有辦法終結它,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用什麼來取代它?革命成功當天,我們要做什麼?我們如何稱呼它?我們的思考能力甚至語言,在資本主義邊界止步,那條線外是恐怖的深淵。

多麼奇怪,我們的文化喜新厭舊,迷戀發明和創新。我們號稱崇尚有創意、跳脫傳統框框的思想。我們當然絕不會說一具智慧型手機或一件藝術品「是空前絕後最好的工具或畫,過去不曾創造過,未來永遠不會被超越,甚至不該嘗試」,低估人類的創造力未免太天真。

那為什麼一談到經濟制度,我們就照單全收資本主義是唯一可能選項的說法,甚至不該有創造更好制度的念頭?為什麼我們如此不離不棄地守著這個十六世紀古老模型的陳舊教條,頑固地拖著它進入一個明顯不適合它的未來?

但也許情況正在改變。二○一七年,在一場電視實況轉播的紐約市民大會上,一名叫做崔佛.希爾(Trevor Hill)的美國大學二年級生站起來,向南西.佩洛西(Nancy Pelosi)提出一個簡單的問題。佩洛西是當時美國眾議院議長,全世界最有權勢的人之一。崔佛.希爾引述哈佛大學做的調查,顯示十八到二十九歲的美國人有五十一%不再支持資本主義,詢問佩洛西所屬的民主黨,能否接受這個快速改變的現實,並表明對另類經濟的看法。

佩洛西明顯吃了一驚。「謝謝你的問題。」她說:「但抱歉我必須說,我們是資本主義者,就是這樣,改變不了。」

這段錄影被瘋傳。因為它勁爆又戲劇化地凸顯不能公開質疑資本主義的禁忌。崔佛.希爾不是死硬左派,他只是尋常的千禧世代,聰明、資訊豐富、對世界好奇,而且熱切憧憬一個更好的世界。他問了一個誠懇的問題,但結結巴巴和充滿戒心的佩洛西無法接受,甚至不能表達一個有意義的理由替她的立場辯護。資本主義被視為理所當然,以致它的支持者甚至不知道如何為它辯解。佩洛西的回答——「就是這樣」——旨在結束問題,但適得其反。它暴露了虛弱又疲憊的意識形態,就像是拉開遮住《綠野仙蹤》(Wizard of Oz)的窗簾。

這段錄影呈現人民的想像力,它揭露年輕人願意做不同的思考,願意質疑舊的確定性,而且他們不孤單。儘管大多數人可能不會給自己戴上反資本主義的帽子,調查結果仍顯示絕大多數人懷疑資本主義經濟學的核心原則。二○一五年YouGov民調發現,英國有六十四%的人認為資本主義不公平,即使在美國也高達五十五%,德國是扎實的七十七%。二○二○年愛德曼全球信任度調查報告(Edelman Trust Barometer)顯示,全球逾半(五十六%)民眾同意「資本主義弊大於利」,法國的比例高達六十九%,印度是驚人的七十四%。除此之外,在所有主要資本主義經濟體,整整四分之三的人表示他們認為大公司很腐敗。

當「成長」一詞用來表述問題時,人民情緒變得甚至更強烈。二○一八年耶魯大學舉辦的民意調查發現,至少七十%美國人同意「環境保護比成長重要」。調查結果甚至在共和黨的州都成立,包括深南部。同意比例最低的州是奧克拉荷馬、阿肯色和西維吉尼亞,但即使在那裡,絕大多數選民(六十四%)也抱持這個立場。這個結果徹底推翻長久以來有關美國人對經濟態度的假設。

二○一九年,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問了十四個歐盟國家的人民一個問題,比上述問題更為強烈。他們將問題表述為:「你認為環境應被列為優先要務,即使這樣做會傷害經濟成長嗎?」人民想必會對這種取捨猶豫不決。然而在幾乎所有例子中,過半數人(介於五十五%和七十%之間)表示贊成。只有兩個國家例外,支持度略低於五十%。我們在西歐和北美洲以外的國家發現類似結果。一份檢視各項民調的科學評論發現,當人們必須在環保和成長之間做選擇時,「大多數民調和大多數國家,環保是優先選擇」。

在一些民調中,人們顯然願意更進一步。一項大型消費者調查研究發現,在全世界中等和高所得國家,平均約七十%的人認為過度消費使我們的地球和社會陷入危險,我們應該減少購買和擁有,而且這樣做無損我們的幸福或安康。這是驚人的結果。不論這些人的政治立場是什麼,他們表達的原則直接衝撞資本主義的核心邏輯。這個不尋常的故事過去幾乎完全被忽視。世界各地的人正在默默地渴望某個更好的東西。

有時科學證據會牴觸文明社會的主要世界觀,碰到這種情形時,我們必須做出選擇;要麼忽視科學,要麼改變自己的世界觀。當達爾文首度證明所有物種(包括人類)是共同祖先的後代,並經過漫長地質時間演化而成,在當時引起哄堂大笑。「人類從非人類演化而來,而非按照上帝形象創造出來」以及「生命在這個星球上的歷史遠比聖經似乎暗示的幾千年久遠」的概念,在當時完全無法被接受。有些人急切想要維持現狀,發明稀奇古怪的替代理論去解釋達爾文的證據,藉此否定他的結論。但真相揭曉,過不了多久,達爾文的研究已成為科學共識,並永遠改變我們對世界的看法。

類似情況此刻正在發生。隨著GDP成長與生態系統崩潰息息相關的證據持續累積,世界各地的科學家逐漸改變態度。二○一八年,兩百三十八位科學家聯名呼籲歐盟執委會放棄GDP成長,改為聚焦於人類福祉和生態穩定。次年,來自一百五十多個國家、超過一萬一千名科學家,共同發表一篇文章,呼籲世界各國政府:「從追逐GDP成長和財富,轉移到維持生態系統和增進人民福祉。」短短幾年前這種事情在主流圈還無法想像,但現在正形成一個顯著的新共識。

放棄成長不像表面看來那麼瘋狂。幾十年來我們被灌輸一個觀念:為了改善人民生活,我們需要成長,但結果證明它不是真的。一旦超過某個水準,GDP與人民福祉的關係就完全斷裂,而高所得國家早就超過了。我們將在第四章看到,重要的不是成長,而是所得和資源如何分配。目前它們分配得非常、非常不公平。想想看,最有錢的一%人(各個是百萬富翁)每年攫取的所得大約是十九兆美元,占全球GDP將近四分之一。當你思考此事,你會驚訝不已。它表示所有我們付出的勞力,所有我們開採的資源,所有我們排放的CO2,有四分之一是為了讓富人更富。

一旦意識到我們不需要成長,就可以更理性地自由思考如何因應正面對的危機。科學家明確表示,要逆轉生態崩潰和維持全球暖化低於攝氏一.五度,或甚至攝氏二度,唯一可行的辦法是高所得國家得積極減緩「瘋狂的開採」、「生產」和「浪費速度」。減少資源使用可以解除生態系統承受的壓力,並給生命網一個機會補洞,減少能源使用則使我們更容易快速轉型到再生能源,在幾年內而不是幾十年,在危險的轉折點開始推倒骨牌之前。

這個辦法叫做「棄成長」,有計畫地減少能源和資源的過度使用,以安全、公正和公平的方式,把經濟帶回到與生命世界平衡的狀態。令人興奮的部分是,我們知道我們做得到,同時還可以消滅貧窮、增進人類福祉、確保人人過著欣欣向榮的生活。這正是棄成長的核心原則。

這個原則如何實踐?第一步是擺脫「所有經濟部門一概必須時時刻刻成長」這個非理性觀念。與其每個部門如無頭蒼蠅一般追求成長,我們可以決定希望增長哪些部門(譬如乾淨能源、公共醫療保健、必要服務、再生農業等等,不一而足),以及哪些部門需要徹底放棄成長(譬如化石燃料、私人飛機、武器和休旅車等等)。我們也可以縮小經濟體當中單純設計來極大化利潤,而不是滿足人類需求的部分,譬如計畫性報廢(即刻意把產品製造成用一段短時間後就故障),或意在操縱我們情緒,使我們感覺自己有所欠缺的廣告策略。

當我們解放人民免於非必要勞動的辛勞,我們可以縮短每周工時來維持充分就業,可以更公平地分配所得和財富,並投資於全民醫療保健、教育和負擔得起的住宅等公共財。我們將在第五章看到,這些措施已一再證明對人民的健康和福祉有強烈正向影響。它們是社會欣欣向榮的關鍵。這方面的證據真正鼓舞人心。

容我強調,棄成長的意思不是縮小GDP。當然,減緩非必要的開採和生產可能代表GDP成長放緩或停止成長,甚至下滑。即使如此也可以。在正常情況下,這也許會引起經濟衰退,但經濟衰退是一個依賴成長的經濟體停止成長時發生的狀況。它是混亂和災難性的。我在這本書提倡的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它談的是轉變到完全不同類型的經濟制度,一個打從一開始就不需要成長的經濟體。要達到那個目標,我們需要重新思考一切,從債務制度到金融系統,將人民、企業、政府,甚至讓創新從成長的義務(growth imperative)解放出來,使我們能夠聚焦在更高的目標。

當我們採取務實步驟並朝這個方向前進,令人興奮的嶄新可能性就會進入視野。我們可以創造一個經濟體,圍繞著人類蓬勃發展,而非無止境的資本積累組織起來;換言之,一個後資本主義經濟體。一個更公平、更公正、更關懷的經濟制度。

過去幾十年這些概念已滲入各大洲,如耳語般悄悄傳遞希望。我們從許多有識之士承襲這些概念,包括生態經濟學的先驅創始者赫曼.達利(Herman Daly )和唐妮拉.麥杜思(Donella Meadows);哲學家范達娜.席娃(Vandana Shiva)和安德烈.高茲(André Gorz);社會學者阿圖羅.埃斯科巴(Arturo Escobar)和瑪莉亞.米斯(Maria Mies);經濟學家塞吉.拉圖什(Serge Latouche)和喬爾格斯.卡利斯(Giorgos Kallis);以及原住民作家及社運人士艾爾頓.克雷納克(Ailton Krenak)和貝塔.凱瑟瑞斯(Berta Cáceres)。突然間,這些概念闖入主流,啟發一場不尋常的科學論述轉移。如今我們面對一個選擇:我們會為了維持世界觀而漠視科學嗎?或改變我們的世界觀?

這一回的賭注比達爾文的時代大多了。這一回,我們沒有餘裕假裝科學不存在。這一回,它攸關生死。

在尋找前方道路之前,我們首先需要瞭解一開始究竟如何陷入「成長」的掌控之中。這需要探究資本主義的悠久歷史,去瞭解資本主義如何運作的內在邏輯,以及它如何成為強加於世界各國的制度,我們將在第一章開始闡述。過程中,我們會發現其他意想不到的事物也處於危險之內。對資本主義成長極其重要的開採流程,歸根究柢依賴一種特殊的本體論(ontology)或存在論。這正是我們的問題根本所在。

今天,我們這些生活在資本主義社會的人,已被教育成相信人類社會和其餘生命世界之間存在根本差異:「人類不同且優越於『自然』,人類是有靈魂和思想和原動力的主體,自然則是呆滯、機械性的客體。」這種看待世界的方法叫做二元論(dualism)。我們從一長列思想家承襲這些觀念,從柏拉圖到笛卡爾,他們引導我們相信人類可以名正言順地剝削自然和控制自然。我們並非一向相信這些道理。

事實上,那些在十六世紀設法替資本主義鋪路的人,首先必須摧毀其他更整體地看待世界的觀點,說服或強迫人們變成二元論者。二元論哲學被利用來貶低生命的價值,以達到成長的目的。在深層意義上,它必須為我們的生態危機負責。

但這不是唯一可供我們選擇的存在方式。我的人類學同僚早已指出,在大部分人類歷史上,人基於截然不同的本體論運作,一種我們籠統稱之為泛靈論(animism)的存在論。一般而言,先人從不認為人類和其餘生命世界有根本上的區別。恰恰相反,他們承認人與河流、森林、動物和植物,甚至地球本身,有深度互依關係,他們認為天地萬物跟人一樣有知覺,被同樣的靈魂賦予活力。在一些例子中,他們甚至把其餘生命世界看作親人。

今天我們仍能看到這個哲理蓬勃發展的痕跡,從亞馬遜盆地到玻利維亞高地到馬來西亞的森林,那裡的人們思考非人類的存在體,從美洲豹到河流,以及和它們互動的方式;不是把它們看作「自然」,而是視為親戚。當你以這種方式看世界,它將徹底改變你的行為模式。如果你視萬物和人類在道德上相等,就不可能只取不給。為了增加人類財富而把自然當作「資源」加以剝削,在道德上可受譴責,如同奴隸制度或甚至食人習俗。相反的,你必須基於禮尚往來的精神,進入互惠關係,你必須付出至少和自己獲得的一樣多。

這個邏輯內含固有的生態價值,與資本主義的核心邏輯直接對立,後者是取,更重要的是取的比給的多。我們將會討論,這是成長的基本機制。

啟蒙運動思想家曾經污衊泛靈論概念,斥之為落後和不科學。他們認為泛靈論妨礙資本主義擴張,並迫不及待設法撲滅它。但現在科學開始跟進泛靈論。生物學家發現人類並非獨立的個體,反而主要由微生物組成,我們依賴微生物維持基本功能如消化。心理醫師認知到,花時間與植物共處對人的心理健康很重要,某些植物真的可以治癒患有複雜心理創傷症的人。

生態學者學到樹絕非呆滯不動,它們彼此溝通,甚至透過土壤中肉眼看不見的菌絲網絡分享食物和藥。量子物理學家教導我們,看似各自獨立的粒子,實則與其他粒子密不可分地糾纏在一起,甚至跨越遙遠距離。地球系統科學家發現證據,地球本身運作得像一個有生命的超級有機體。

這一切改變我們如何思考自己在生命網的位置,並為新的存在理論鋪路。在地球陷入生態浩劫之際,我們開始學習一個不同的、從我們與其餘生命世界的關係看待自己的方法。我們開始憶起遺忘已久的祕密,那些祕密縈繞我們心頭,像來自祖先的低語。

這完全顛覆二十世紀環保主義的陳腔濫調。環保人士有時傾向於從「限制」的角度談環保,粗茶淡飯和清教徒式的生活準則,但總適得其反。限制的概念使我們一開始就跨錯步。它預設自然是某個「外界」的東西,和我們分離,像一個嚴厲的當權者管束著我們。這種思維出自二元本體論,當初就是這個理論害我們惹上麻煩。

我在這本書提倡的是完全不同的觀念。它與限制無關,而是與互相連結有關,亦即恢復與其他存在體極端親密的關係。它不要求清教徒戒律,反而鼓吹消遣娛樂、吃喝玩樂。它不要小氣,而要大方——擴大人類社群的範圍,擴大我們語言的範圍,擴大我們意識的範圍。

不只經濟學需要改變。我們需要改變看待世界的方法,以及我們在世界的位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少即是多:棄成長如何拯救世界》,三采出版

作者:傑森.希克爾(Jason Hickel)
譯者:朱道凱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人類未來與經濟發展的啟示之書
一部橫跨人類學、哲學、經濟、科學與生態的前瞻巨作

透過傑森.希克爾的宏觀視野帶領讀者橫跨了幾個世紀和大陸,整合了學科,全面探討經濟發展於對於當代人類與環境的影響。

閱讀本書,不但能明白現今問題的生成,更明晰了未來解決方案。

人類存在於地球將近三十萬年,卻在資本主義興起的幾百年內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甚至揭開「第六次大滅絕」的序幕——氣候變遷、生態失衡、資源耗竭。

關於危機,我們必須先問:

  • 資本主義造成氣候變遷和生態崩壞,其運作方式是什麼?我們該如何應對?
  • 經濟成長能夠與資源和能源使用脫鈎嗎?「綠色成長」究竟是「聖杯」還是「白日夢」?
  • 經濟成長不斷超越我們的脫炭努力,然而「科學」與「成長主義」之間的矛盾該如何化解?

這本書可以帶領我們:

  • 脫離瘋狂的「成長主義」,建立一個更美好、更平等的社會。
  • 縮小貧富差距,投資全民公共財,更公平地分配所得和機會,讓人類從消費主義中解放。
  • 降低對生態系統的衝擊,讓人類活得更幸福。

我們從新冠危機的處理中了解,全球面臨攸關生存的共同危機之時,人民和政府齊心就能做到看似不可能的事。氣候危機亦然。當我們重新聚焦於人類福祉而非資本積累,意識正確方向、提出建設性的解方,便能重新校準、挽救崩壞的環境。

【關於歷史】
探究資本主義的悠久歷史,了解我們如何陷入「成長」的掌控,它又如何強加於世界各國的制度,顛覆了我們與生命世界的平衡。

【關於經濟學】
我們必須從債務制度到金融系統,打造一個後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將人民、企業、政府,甚至讓創新從成長的桎梏解放出來。

【關於科學】
GDP是結合能源和資源使用,到了二○五○年人類的材料消耗量會超過兩千億噸,超出安全界限四倍,棄成長勢在必行。

【關於人類學】
地球本身運作得像一個有生命的超級有機體。我們必須學習與其餘生命世界不同的看待角度,從根本上改變我們與自然的關係。

【關於哲學】
資本主義下的主流哲學思想貶低生命的價值,剝削自然,把土地變成財產、生物變成東西、生態系統變成資源,以達到成長的目的。

【關於生態學】
昆蟲是生命網的關鍵節點。科學家發現至少十%昆蟲物種面臨滅絕。如果昆蟲消失,一切將會崩垮。

《少即是多》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台美減碳有「共同國家策略」!專家看好低碳汽油合作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攜手美國穀物協會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邀請台美專家共同與談,專家表示,低碳汽油減碳成效佳,已助力全球60餘國的運輸減碳,台灣應將低碳汽油納入2050淨零碳排國家戰略,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日前舉辦「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系列座談」,包括美國在台協會、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經濟部、環保署、台灣中油、台塑石化以及國內外專家共同與會,針對台灣導入低碳汽油,加速運輸部門邁向零碳進行討論。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表示,低碳汽油已在超過60個國家普遍採用,導入低碳汽油對於運輸部門有立即的減碳效果。台灣2050淨零碳排轉型是整體性的國家戰略,任何助於減碳的策略都應被討論,重點在於國家是否真的有減碳的決心。

圖一:合照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全球推動低碳汽油融入淨零碳排趨勢座談,共同探討可行的減碳方針與策略。來賓自左起為:台榮周忠平副理、台塑石化李後昆處長、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經濟部工業局潘建成組長、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臺灣師範大學葉欣誠教授、美國在台協會(AIT)王睿珂(Erich Kuss)組長、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蔡俊鴻董事長、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中油王淑麗組長、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台塑洪宗益協理。

全球正面臨氣候變遷與能源轉型的重大挑戰,亟需有效且可行的減碳方法。美國在台協會王睿珂組長致詞時表示,台灣與美國都有邁向淨零碳排的目標。美國是全球推動低碳汽油的先驅,美國長年採用低碳汽油作為解決溫室氣體排放的策略之一,不僅減碳效果立竿見影,更提供消費者減碳的選擇。台美是重要的能源戰略合作夥伴,盼透過此次座談交流,促使雙方在減碳路上更進一步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圖二:AIT農業組組長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美國在台協會農業組組長王睿珂表示,台美是能源合作戰略夥伴,盼能加強交流、合作實現淨零碳排的願景。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強調,台灣正在研擬2050淨零路徑規劃,總共12項關鍵戰略,其中也包括運具邁向無碳化。確實政策推動不可能一次到位,一定是從低碳逐漸邁向無碳,機車就是很好的例子。台灣運輸部門的主要排放源是汽車和機車1400萬輛,目前環保署鼓勵淘汰老舊機車,也有助於減碳。低碳汽油在世界各國早已廣泛運用,最重要的是如何進行社會影響面評估,做好公眾溝通,讓民眾能夠接受。此次座談針對技術面、產業面問題都有探討,相信資料彙整後對運輸部門如何減碳有更多的幫助。

圖三:環保署蔡玲儀主任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環保署氣候變遷辦公室蔡玲儀主任表示2050淨零目標無法一次到位,轉型過程一定是從低碳到無碳。

美國穀物協會乙醇技術顧問Rowena Torres-Ordonez以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基礎設施以及車輛適用性評估進行專題演講分享。她表示,美國推動低碳汽油已有近半世紀的歷史,從歷年的統計數據來看,汽車兼容E10低碳汽油已不是問題,所有廠牌汽車皆可直接使用。尤其低碳汽油具有親水性的問題,美國已經建立完善的指導原則和知識體系,透過核心技術將乙醇和水相分離(phase separation),以穩定油品的品質,確保低碳汽油輸配系統全程保持乾燥。例如每個配送點都會檢測含水量,避免水干擾問題,而對比過去E3低碳汽油,E10低碳汽油對水份的抵抗能力更強,並不會影響到行車安全。Rowena更進一步表示,減碳、低污染必須倚靠多元策略並進。低碳汽油非常容易推動,唯一要做的就只是替換原本的汽油,對於民眾、社會不易造成影響,卻能立即減碳。Rowena強調「假設 2040 是淨零碳排階段目標,那我們該如何思考從現在過渡到2040?低碳汽油與電動車策略完全不衝突,可以同時共進」。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在社會公正轉型的基礎上,低碳汽油在技術上絕對是解決氣候變遷的可行解方。曾有民調指出,許多民眾認為電動車是高價產品,負擔不起,導致短時間內電動車無法普及。淨零轉型的過程必須特別注重社會階級的公平、公正,若能直接從傳統燃油的成分調整達到減碳效果,是相當務實的做法。另一方面,從實務上來看,電動車所需的電力仍有八成以上倚靠火力發電,因此運具全面電動化並非淨零碳排的終點。況且,能源選項的多元化,其實是對台灣能源安全的保障。葉欣誠教授強調,關鍵還是在於政策推動的決心,尤其政府單位應由誰主責,低碳汽油的推動涉及行政院能源減碳辦公室、環保署、經濟部、交通部等多個單位,必須有明確的任務賦予。

圖四:葉欣誠教授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台灣師範大學永續管理與環境教育研究所葉欣誠教授認為電動車短時間內無法普及、且電力碳排仍高,應該從務實角度思考導入低碳汽油。

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洪宗益協理表示,只要政府政策明確,推動E10低碳汽油在技術上不是問題,若能循序漸進推動轉型,配合誘因機制和輔導,消費者應該可以接受低碳汽油,畢竟電動車政策無法一步到位。公正轉型絕對是減碳過程中必須關注的環節,尤其年輕世代,機車擔任主要的短程工具,更是經濟弱勢族群的移動需求核心,如何讓他們也能參與減碳是政府必須思考的。這也帶出一個思考的出發點,減碳轉型究竟只能從購買運具更換的思維出發,還是可以讓既有交通運具也能扮演減碳的角色?

中華氣候變遷暨農業發展學會張學義委員表示,社會對於低碳汽油的原料一直有所誤解,目前仍有人認為能源作物可能與糧食相互競爭。事實上全球農作物生產效能歷經數次突破性成長,其產能用於供應生質燃料的比例不到5%,影響微乎其微,燃料會與糧食競爭的說法早已是過去式,這點政府有責任廣為宣導。低碳汽油能直接達到減碳、減少空污的效果,包括美國在內的先進國家已經提供很多極好的導入經驗,油品問題無須擔憂,只是過往E3低碳汽油效果有限,E10的效益相對顯著。張學義委員補充,台灣電力供應源的轉換各界都有疑慮,思維不應綁在運具轉換,而是整體上如何導入乾淨能源。

台灣綜合研究院柯亮群所長指出,從策略規劃的角度,所有有助減碳之選項都應納入思考範圍。資料顯示低碳汽油生產的碳強度在持續下降,若要驗證所使用的原料是否永續,可以參考德國生質能源料源之永續性認證制度、或歐盟永續性生質燃料標準。若從整個生命週期證實是有減碳效益,對未來社會大眾推廣也有幫助。其次,淨零碳排轉型的過程,公正轉型絕對是重要議題。尤其台灣具有大量機車的社會特殊性,其代表轉型的背後,受影響的不只是燃油車廠商,更包括不一定有能力轉換電動運具的一般民眾。建議政府可盤點目前低碳汽油適用機車類型,以明確低碳汽油在轉型過程中可帶來之「公正」社會效益。

循環台灣基金會黃育徵董事長則表示,淨零碳排必須是跨國、跨產業的合作行動,才可能共解氣候危機,這不是單純的貿易關係。樂見台美能源戰略夥伴有更緊密的合作。黃育徵也補充,要達成淨零碳排目標,整個社會都必須思考新經濟模式,非僅有供給端的改變,更需要考量需求端的槓桿角色。民眾必須有意識的改變自己邁向淨零生活,才能帶動淨零生產。

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黃錦明科長表示,不論是從消費端推動低碳汽油、或從產業端推動電動車,同樣都可以協助運輸部門減碳,對運輸部門達成2050淨零排放的階段減碳目標有很大幫助。目前應優先評估是否納入國家淨零碳排減碳戰略中,確定納入國家政策推動方向後,再由主政部門規劃具體推動作法與分工,較為可行。黃錦明科長認為,導入低碳汽油最重要的是相關標準的訂定,可由公協會依照市場需求提出E10低碳汽油的油品標準,提供給標檢局審查,同時參考國際經驗建立相關的標準作業程序,減少運輸、摻配、貯存過程中可能讓汽油變質的問題。建議系列座談未來可更務實討論,包括交通部公路總局、經濟部國營事業委員會、經濟部標準檢驗局、汽機車相關公協會都應參與討論。

在車輛適用性的問題上,國際上雖然已有相當豐富的證實研究,美國再生能源協會(RFA)也在全球七國進行研究,機車也能直接使用低碳汽油,經濟部永續發展組潘建成科長仍建議,若要增加對民眾的信心,應要有本土科學數據的研究,才能夠提高民眾的信任。經濟部能源局蔡秀芬組長也表示,品牌車廠角色也可加入討論,讓原廠能夠向車主說明低碳汽油的適用性,民眾的疑慮也會降低。

圖五:蔡俊鴻董事長_and_盧智卿駐台代表
Photo Credit: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美國穀物協會
財團法人環境與發展基金會董事長蔡俊鴻、美國穀物協會駐台代表盧智卿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盼與政府共同合作台美淨零碳排行動。

美國穀物協會盧智卿駐台代表結語時表示,低碳汽油已為全球超過60個國家帶來相當可觀的減碳效益,甚至帶動農業的升級轉型。美國十分願意與台灣政府、民間共同努力,將成功的經驗、技術專業等資訊與大眾進行交流,與台灣政府一同達成2050淨零碳排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