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動內心的聚光燈,照亮人生更多可能》:日本小孩竟然不怕蟑螂!有的孩子甚至說能看到牠覺得十分感動

《轉動內心的聚光燈,照亮人生更多可能》:日本小孩竟然不怕蟑螂!有的孩子甚至說能看到牠覺得十分感動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以貫穿全書的聚光燈意象比喻人們的「注意力」,並說明轉念的重點在於「擴大」燈光照射的區域,而非畫地自限。此外還輔以心理學、科學研究的說明,並搭配圖表及自我練習,除了加深閱讀印象,也能現學現用。

文:蘇益賢

大腦神經網路使用說明書

要直接認識大腦思考時用到的神經網路,講解起來會有點硬。在諮商室裡,我發現用另一種「網路」,也就是我們常常上網的「網際網路」來比喻會更好理解。

你用過Google嗎?相信讀者不陌生,據調查,每秒有超過四萬人在上頭搜尋資料。這個已經融入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搜尋工具」,巧妙地呼應著我們的大腦思考在做的事。

一般情況下,Google是這樣使用的:

  1. 在生活中遇到問題
  2. 需要找出答案
  3. 打開搜尋引擎
  4. 把問題輸入到Google
  5. 按下搜尋按鈕

不用幾秒,搜尋引擎就幫忙找到非常多筆的資料。

舉例來說,某天下午三點多,你剛開完會,終於可以吃飯了。身處陌生的台北萬華區,你想知道萬華這一帶有什麼好吃的餐廳,而且是中午不休息的(步驟1、2)。於是,你打開Google,輸入「萬華、美食、下午有開」這幾個關鍵字,並按下搜尋(步驟3、4、5)。Google於是快速列出了數百個想給你參考的選項,協助你能快速解決這個問題。

大腦的思考過程和Google引擎有些地方非常像。我們把大腦思考的過程也列點出來比對一下:

  1. 在生活中遇到問題
  2. 需要找出答案
  3. 大腦接受到訊息
  4. 訊息在大腦中運作
  5. 按下搜尋按鈕(這步驟不用)
  6. 大腦提供你一些建議、想法

有看到Google和你大腦相似的地方嗎?生活中,每當我們遇到困難、煩惱等需要解決的問題時,大腦就會出動,透過思考來幫助我們解決問題。兩個網路都是為了「解決問題」而存在的。

(此處以Google對比大腦思考的過程,對於網頁、Google等技術、細節的說明,無法完全精確、到位描述,目的是為了讓讀者更易理解而精簡化,因此還請網路專家、相關工程師讀者包涵。)

借用剛剛「萬華、餐廳」的例子,我們繼續思考幾個有趣的問題。第一個是:Google是怎麼知道萬華有這些店家的呢?

答案是,Google無時無刻都在「爬(抓取)網頁」。每當有新的網站、網頁被建立後,Google就會去裡面走一圈,並且學習這個網頁裡面的資訊。而這個網頁被學習、被爬過之後,它就變成了Google背後知識資料庫的一部分。下回,有人問Google「萬華」的問題時,Google就能從自己建立的資料庫裡,挑選出與萬華有關的頁面,呈現出來。

這種過程跟大腦思考很像。當我問你:「九乘六是多少」時,你的大腦也正在透過「提取」,判斷這是「乘法」、「數學運算」,從「大腦資料庫」撈出答案,所以你可以成功答出「五十四」。

而大腦裡頭的「資料庫」是怎麼來的呢?是源自於我們在國小時曾經學過的乘法。我們曾經學過、體驗過的事物,都會變成「大腦資料庫」的一部分,變成我們未來遇到問題時,可以請益的資料庫。

不過,Google和大腦還是有地方不一樣的。相較之下,Google是更勤奮的學習者。你正在閱讀這本書的此刻,這本書的訊息也被放上了網路,Google也會爬到這本書的訊息,因此當你在Google上搜尋這本書的書名時,你也能找到這本書。

可是我們的大腦就沒有這麼勤奮了。大腦建立知識資料庫的主要時間點,約莫是在我們求學時期,特別是「童年」的階段。除了學習具體知識之外,大腦也一邊在學習「與自己有關」的知識。好比,我是誰?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我擅長什麼?我不擅長什麼?我是不是一個值得被愛的人?我應該要表現得很好,才值得被愛等等,這些與自我有關的描述、判斷或規則,幾乎都是在我們童年時期就建立起來的。

但這些判斷、與自己有關的知識,是誰帶給我們的呢?答案多半是我們的照顧者(通常是父母)。對小朋友來說,在接受父母教養的同時,小朋友就一邊在學習各種規則(如聽話才會有飯吃)與各種判斷(如男生力氣比較大)。孩童時期是我們這輩子學習力最驚人的時刻(大腦在孩童時期的發展也是最快速的,不意外吧!)。常有人用「如海綿般的吸水功力」來比喻孩子的學習力。這些小時候學到的知識、規則、邏輯與判斷,都會被我們直接帶到長大的世界,幫助長大的我們應對各種狀況。

剛剛說Google連「現在」都在學習、更新知識。反過來看,大腦其實很常停留在過去的資料庫,沒有隨著時間更新。長大後的我們在使用「大腦資料庫」裡頭的知識時,很少有機會發現:許多我們此刻仍正使用的知識、判斷與準則,其實都是我們「小時候」學到的。而「小時候」這段期間,正是我們這輩子最缺乏「判斷力」的時間。我們只知道學習、吸收,但無法判斷我們學到的東西到底是不是正確的。

很有可能,我們在小時候學到的知識並不精確、不完整,甚至時常偏頗這背後取決於每個人成長的環境、父母的教養風格,在小朋友成長階段時,提供了怎樣的資訊。在下一節,我會用北海道的孩子來進一步說明。

日本小孩竟然不怕「那個」

我曾看過一集日本節目,在外景現場,有一群孩子好奇觀察著一個透明培養箱裡頭的生物。他們喜孜孜看著這個在當地被戲稱為「都市傳說」的生物。有的孩子甚至好奇往盒子靠近,想聞聞牠的氣息。節目裡,孩子聞到味道後說:「唉呀,還真臭呢!」然後彼此哈哈大笑。

這個生物台灣也有,而且是許多人(包含我)心中的夢魘。牠有著咖啡色、閃亮色澤的外表,兩根長長而且一直左搖右晃的鬍鬚,有六隻腳。有的會飛(最可怕的那種),有的只用爬的。夏天特別容易看見牠,尤其是在半夜,你走到廚房,把燈打開的那一刻。你可能會在餐桌上、廚餘桶,又或是洗手槽上看到牠……

你猜到了嗎?這個被日本孩子當作寶物,有的孩子甚至說,能看到牠覺得十分感動的生物……沒錯,就是蟑螂!

我的天啊,蟑螂欸!我永遠忘不了,日本孩子看到蟑螂後直說「真感動,沒想到能親眼見到蟑螂」,然後還請主持人幫自己和蟑螂拍照(背景播著麥可傑克森的〈拯救世界〉這首歌)。

為什麼這群孩子面對蟑螂的反應,與我們多數人如此不同?原因在於,蟑螂在北海道是非常罕見的生物。據資料表示,北海道長年低溫,非常不利於蟑螂的生存。因此對多數北海道居民而言,蟑螂一直以來都是一種「聽過」卻鮮少見過的神祕生物(所以才被稱為「都市傳說」)。

可以想像嗎?我們對「蟑螂」的判斷,很大一部分是從爸媽那邊學到的。想像一下,一個在北海道長大的孩子,可能會從爸媽那兒學習到的蟑螂資訊大概是:「蟑螂是一種熱帶才會出現的生物,在我們這很罕見,幾乎都看不到哦,是非常罕見而特別的生物呢!」

但若把地點拉回台灣,一個在台灣長大的小孩,又會從父母那邊學到什麼關於蟑螂的知識呢?八成大概是媽媽看到蟑螂之後大叫:「快叫你爸來殺蟑螂啊!」又或者是爸爸看到蟑螂飛起來之後,也跟著大叫「怎麼飛起來了啊啊啊」的畫面。

思考一下,在孩子還沒有學到任何與蟑螂有關的知識之前,蟑螂本身是一個「中性的存在」。但在看到爸媽與蟑螂的互動之後,他們就在大腦中建立了一個「蟑螂=討厭」、「蟑螂=噁心」、「蟑螂=危險」這樣的印象。這種學習,是非常默默、下意識,卻有驚人影響力的。

心理學研究發現,在孩子成長路上,所謂「學習」,或者我們這裡指稱的「累積大腦資料庫知識」,主要有三種方法:

第一種學習,源自我們的親身經驗。摸到熱水壺之後感覺痛,因而在腦中累積了「熱=危險」、「碰到熱=痛」、「熱=要避開」這樣的知識。這是一種成本最高的學習方法,神農嚐百草就是親自體驗的學習方式。

第二種學習,是透過長輩、老師、爸媽直接的言語告知。爸媽指著熱水壺,一邊告誡著你:「這很危險。」因為我們信任父母,所以我們也會把這樣的觀念直接學起來。又像是媽媽告訴孩子說,「蒼蠅碰過的食物不能吃」,也是一種藉由言語告知而學習起來的觀念。這種學習的成本比較低。因此,有許多古人應該感謝李時珍,在我們翻閱《本草綱目》之後,也是透過語言知道有些草不能吃,這也算是言語學習。

第三種學習,稱為社會學習。一個人透過觀察,而意識到、學習到某些觀念或規則。正如初次與蟑螂相會的孩子,親眼看到「爸媽在碰到蟑螂之後展現的行為反應」。對孩子而言,看在眼裡,也是一種學習。爸媽透過具體行為,展現了對蟑螂的恐懼與嫌惡,而在旁觀看的孩子,就默默學習到「蟑螂=危險」的連結。「言教不如身教」在講的就是社會學習。

綜合來看,爸媽的教養與跟孩子的互動,正是孩子小時候大腦資料庫最主要的資訊來源。為什麼嬰幼兒這麼聽爸媽的話呢?對小小孩來說,要獨立存活是不可能的。這時父母的存在就變得非常重要。父母是少數會無條件回應小小孩需求的人。而孩子發現,要讓父母願意回應自己的需求就得「聽話」。孩子如果聽話,大人就會正向地回應他。因此對小小孩來說,聽爸媽的話,並把爸媽的話記起來,其實是攸關生存的任務。

當然,這背後是有風險的。原因在於,爸媽不可能永遠是正確的。但是對毫無判斷能力的小小孩來說,「爸媽永遠是對的」。即便爸媽現在心情不好、剛喝完酒、剛被裁員……所以不小心說出了不適當的話,小孩都會將這些話放在心裡,並且嚴肅以對,把它放進大腦資料庫當中。

近幾年市面上出版的許多心理書籍都在探討父母、雙親的教養方式,會如何影響到一個人成長。裡頭常見的論點是,許多我們長大之後的心理議題、人際困擾,很可能都與童年時期有關。

這種論述讓許多人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現在會這樣,原來「其來有自」。但這種論述也讓不少人從此心生埋怨,認為自己現在會這樣,背後的「兇手」原來是父母。

本書是一本討論「轉念」的書,我也想對這樣的現象,陪讀者做點「轉念」。除了關注「過去」是如何影響我們之外,本書更想邀請讀者把眼光轉向「未來」。儘管童年時期,那一段大量知識與經驗累積的時期已經無法回溯重來了,但長大之後的我們,在理解「往者不可諫」的同時,仍要記得「來者猶可追」。

對一個不熟悉大腦運作、發展心理學的人來說,「跳出來」檢視自己童年累積的知識、觀念、信念與判斷,其實是困難的。而這些被當作「真相」的「非真相」,很多時候就是我們「轉念」之所以困難的原因。

我常問個案,你的筆電、手機、平板用一陣子之後,是不是會跳出「軟體升級通知」。為什麼軟體需要升級呢?因為本來以為會很好用、很OK的設計,在使用者用過之後,有人發現了一些bug(臭蟲)、找出了一些可以優化的環節。於是,工程師透過這樣的意見回饋,對軟體進行調整、修改,讓你能享受「升級後的軟體」,在使用上愈來愈順手、便利。

那麼,我們大腦裡面的軟體——這個主要安裝於童年時期的軟體——有多久沒有升級了呢?

我在寫每一本大眾心理學讀物時,心中想的都是,我希望這本書能成為讀者生命中「更新」大腦軟體的工具。這本書也不例外,透過一些觀念闡述、案例分享、小練習,本書想陪讀者找到一些「過時」的軟體,然後學習新的觀念,替這些軟體升級,更新一下,變得更適合你「現在」的生活來使用。在閱讀本書的過程中,我希望各位能夠一步步累積新的知識,為之後的「轉念」能力打下良好的基礎。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轉動內心的聚光燈,照亮人生更多可能:臨床心理師的科學轉念法,跳脫思考盲點、提升心理彈性》,商周出版

作者:蘇益賢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理清思考、接納情緒、應對壓力、有效休息
知名臨床心理師給現代壓力族的「科學轉念法」

每年上百場演講、「心理師想跟你說」共同創辦人、臨床心理師 蘇益賢,最新力作!

不要想太多、看開一點吧、不如試著轉念……
其實,別人這些安慰的話我們都知道,
但自己就是做不到,為什麼呢?

本書以作者獨創的「聚光燈」理論告訴你——
我們思緒的「注意力」就像一盞聚光燈,
轉念,不是轉而只看好的一面,或一味否定負面思緒;
而是轉動聚光燈,跳脫原本狹隘的焦點、擴大照射範圍,
如此才能真正走出煩惱迴圈,重新找回自信快樂的人生!

本書特色

1. 以獨創的「聚光燈」理論重新理解「轉念」
本書以貫穿全書的聚光燈意象比喻人們的「注意力」,並說明轉念的重點在於「擴大」燈光照射的區域,而非畫地自限。此外還輔以心理學、科學研究的說明,並搭配圖表及自我練習,除了加深閱讀印象,也能現學現用。

2. 澄清人們對「轉念」的誤解,教你用正確的轉念法化解壓力
一般人對於轉念的誤解,是認為轉念就是改看事情好的一面,然而真正的轉念其實是轉動你的關注焦點,看見事情的其他可能性。

3. 完整掌握轉念應該知道的大小事
在腦中,念就像一股電流?大腦直覺給的答案為什麼通常是錯的?為何轉念時要留意「應該、絕對、必須」的想法?「念」的本質到「轉」的技巧,本書詳細說明轉念必知的所有細節,以及實際應用時可能遇到的問題。

4. 提供多種實證有效的轉念法,供讀者選擇最適合自己的方法
如何透過「焦慮之尺」覺察自己的焦慮程度?評斷自己或他人的行為時,是否同時考慮到「個性」與「環境」的影響因素?本書蒐集了「相對論轉念法」、「對事vs.對人轉念法」等各種轉念提案,讀者可自行選用最適合自己的方式,讓轉念發揮最大的效果。

《轉動內心的聚光燈,照亮人生更多可能》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商周出版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