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發動「對植物的戰爭」:開羅人滿為患大興土木,綠地古蹟面臨浩劫

埃及發動「對植物的戰爭」:開羅人滿為患大興土木,綠地古蹟面臨浩劫
示意圖|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開羅的大部分都市計畫和新高速公路,目的都在於服務郊區正在建設的新首都。這是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的旗艦大型建設計劃,他說自己是在多年的政治動蕩之後重建經濟。

文:Yi-ching Kuai

幾個月前,舒克里・阿斯馬爾(Choucri Asmar)下定決心不放棄希望,帶領一群居民在他所在的開羅社區,進行了「保護樹木和平抗議」。

埃及政府計畫推動都市更新,讓歷史悠久的開羅改頭換面。清理一條長滿榕樹、相思樹和棕櫚樹的大道,即是都更計劃的一環。

阿斯馬爾說:「這就像一場對植物發動的戰爭。」

重建經濟大興土木,綠地古蹟浩劫

阿斯馬爾住在赫利奧波利斯(Heliopolis),赫利奧波利斯是開羅的老社區之一,一些開羅最重要的20世紀初期建築都在這裡。

阿斯馬爾和赫利奧波利斯的居民為尼赫魯街(Nehru Street)兩旁的樹木編號,並以埃及著名人物的名字命名。五天後,警方拆除了居民掛上去的標示,阿斯馬爾收到了安全官員的警告。目前這些樹暫且存活下來,但附近許多其他樹木都沒有倖存,被鋸成碎片用卡車拖走。

旁邊的公園甚至有一部分夷為平地,用來豎立一座紀念開羅公路和高速公路發展的石碑。附近一座可追溯至20世紀初的公共花園被拆除,為了建新街道和國有加油站。

阿斯馬爾說,在2019年8月至2020年1月期間,赫利奧波利斯估計失去了近40公頃的綠地:「從那時起我們就停止計算了,但失去了更多。」他描述了在曾經熟悉的街道上迷失方向的感覺。

人口密度世界最高,交通問題棘手

開羅約有2000萬人口,分佈在約648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從西部的吉薩金字塔跨過尼羅河,延伸到東部的新現代開發區,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之一。

40公頃,相當於73個足球場,而這還只是一個社區所失去的綠地。赫利奧波利斯的面積不超過首都的五分之一。

埃及在將在今(2022)年11月,在紅海度假勝地沙姆沙伊赫(Sharm el-Sheikh)舉辦第27屆聯合國氣候大會(COP27)時,埃及的環境記錄也受到國際的矚目。

記者針對城市綠地喪失一事聯繫埃及環境部的官員,但並無獲得回應。其他官員表示,更好的道路將改善交通,並承諾新的開發計劃將包括大型公園,並儘可能多種植植被。

政府媒體宣布的一項計劃是在歷史中心建立一個公園,其中包括一個大型考古區。

開羅的大部分都市計畫和新高速公路,目的都在於服務郊區正在建設的新首都。這是總統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的旗艦大型建設計劃,他說自己是在多年的政治動蕩之後重建經濟。

近年來,民間團體在開羅的不同地區如雨後春筍般湧現,試圖保護這座城市的特色。

2011年,赫利奧波利斯遺產計劃(Heliopolis Heritage Initiative)成立,阿斯馬爾是其中一員。

工程事前無環評,環境律師提訴訟

莎拉・里法特(Sarah Rifaat)的住所,距離梅薩哈廣場(Mesaha Square)只要步行5分鐘,是高樓林立的吉薩(Giza)一處罕見綠樹成蔭的地方。幾個月前,她被一段堆高機夷平廣場花園的影片嚇到了,她加入了一個WhatsApp群組,群組內居民對失去綠地表達擔憂。居民組織了請願活動,但夷平花園鋪路的工程仍持續。

她說:「有種與樹木的集體感情連結,是我以前從沒見過的。」

護樹人士取得了一些勝利,包括停止對市中心扎馬雷克(Zamalek)地區的公園「魚園」(Fish Garden)的商業重建。里法特也看到了城市官員發起的一些都市改善,但她表示難以究責決策者。

她說,開羅人正在努力適應一個瞬息萬變的城市,許多公共空間已被佔用或商業化。里法特認為,隨著埃及公民社會的空間不斷縮小,保護社區已成為抗議的最終形式。

在全市居民團體的支持下,環境律師艾哈邁德・埃爾塞迪(Ahmed Elseidi)正在埃及最高行政法院進行訴訟,希望能迫使政府重新種樹並保護開羅僅存的綠地。

他說,法律要求政府對像這樣撕裂許多舊街區的高速公路建設,必須徵詢民意、評估環境影響。他補充,法律保護綠地,將樹木指定為公共財產。

埃爾塞迪說,他提交的文件顯示,在包括赫利奧波利斯在內的任何道路施工計劃,事前都沒有進行環境研究。

開羅大學植物學教授雷姆・哈迪(Rim Hamdy)表示,某些種類的樹木可能會從城市街道上消失。吉薩街道上曾經有過35種澳洲尤加利樹,但有數十種已被砍伐。她說,就連附近農業部的苗圃也被夷平了。

19世紀的遺產成為城市特色,護樹運動顯露階級差異

許多樹種和公共花園是埃及19世紀統治者的遺產。他們在重建開羅時,種植了數千棵樹。他們引進的植物,包括紫色藍花楹和紅鳳仙花,都成為開羅街道的標誌。

哈迪計劃向當局請願,允許她修剪和保護一棵在她任教大學外的百年無花果樹。

在以綠樹成蔭的廣場和別墅而聞名的馬迪(Maadi)地區,樹木愛好者協會(Tree Lovers Association)是開羅最古老的社區團體。

協會成員薩米亞・澤頓(Samia Zeitoun)表示,政府已經回應了一些公眾對開發案的投訴。她點出開羅人滿為患的問題,城市人口每天都增長數千人。她說:「開羅喘不過氣,政府要打開氣管是個大挑戰。」

在埃及準備舉辦聯合國氣候大會之際,護樹人士表示,綠色空間有助於降低開羅的嚴重污染,並降低城市地區夏季炎熱的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