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大風吹】專訪俄羅斯民眾:被制裁又被歧視,「開戰不是我的決定,為何要我負責?」

【國際大風吹】專訪俄羅斯民眾:被制裁又被歧視,「開戰不是我的決定,為何要我負責?」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已超過三個星期,國際制裁發酵之下,民生物資以至於藥品出現供應不穩,生活大受影響的一般民眾會支持普亭的戰爭嗎?我們遠端專訪到一位住在莫斯科33歲的行銷工作者,尤莉亞。

俄烏戰爭開打超過20天,暫時還沒有停火跡象,國際社會也持續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不斷施壓。俄羅斯總統普亭16號向全國喊話,表示這代表西方世界就是要從內部瓦解俄羅斯,俄羅斯必須堅持下去。

但一般俄羅斯民眾,對於普亭的說法買單嗎?看看國際社會的各種制裁目前為止產生了什麼樣的衝擊,同時我們也實際專訪到莫斯科市民,聽聽看他們的日常生活受到什麼影響?又如何看待這場戰爭呢?

為懲罰權貴而生的制裁,難免傷及平民

截至3月16號,以美國、歐盟、英國為主的西方各國,已經對俄羅斯實施了大大小小的各種制裁措施。其中一大類是針對個人,包括凍結普亭和他身邊政商權貴的外國資產;另一大類則是金融制裁,包括停止跟俄羅斯央行往來,還有把好幾個俄羅斯銀行排除在全球金融結算系統之外,造成跨境交易的困難。

另外,還有一類是針對貿易和旅遊,例如直接停飛來往俄羅斯的班機、禁止把特定機械設備、半導體、化學物質等商品出口到俄羅斯,還有七大工業國集團也宣布,即將取消對俄羅斯的最惠國待遇,俄羅斯商品進口到這些國家的關稅恐怕會大幅提高。

a
Photo Credit: 國際大風吹

根據耶魯大學管理學院的統計,截至3月16號,有將近400家外國公司宣布全面撤離、暫停,或縮減在俄羅斯的業務。從蘋果、Google母公司Alphabet、麥當勞、星巴克、宜家家具,還有Visa、Mastercard、JCB等三大國際發卡組織,全部都在清單上。

這些制裁雖然主要是為了打擊精英階層,但另一方面也無可避免的重挫股市,同時造成盧布重貶,衝擊一般人的日常生活。例如,家裡小朋友才剛滿一歲的媽媽就說,尿布錢在一個月內幾乎翻倍。

我們通常買的尿布是一包980盧布,大概可以撐一個月,現在價錢是1700盧布。

BBC報導,開戰第一週,消費者物價指數就上漲了2.2%。不只是貨幣貶值的關係,也是因為物流公司暫停業務造成供應鏈障礙。一位莫斯科居民說,同樣的日常雜貨,3月中的價錢是2月底的1.5倍。同時,牛奶也幾乎漲了一倍。部分民眾擔心未來只會越來越貴,開始提前囤積物資。部分零售業者不得不針對麵粉、糖等等民生必需品,實施限購令,以免恐慌情緒進一步蔓延。

除了民生必需品,俄羅斯也出現藥物短缺的狀況。雖然藥品不在制裁範圍內,但金流和物流的制裁措施,卻可能影響生產供應。部分跨國藥廠,例如諾華、輝瑞等等,表示會暫停在俄羅斯的生產投資和臨床實驗,但出於人道考量,還是會提供必需藥品。

日子難過該怪誰?俄官方嚴控輿論

鋪天蓋地的經濟制裁,正一步步席捲俄羅斯。連普亭都坦承,失業率飆高的可能性很高。

這個新現實需要深層的經濟結構改革,我不隱瞞 改革並不容易,會導致暫時的通貨膨脹和失業率上升

——俄羅斯總統普亭

普亭在宣布開戰的時候,強調俄羅斯是出於自保,不得不採取所謂特殊軍事行動,而這一切經濟的打擊,也是因為西方就是要摧毀俄羅斯。不過一般人又是怎麼想的呢?比較偏官方的兩家機構,在軍事行動開始後幾天公布民調結果,普亭的支持率上升6、7個百分點,來到70%。而一組相對獨立的研究在3月初的民調則顯示,有58%的受訪者贊成軍事行動,有23%反對。

為了了解俄羅斯民眾的感受,我們遠端專訪到一位住在莫斯科33歲的行銷工作者,尤莉亞。必須補充的是,俄羅斯在3月3號火速通過新法,凡是散播關於俄軍「假消息」的人士,最重可處15年徒刑,因此找到願意表態的受訪者並不容易。尤莉亞開頭就說,自己和身邊不少朋友其實反對戰爭。

我跟很多人聊過,第一,很多人都覺得非常糟糕,覺得很丟臉,他們都在關注這場悲劇,覺得怎麼可能(除了戰爭)別無他法?

——尤莉亞(莫斯科行銷工作者)

a
Photo Credit: 國際大風吹

她說自己母親的家族,其實來自蘇聯時期的烏克蘭,自己在當地也有親戚朋友,而戰爭讓他們很難面對彼此。在此同時,即使俄羅斯社會內部,對於戰爭有人支持也有人反對,但在新聞媒體上完全沒有公開討論,幾乎成為禁忌的話題,也讓她很難有可靠的資訊來源來理解戰況,以及思考誰該負責。

我知道有些人會在社群媒體上討論這次行動,有些人現在還會,但在公開領域幾乎沒有什麼討論,大部分人都在廚房私下談。

我知道有些部落客在討論這件事,他們大部分都離開俄羅斯了,我沒有看到任何媒體真正討論現況(戰況)。

「開戰不是我的決定,為何要我負責?」

受到經濟制裁的影響,不只是生活必需品漲價了,連尤莉亞媽媽平常固定吃的藥都突然變得很難買。雖然她能理解這是西方國家在施壓俄羅斯,但一般大眾並不能決定開戰,卻得受到制裁的懲罰,實在是很諷刺。

我還蠻喜歡這個說法:感覺像跟一個會家暴的丈夫關在一起,但又把他做的事怪到我頭上。

不是我的決定,那為什麼我得......為什麼我卻要負責?他們期待我們做什麼呢?

我甚至不能正確形容現況(戰爭),這是最悲哀和諷刺的。

另外,她也表示除了經濟制裁之外,國際上不只反戰,似乎也開始把所有俄羅斯人貼上標籤。她和身邊朋友都有因為國籍而被歧視的經驗。

譬如我的好朋友,她沒有拿到想要的工作,基本上對方當著她的面說:因為你是俄羅斯人,我們不能收你。這非常種族歧視,就像⋯⋯說因為他們造成COVID大流行,而把所有亞洲人停職。

對國家來說,經濟和金融制裁,可說是除了直接開戰以外最強力的懲罰手段,但從古至今,這樣的制裁都難免傷害到無辜民眾。在我們哀悼戰場上的傷亡,以及家園被毀、被迫遠走他鄉的難民之外,一般俄羅斯人,尤其是反戰的那些,其實也正在承擔政府決策的後果。


採訪準備過程中,我們嘗試接觸幾位俄羅斯人,結果發現他們真的受訪意願不高。有的本來覺得可以考慮,但後來想一想還是放棄了。例如其中一位接受我們訪談的人表示,他在考慮過程中意識到自己真的很害怕,因為在當地討論這件事很危險,考量到對父母小孩的責任,決定還是沒辦法受訪,還說很抱歉他是膽小鬼。可以想像此刻俄羅斯社會的氛圍,是非常壓抑的。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