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外表與德國人無異的難民,讓我與烏克蘭有了生命共同體的連結

看著外表與德國人無異的難民,讓我與烏克蘭有了生命共同體的連結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千多公里外戰爭人民的家破人亡,已經不是只有新聞了,大量前來的難民也不是別的膚色的人民,他們與德國人長相幾近一樣,宗教、文化也相近,新聞中看到他們的家被炸毀、炸碎,讓大家有如自己同胞被摧殘的感受。

戰爭到了,難民來了

這次歐洲各國因為烏俄戰爭而大團結,是始料未及的事。

原本德國人民覺得戰爭離自己很遠,就如同是天上的星星一樣遠,二戰後維持了77年和平的戰後子民,即使是現今六十多歲的人,打從出生也從未見聞過戰爭是怎麼回事,日常生活中,只有從新聞偶而會聽到從德國城市的地下裡挖出未爆彈,不小心拆彈發生爆炸,人被炸傷或甚而炸死的意外。未爆彈是77年前的炸彈,戰爭之後重建家園後的人民,過的是安居樂業的生活,人們相信戰爭不會再有可能發生。

德國子民長久背負過往縱容獨裁者侵略他國的原罪,現今子孫輩都必須向鄰國認錯,好幾代也還不了這筆巨高的人命債。他們都知道自己國家雖不是戰地,但打完侵略戰爭之後高昂的人道代價是什麼。德國80歲以上老一輩的人,除了小時候都跟著父母經歷過戰爭的廢墟與重建外,很多人也是自己國家的難民,敗戰國的子民從家鄉被驅趕出來,被迫到自己國家的其他地方去流亡,寄人籬下看自己國人的臉色。

德國經歷過一到兩次世界大戰的人都知道買房子,絕不能買落地窗,通風與採光都不是買房的要件,為了防禦戰爭侵襲民宅,他們買房子一定要買可以釘死門窗的房子,這樣門窗才不會被子彈及炸彈碎片給震碎。

烏俄交戰沒幾天之後,住家巴伐利亞邦外響了幾聲砲,之後嘎然停止,我趕緊開門往外看,看不到煙霧,住家附近又沉浸在一片死寂中,沒有人車聲,心中的徬徨讓我體驗到什麼是風雨中的寧靜。

心想,如果這砲聲是哪天哪個報紙新聞上報導說得某個戰爭開端,一定也不奇怪,絲毫也不訝異。這時心裡完全明白,為什麼那些從中東來的難民,聽到德國在歡慶節慶時放得煙火,他們會有噩夢再現的感覺,因為那歡慶的煙火聲與那瞬間奪走人命的炸彈聲是完全一樣的。歌舞昇平和風雨飄搖的聲音,可以讓人完全分不清也無法理出情緒,什麼是和平什麼又是戰亂,聲音一點也無法分辨。

自烏俄戰爭以來,歐洲世界就在這瞬間,快速變化了起來,一時之間感到在世界的任何角落,好像都不會高枕無憂的地方了。一千多公里外戰爭人民的家破人亡,已經不是只有新聞了,大量前來的難民也不是別的膚色的人民,他們與德國人長相幾近一樣,宗教、文化也相近,新聞中看到他們的家被炸毀、炸碎,讓大家有如自己同胞被摧殘的感受。

筆者所住生產奧迪車的茵格斯達(Ingolstadt)不遠的鄰國邊界,正處於人命交亡的戰事中,任何一點砲聲都會是把自己的命給炸掉的駭人聲浪,怎叫人不驚懼?現在超商炒菜用的油菜菜油根本買不到了。二月起直升5%的通貨膨脹,讓大家更感到荷包緊縮,近期的瓦斯漲到超過70%。這些物價的上揚與波動,更讓我們與烏克蘭有了生命共同體的連結。

終需一戰

烏克蘭人民現在奮命保衛的正是自由的價值,擁抱民主自由價值的人民,正在對抗獨裁強權的侵略。戰爭不管是哪一個國家贏,對人民來說都是輸,殘忍而可恨。很多人認為烏克蘭總統可以避戰為何要戰,可以和談為何要繼續打?還有人特意說不想涉入政治,認為和平無須付出代價。

政治是什麼,或許個人自有定義,但是當我們刻意避免政治時,政治就不斷地在追逼你。對於普亭(Vladimir Putin)而言,他視民主自由為敵人,他不斷地尋找敵人,敵人就會被他找到。身為民主自由陣營的人民,根本閃躲不了,這個戰爭其實就是普亭獨裁政權下必須面對解決的終需一戰,與習近平的理念可以說如出一輒。

難民來了,我們來接

俄烏戰爭的死亡人數在時間的拖延下,不斷地急劇上升中,寒冬與疫情伴隨著逃亡,讓逃離之路更加倉皇冷酷。逃離烏克蘭的難民已有300萬以上正在向世界各地尋求救護,波蘭首當其衝收了超過200萬以上的難民;三個星期以來,德國登記的烏克蘭難民也超過17萬人以上,尋求庇護的數字持續增加中。

這些鄰近國家或是德國上百萬的家庭為了接納數百萬的難民,家裡有房間可做收容的家庭都熱心而主動地登記,欲將接待烏克蘭的難民。烏克蘭因為離歐盟很近,他們來歐盟國家居留本就有90天不用簽證的優惠。現今根據歐盟法令,他們危及出逃之後,如有收容地點就可以居留並且工作,在現今的緊急狀況下無須冗長的難民身分審查,可年年延長簽證至少五年沒問題。

台灣人民雖然感到俄烏戰爭,是如同習近平打台灣的前哨戰爭,但對收容難民的可能性卻仍不敢也不願面對,在自己島上國家小確幸地過生活,確保日常生活不會有變化最為重要,這或許是大家的共識。但是如果要做世界的公民,其實不僅要有福共享地球的資源與繁榮,戰爭來時,我們是否也有想過要如何盡到世界公民的責任,有難也要一起擔當呢?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馬力歐陪你喝一杯】設計師的人生相談室:插畫家微疼 X 設計師顏伯駿:靈感怎麼找?動畫也可以用Photoshop做?不只是工具而是溝通語言!設計麻瓜也能用的Photoshop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同領域的創意工作者怎麼應用 Photoshop 來創作?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在節目中分享他們各自入行以來的甘苦,從自學修圖軟體到得心應手地使用,做出近百萬粉絲追蹤的圖文與動畫,以及讓業主很有感覺的設計提案。

收聽管道如下:

這集節目邀請到插畫家微疼與設計師顏伯駿,兩位創意人來聊聊他們使用Adobe Photoshop的心得,與他們一路堅持在創意產業的工作的動力。微疼在10多年前自己慢慢摸索PS繪圖,透過Photoshop自學從無名小站發跡,走上全職插畫家之路;顏伯駿是三頁文設計公司藝術總監,大學時期就開始接案做MV,從五月天演唱會的動畫設計開始踏入唱片產業,而後又從音樂產業拓展到許多大型活動的視覺統籌,包括多屆金曲獎、文博會、全運會、白晝之夜等。

☞現在就下載Photoshop自學!


沒有靈感的時候就睡一覺吧!(01:05)

兩位的平時的工作都是產量高、創意強度密集,讓人非常好奇他們平時的靈感來源,以及他們是怎麼紀錄與整理這些靈感,最後轉化成廣受歡迎的動畫作品與視覺規劃,沒想到兩人竟不約而同地在睡夢中找到答案!

微疼以白色兔子為主角創作插畫,他分享自己一開始都是從生活周遭親友的經驗,延伸發展出創作主題與角色,「但我發現最大的問題是,這些東西很容易被消磨殆盡,就像切蛋糕一樣,有一天會被切完。」對他來說找到更多靈感的方式之一就是走上街去,多多接觸人、觀察人。

顏伯駿則反問:「大家是不是對靈感太執著了?」他在帶領設計團隊時會透過幾種不同的路徑找到「靈感」或所謂的解法。顏伯駿認為找到靈感的前提是「先對生活有感覺」,接著按照主題分析每件事情,把累積的資料放進對應的資料夾,需要時把它們調出來,組合成一個完整的內容。

相較於這樣井然有序的整理方式,微疼形容自己屬於感覺派,「找不到的時候就睡一覺,靈感就來了。」聽到這個回應,顏伯駿直呼自己也有類似的經驗,笑說大家以後會不會要發想題目之前,都會跑來說「老闆,我要睡一覺」!而有趣的是,微疼也分享,現在工作室裡面還真的就有放一張床!

☞睡醒打開Photoshop實現你的創意

插畫家微疼
插畫家微疼

從 0 開始的 PS 之路(09:00)

要成就好作品當然不能只是睡個覺,而是要動手將這些絕佳的靈感實現,這時候設計師和插畫家使用的工具就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顏伯駿分享他除了就讀設計系因為課堂考試而學習使用Photoshop之外,早期使用PS創作的前輩像是藝術家李小鏡,以及言情小說封面繪者平凡、陳淑芳,都是促使他探索 PS 強大功能的榜樣,「我從PS 10一路到現在的Adobe CC,每年看著這個軟體,你本來想某個功能怎麼沒有,有一天突然間就蹦出來,到最後有一些讓你覺得『這是黑魔法嗎?』的功能。」顏伯駿感觸很深地說道。

☞立即體驗Photoshop黑魔法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三頁文
顏伯駿PS排版設計 美感教育聯絡簿

微疼接觸Photoshop的路徑比較特別。大學時期因為一場車禍讓他必須長期在家休養,從未受過美術訓練但熱愛畫畫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Photoshop,「那時候無名小站很風靡,有些前輩創作者像我是馬克、彎彎都在上面做自己的圖文創作。」微疼心想自己也許也能試試看,而當年Photoshop自學的他已經進化成PS老手,從PS畫圖到影片製作,拓展出更多創作上的應用,「說出來大家可能很驚訝,我Youtube上的動畫影片都是在PS完成的。」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Photo Credit:微疼
微疼
微疼PS創作,由左至右分別是動物微疼、承太郎、土豆之星

儘管有不少人推薦過他用其他軟體,但微疼始終認為Photoshop是最直觀也最好調整細節的,工作室的所有夥伴也都非常熟悉這套軟體,在溝通過程中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只要打開PS示範就能讓大家馬上理解,「我覺得PS已經不是工具,而是一個語言了。」

☞學會設計的語言,現在就下載Photoshop

提案雙神器:Photoshop與Illustrator(13:31)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三頁文藝術總監 顏伯駿

顏伯駿接著分析 Adobe 兩套重要的軟體:Illustrator跟Photoshop,許多學習設計的人在初初接觸繪圖軟體時,「就像戴上分類帽一樣分成Illustrator派跟Photoshop派,這兩種人是截然不同的思考路徑。」 前者是向量繪圖軟體,像工程圖一樣非常理性;後者則接近畫畫的原理,有PS筆刷、圖層和色調等功能可搭配使用。雖然設計師們對於習慣使用的軟體各有鍾愛,但Adobe在跨軟體、跨平台的高度整合性,現在不論是PS轉AI,或是反之,都能輕鬆跨軟體操作,是他認為非常優異又親民的特點。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三頁文
顏伯駿PS專輯封面設計J.Sheon街巷

「我做所有的簡報一定都是從Photoshop和Illustrator開始。」顏博駿分享他與團隊在向客戶提案時會做PS mockup,讓客戶看到Logo在不同介面上的呈現,除了提供客戶意想不到的創意,更要透過圖面證明你怎麼實現它。「下一個世代,應該是人人都會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不只是設計系,而是所有的企劃、專案都會用。」

☞升級你的提案!免費試用Photoshop

保持初衷?不!別再說那些熱血的話(28:18)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左起為微疼、馬力歐、顏伯駿

節目尾聲談到兩位在各自的領域努力多年,除了有一路陪伴他們創作、成長的Adobe,他們持續投入的動力是什麼呢?微疼坦承他過去在演講中常用熱血的話鼓勵其他人,「可是我後來發現什麼初衷都是屁啦,」他笑說自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別的擅長的技能,「我堅持下去的原因就是,這輩子我可以做好的就是這件事了。」

顏伯駿也提到自己不想再對人說「保持初衷」,設計產業裡的每個崗位都有不同的挑戰,到處都會遇到挫折,但要思考那個挫折是否有跟成就感達成平衡,「如果沒有的話,你就要換個路走。」找到自己最擅長的事,不斷突破難關、維持品質,如同他們多年來的累積都是最好證明了。


☞ 現在就訂閱 Adobe Photoshop,開啟你的創作之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