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動思維》:對於患有「錯失恐懼症」的人來說,生活就像在玩俄羅斯方塊,如何才能「錯過也高興」?

《變動思維》:對於患有「錯失恐懼症」的人來說,生活就像在玩俄羅斯方塊,如何才能「錯過也高興」?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具備「應變力」和「靈活度」是有效領導力與充實人生的指標,但面對這個史無前例的快速變動世界,再高的靈活度與韌性也可能瀕臨崩潰,我們需要的是在持續變動中保持冷靜沉著與找到長遠意義的方法,以及足以應付不斷改變與不穩定性的新思維。

文:艾波.瑞妮(April Rinne)

逃離自身

現今許多人對於放慢腳步有種原始的恐懼,總覺得要是不加入競爭,恐將遭受社會的責難、懷疑,或將面對他人高高在上的態度。我們很可能把自身的價值拱手交給社會,理由是:若我們沒有隨時待命,那我們的身分是什麼呢?

雪上加霜的是,一旦攬下更多責任,就更難丟開。總的來說,今日社會只想緊緊抓住地位、財富不放,甚至想在未知中抓住確定感。一個人用各種活動和成就堆疊出的金字塔越宏偉,他的自我就越膨脹,即使他的內心深處非常痛苦。

這場對話缺了一道環節:「做得越多」不等於進步、價值或值得。誠如哲學家提亞斯.里托(Tias Little)所說:「從靈性的角度來看,快速行動、一一剔除待辦事項是進步的相反。」里托指出,我們已經陷入科技、社會和各種期待的「速度漩渦」,被困在充滿焦躁挫折的「人生快車道」上,很多人已經對速度上癮。但我們把日程表排得滿滿,卻未必表示自身有成長。我們很可能只是在逃離自我。

這股速度積存在你體內,對你的思考、專注、幻想與創造能力造成影響,使你無法單純存在,還危及你的神經、結締組織與腺體,妨礙生理運作和腦部化學物質分泌。你的大腦設法接受這種不合理的步調,而你的身體在打分數。

雙親過世使我瞥見放慢速度的可能性,但還有一道更複雜的謎團尚未解開,因為我還在逃離自己。十多年後,儘管我已經慢下來悼念,但我依然過著「匆忙」的生活:長時間工作、每年去二十幾個國家出差,還不包括以遊樂為目的的旅行,不管做什麼都拚盡全力。看起來我一手包辦所有事(至少做了很多),但我內心依然非常焦慮無力。我達成越多外在的成就,內心就益發焦躁。我的根柢太細,我知道總有一天會碎裂,而且再多的保障或他人給予的肯定(像是金錢、專業或名聲)都無法阻擋這股下墜的力量。

最後我找到了認知行為治療(CBT)和眼動身心重建法(EMDR),從中發現我對速度嚴重上癮,因此總是無比焦慮。這項發現簡直改變了我的人生,但同樣驚人的是它引領我在各式各樣的情境和文化中,注意到在許多人身上,焦慮和成就幾乎是息息相關。

我長期參與某些領袖團體的活動,每一個人(各自代表某種文化)都感到焦躁,卻找不到適當的方式處理。我每隔一段時間就看到這些菁英瀕臨崩潰,他們只是不停地跑,因為不曉得還能做什麼,而且出於害怕或完全處於自動駕駛狀態而停不下來。即使是那些很清楚自身使命的人,也經常對速度上癮,時不時萌生倦怠。不消說,這種生活方式很糟糕,也不利於組織或社會的發展。放慢速度是必要的事,耽誤不得。

慢慢地思考,晚一些做決定

慢就是順,順就是快。

——海豹部隊箴言

放慢速度不僅可改善身體健康,使情緒更平穩,也可幫助你做出更好的決策,獲得更棒的結果。

我們每天的思考方式與回應速度,都影響到日常人際互動和職場上的關係——不論你是挑起或平息爭端、進行明智的投資、修補友誼、在遊戲中獲勝。長期下來,你評估時機的能力會深深影響你的人生面貌。就是這樣。

研究一再顯示,只要情況允許,最好別太匆忙。換句話說,你等得越久,結果越好。這不是拖延,而是你有能力觀察、評估、感受、處理資訊、採取行動⋯⋯並且暫停一會兒,以獲得最佳結果。

談到放慢腳步,自然會想到《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一書的概念,那是普林斯頓大學教授、諾貝爾獎得主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的暢銷著作。康納曼指出,某些人思考快速卻淺薄,但我們愛聽他們的意見;某些人思考緩慢卻深入,我們對他們往往充耳不聞。

我們老是忙亂度日,很少保留時間思索、學習、忘記所學(unlearn),但我們若想思考得更清楚,就得做到這些事。

我們快跑時,會自動進入快速思考模式,亦即快速反應,選擇看起來熟悉或直覺上合理的事物。但正如康納曼所言,雙腳快速奔跑或許讓你聽起來很厲害,卻不會讓你有智慧。選擇熟悉的選項表示你錯過了新事物,而且這麼做無法幫助你因應變動!

你放慢思考的能力和你回應速度快或慢有直接關聯,而且結果驚人地相似。正如《等待:延遲的藝術與科學》(Wait: The Art and Science of Delay)一書的作者法蘭克.帕特諾(Frank Partnoy)所言:「我們花多少時間思考才做出決策,充分說明我們是什麼樣的人⋯⋯。明智的決策需要思索,而思索必須先稍停片刻。」

帕特諾從各種不同的情境(例如:溫布頓網球賽、巴菲特的投資組合)來探討延遲,結果發現一流運動員「先觀察、再消化,盡可能拖到最後一刻才行動的這種能力,也適合用來做一般的決定或進行商業決策」。你得同時具備放慢速度、延長時間的能力,才做得到。對網球選手來說,這是看到球和擊出球之間那一剎那的停頓。對飛行員來說,這是OODA(Observe, Orient, Decide, Act,即觀察、調整、決定、行動)循環。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是在傷人自尊和真誠道歉之間的停頓。

然而,現今世界的步調極快,延遲判斷的能力更有風險。舉例來說,我擔任新創公司的顧問時,見過無數創業者搶著進行創業投資,不管手上的點子是很厲害、很瘋狂、或者平淡無奇。大家搶著募集資金,彷彿創投產業(還有他們個人的聲譽)明天就要關門大吉似的。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