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權最大的問題是取錯名字了!這裡的「權」不是權利或股權的意思

碳權最大的問題是取錯名字了!這裡的「權」不是權利或股權的意思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碳權的設計跟其他金融商品的設計邏輯相反,別人是為了增長,可是碳權的設計不僅不追求增長,還打算消滅它。那麼碳權應該叫什麼名字?要我說,碳權改為「碳憑證」或「碳許可」會更精準一些。

文:柯忠昇(從小只會用數字看世界,而後順理成章成為專業交易員,沉浸在各種金融商品交易十餘年,習慣每天盯著四台電腦與八個螢幕的高壓生活。中年某日因一碗泡麵頓悟,從一個熱衷短線交易的操盤人,轉型做產業長期投資人,希望投資的結果不只滿足荷包,也能改變世界。目前擔任台灣以色列投資合作中心TXI Center共同創辦人、TXI私募股權基金經理人及綠學院綠色帶路人)

綠色產業裡面有個很經典的錯誤翻譯,我們現在都說「太陽能電池」,但太陽能電池事實上並不是電池,它並不儲能,這只是因為它的英文名字是Solar cell,英文用cell形容的是它的單位,不是說它像電池一樣能儲存電力。

這個悲劇一直到二十幾年後的今天都仍然造成外行人的錯誤理解,禍不單行,同樣的積非成是再次降臨碳權。當二十幾年前碳權飄洋過海來到台灣時,被翻譯成了聽起來像是一種「得到什麼東西的權利」。

一聽到什麼「權」,我們多數人會想到的是類似股權的東西,英文叫Equity,代表擁有獲得分享某個公司未來獲利的一個權利。股權被轉換成為金融商品,就獲利增長,因此當我們聽到碳權,直覺就想一定是類似股權的東西可以拿來投資賺錢,於是市場現在就高潮了,整天都有人來可以進行各種商業行為。世界上每一種金融商品的設計,都是為了背後的資產綠學院問公司如何取得碳權。

但是碳權的設計跟其他金融商品的設計邏輯相反,別人是為了增長,可是碳權的設計不僅不追求增長,還打算消滅它,這就是在暗示它不應該叫做碳權。

所以如果在不理會碳權存在的市場脈絡之下,我們應該把碳權理解成像是大宗物資(commodity)例如石油或黃金,也可以想成像是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總之,就是ㄧ些有限定存量的東西。所有參與者對於這個產品有不同的價值看法,所以有人做多,也有人做空。所以任何適合大宗物資金融商品的設計,比較合適用來包裝碳權。

放在市場脈絡之下,碳權應該叫什麼名字?

碳權應該叫什麼名字?我們之前說斯斯有三種,碳權則有兩種:

第一種碳權:強制性市場中的排放額度

這裡的碳權,英文叫做allowance,是排放額度。政府設定了減量目標,並進一步把允許排放量當做一種籌碼(碳權)發放給受管制者;以這些碳權做為標的,可以進行碳交易。

舉個例子,如果天龍國塞車太嚴重,政府希望減少馬路上的車子,於是宣布每週二、四、六只有車號為雙號的車輛可以上路,週一、三、五只有單號的車輛可以上路,當日原本可以上路的車子若願意犧牲不上路,可以把這個權利賣給原本無法上路的車子。

如果開車的需求實在太強勁,結果就會是這個權利的價格持續攀升。如果大家都想賺錢,而克制自己上路的需求,自然就都不開車了,每個人都想把權利賣掉,而不想買進權利,最終的結果就是權利的價格下降了,上路的車子減少,政府就達到了最初的政策目的,這就很像碳權。

這裡的前提條件是政府出面當莊家。所以碳權這種金融商品,必須有政府出面擔保,並給它合適的法律定位,否則像敘利亞這樣一下子國家就毀掉了,就算有碳權也都直接歸零。

第二種碳權:自願性市場中的減量額度,也可稱碳信用

這裡的碳權,英文叫做credit,是減量額度,也可稱碳信用,代表的是認證過的減量成效。這裡能創造的碳權空間,當然比強制性市場當然大上許多。在金融市場上,信用當然是可以拿來交易的東西,但金融市場處理的信用主要是債信,賭的是發行者借錢到底會不會準時還錢,這是非常明確的賭局。

碳的減量額度就麻煩許多。

RTX311RI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因為目前取得減量信用額度,都是個別減量專案接受不同核證單位評估而來,這些不同的核證單位基本有三種:聯合國、國際獨立機構、以及各國或地方的主管機關,在不同核證單位的相異規範下,專案計算的減量可信度、品質,甚至減量效果的永久性都可能有差異。所以在自願性市場的碳權,到現在都沒有看到金融業者打包成散戶可買的ETF。

我們之前文章講過,一個東西能否金融商品化必須要符合兩大底層邏輯,一是可以標準化,並取得國際公信力;二有足夠的參與者,才能提供持續的流動性。

雖然在2021年,自願性市場的碳權規模已經成長到十億美元左右,但如果這個市場的碳權都只是需求者買來之後就直接用來抵消排放量、不再轉售,而沒讓這些碳權持續在市場上不斷地轉手,沒有流動性,那麼金融市場的工具就很難引入這個機制。套用金融市場的術語來說,就是只有初級市場,而無次級市場,這樣的東西很難拿來設計更多的衍生性金融商品。

所以回過頭來,碳權應該叫什麼名字?不管是叫排放額度,或是減量額度,你可能還是覺得叫碳權比較吸金。

要我說,碳權改為「碳憑證」或「碳許可」會更精準一些,因為它比較像是一個標章或憑證,有點像是綠電憑證。不過名字不是能否金融商品化的重點。舉例而言,綠電憑證當初設計時就說它未來將成為金融商品,因為綠電的可信度比碳權更高,很多國家都已經有綠電交易平台,而且綠電憑證在不同區域的價格差異也沒像碳權這麼大,但我們至今仍很難看到用綠電憑證包裝出來的金融商品。

到這裡,我們已經建立碳權不是股權的概念,也比較能用憑證或許可的概念去想像碳權,下一篇,我們將開始講什麼是碳交易。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