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是烏俄戰爭意料之外的參與者,總理班奈特被以國記者稱「身陷泥沼卻不知水有多深」

以色列是烏俄戰爭意料之外的參與者,總理班奈特被以國記者稱「身陷泥沼卻不知水有多深」
以色列總理班奈特|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任職於以色列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薩皮爾警示,無論以色列是否出於善意,以國未必擁有調解如此複雜戰事衝突的適切外交手段,過往像是法國、土耳其等國家也曾於俄烏衝突間調解,但最後皆以失敗收場。

文:張瑞邦(Tucker Chang)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iy)於2022年3月20日向以色列國會發表演講,以色列總理班奈特(Naftali Bennett)亦於這場國會演說中出席。澤倫斯基呼籲在場的100多位以色列國會議員及政府高層,不應再採取中立、審慎的態度及政策,來應對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一事,以色列當前需堅定支持烏克蘭。

擁有猶太血統的澤倫斯基,在演說中多次將克里姆林宮發動入侵的行徑,類比成二戰時納粹德國對猶太人採用的「最終解決方案」(the Final Solution)種族滅絕計劃,同時亦質疑以色列政府拒絕向烏克蘭出售鐵穹(Iron Dome)飛彈防禦系統的決策。

「所有人都清楚,以色列擁有世界上最好的飛彈防禦系統,你們絕對可以協助烏克蘭、挽救危在旦夕的烏克蘭人民和烏克蘭猶太人。但我們想知道,為什麼我們無法從你們(以色列)那裡獲得武器?為什麼以色列還沒對莫斯科當局施予更有力的制裁、或向俄羅斯的企業施壓?」澤倫斯基對以色列國會如此說道。

澤倫斯基更引用以色列已故前總理梅爾夫人(Golda Meir)的話語稱:「我們想要生存下去,但我們的鄰國想看到我們死去。」

《英國廣播公司》(BBC)於報導中也轉述澤倫斯基的說法表示,以色列正努力於烏克蘭和俄羅斯之間斡旋,若烏克蘭與俄羅斯之後開啟和平會談,地點可能會選在耶路撒冷(Jerusalem)進行。

然而,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導,澤倫斯基於演說當天也暗指,班奈特的調停已被證明是錯誤的決策:「我們可以於國家之間進行調解,但不能於善、惡之間進行調解。」

為什麼以色列要扮演俄、烏兩國間的調解者?

據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及《路透社》報導,以色列總理班奈特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便多次與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港譯「普京」)及澤倫斯基實際會面或通聯,從班奈特於3月5日飛往莫斯科會面普亭後,其至少與俄方會談過兩次、與澤倫斯基通話至少6次,並試圖討論從中協調的可能性。

《美聯社》(Associated Press)以「烏克蘭危機中意料之外的新參與者」來形容以色列政府。《美聯社》駐以色列記者戈柏(Tia Goldenberg)分析,以色列總理班奈特欲擔任俄羅斯及烏克蘭的調解者,其目的在於為自身的政治仕途做考量。畢竟班奈特過去雖為以色列內閣中的要角,但缺乏個人魅力及國際事務處理經驗。甚至國內諸多反對者認為,班奈特上位的過程是非法的,近幾個月的輿論也是批評多於讚揚,因此成為烏、俄兩國的協調者或許能提高其聲望。

以色列記者拉維德(Barak Ravid)亦提出相似的看法,其認為班奈特靠著潛在調停者的角色提升其國際地位,並為自己在以色列贏得許多政治資本。然而,這樣的選擇無論是對於班奈特自己,還是針對以色列往後在全球的地位,實際上皆存有極大的風險。

「總理在完全不知道水有多深的情況下就跳入了這灘泥沼中。」拉維德如此說道。

曾任職於以色列國家安全委員會的薩皮爾(Vera Michlin-Shapir)則警示,無論以色列是否出於善意,以國未必擁有調解如此複雜戰事衝突的適切外交手段,過往像是法國、土耳其等國家也曾於俄烏衝突間調解,但最後皆以失敗收場。

AP_22079628743849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不選擇直接支持烏克蘭,以色列是否有其難處?

儘管澤倫斯基已明確要求以色列「選邊站」,希冀以國堅定支持烏克蘭,但以色列官方似乎對此感到「為難」。比起與美國及北約一同責備普亭,以國總理班奈特似乎更傾向成為俄、烏雙方都可信賴的潛在調解人。

根據《耶路撒冷郵報》(The Jerusalem Post)引述以國政府高層說法表示,雖然澤倫斯基企圖說服以色列政府實質提供烏克蘭軍事支持,且以總理班奈特為首的調解仍會繼續,但以色列不會向烏克蘭提供鐵穹飛彈防禦系統等軍用武器。

《法國24電視台》(France 24)則強調,迄今為止以色列並沒有加入西方國家對俄羅斯的制裁,亦排除向烏克蘭提供軍事設備的可能性。

而面對澤倫斯基的演說,以色列外交部長拉皮德(Yair Lapid)雖然感謝澤倫斯基的發言,並聲稱:「我們將繼續盡我們的努力協助烏克蘭人民,我們永遠不會背棄那些體認到戰爭是多麼恐怖的民眾。」

不過拉皮德的「協助」多指「人道援助」,而非烏克蘭對軍事協助的期望。根據《美聯社》報導,以色列已向烏克蘭運送大量人道援助物資,並將於近日在烏克蘭西部設置戰地醫院救助傷患。

烏克蘭駐以色列大使科爾尼丘克(Yevgen Korniychuk)對此表示,以色列根本是「懼怕」俄羅斯,科爾尼丘克自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不斷呼籲以色列應提供烏克蘭頭盔、防彈衣等基礎防禦裝備,而非以色列空運至烏克蘭的毛毯、藥品等100多噸的醫療及人道援助設備。

《國家廣播公司》認為,以色列之所以對支持烏克蘭態度曖昧,主因是烏克蘭和俄羅斯都擁有大量猶太裔人口,無論面對哪一方都須持謹慎態度。且以色列亦與派駐於鄰國敘利亞的俄羅斯軍隊保持良好的關係,雙方甚至相互設有軍用熱線電話,確保以、俄兩國的空軍能進行良好的溝通,避免發生衝突。


猜你喜歡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與孤兒男孩納伊姆一同對抗童婚與兒童受暴事件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偶然接觸兒童論壇活動後,17歲的納伊姆在積極參與和計畫資助下,成為了孟加拉的兒童論壇領袖,致力在當地建立孩童不受暴力迫害的未來。

在孟加拉,販賣兒童、童婚、童工是種如同受詛咒般的存在,摧毀當地一代又一代的孩童。17歲的納伊姆(Nayeem)是一位受到資助的兒童論壇領袖,目前已經阻止37起童婚、協助2名性騷擾受害者、解救1件兒童販賣等兒童保護事件。

納伊姆在很小的時候就失去父母,因此納伊姆的童年是在無人照顧、疏於關注的情況下長大,這使他變成一個內向的男孩,害怕在公共場合說話,面對挑戰要有如此大的勇氣更是不容易。

W030-0760-022
Photo Credit:台灣世界展望會

「有一天,我看到幾個男孩在開會,他們討論的內容吸引了我。」納伊姆問了其中一個男孩,了解到他們是兒童論壇的成員,於是,他帶著好奇開始參加論壇活動,「我從來不知道兒童權利是什麼,參加完論壇課程後,我才驚覺原來自己就是童工和受虐孩童。」納伊姆激動地說。此後,他積極參加各種培訓,更近一步參加領導活動, 那個曾經在公共場合說話害羞的男孩開始教別人如何自信地說話。

透過兒童論壇的活動,納伊姆和他的夥伴對8所學校1300名孩童進行兒童安全、兒童法、兒童權利的培訓。納伊姆說:「改變總是伴隨許多挑戰,我有一個夢想,我希望建立一個孩童沒有暴力迫害的未來,我不怕困難,只要有人支持鼓勵我,這就是我能堅持更遠的力量。」

邀請你選擇資助等待最久的孩子!當你轉變一個孩子的生命,就是創造世界下一代的希望。
了解更多:https://wvtaiwan.com/YFwi0

本文章內容由「台灣世界展望會」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