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烏戰爭挑起國際局勢緊張,台灣應實行全徵兵制,女性也該加入保衛國家的行伍

俄烏戰爭挑起國際局勢緊張,台灣應實行全徵兵制,女性也該加入保衛國家的行伍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幾周台灣因為俄烏戰爭爆發,恢復徵兵制與女性當兵的話題再度被拿出來討論,國防部長邱國正也表示一切都在研議中,不反對將義務役役期延長至1年。

文:蔡曉容

近日由於俄烏戰爭,國際間紛紛猜測中國是否也會仿效,攻打台灣。或許是感受到國際局勢撥雲詭譎,國防部也將以往為期七天的教召延長為14天,課程內容亦有所改動。

去(2021)年8月,有人指出《兵役法》第1條:「中華民國男子依法皆有服兵役之義務。」違反《憲法》第7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率平等。」,提出女性亦有服兵役之義務。此提案最終沒有通過。

針對此項提案,網路上有不同的聲音,一部分認為,應該一律改為募兵制,無論性別皆有接受軍事訓練的自由,若是強制徵兵則是使國民淪為國家的奴隸;另一部分則認同此項提案,認為台灣位處強國之側,台海兩岸關係尚不明朗,台灣國民皆有參與軍事訓練之義務;還有少部分聲音認為兩性生理構造的不同,女性免役實乃合理。

筆者認為,即使如今台灣局勢不緊張,台灣在國際間的地位也逐漸受到重視,但這些並不能代表將來不會有戰爭發生。相信在俄烏戰爭正式開打之前,應該多數人同筆者一般,認為普亭應當是理性的,戰爭是不會發生的。然如今不僅發動戰爭,更是揚言考慮啟動核武,甚至在戰爭的第九天開始襲擊歐洲最大核電廠。

俄羅斯最初計畫兩天內就要拿下基輔,但如今戰事已然進入第四周,這期間不僅僅是歐洲國家給予軍事支援,國際企業也紛紛加入制裁。烏克蘭之所以能堅守,除了是總統澤倫斯基努力交涉、求助的成果,國家軍力也發揮了極大效用。經過此事,筆者的態度與想法也有所轉變──軍力的儲備是有備無患,而不僅是觀望各國的態度。

眾所周知,瑞士是永久中立國,但仍然實施徵兵制,於1989年與2001年舉行廢除軍隊的公投皆遭否決,2013年也僅有27%的選民支持廢除徵兵制。由此可見,即使不主動發兵征討、亦不於戰時偏袒任何一方,多數人依舊相信國家仍有維持軍備考量之必要。而瑞典和立陶宛都曾廢除徵兵制後又重啟,實乃受到俄羅斯軍事威脅之故。

同樣地,台灣有時仍會受到中方威脅,並多次聲明一國兩制的主張。網路上多數反對徵兵制的理由,不外乎是當兵的期間嚴重地影響了個人生涯規劃(另一原因是認為現今的軍事訓練有待改善),顯見多數人都渴望安身立命,而不樂見於戰事發生。

若是以「維持基本生活標準」作為大前提,那麼台灣的人民是否能接受一國兩制?若因循著一國兩制的脈絡,又勢必會遇上問題:我們不知道中國政權是否真的能做到不干涉我們生活、思想甚至自治權。因此,筆者認為台灣應該要恢復徵兵制。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在一時。

筆者對國防或是軍事方面沒有太多了解,僅根據目前所觀察到、聽聞到的相關議題發表自身看法。

女性也該納入徵兵範圍嗎?

目前僅有五個國家採取全徵兵制,意即無論性別皆有義務役。筆者認為,在先天生理機制上,女性確實較男性缺乏作戰的條件。但女性同樣是中華民國國民,應亦有服兵役之義務。中國歷史上亦有女兵的紀錄,如武丁王妃婦好、韓世忠之妻梁氏等等。

再者,不同於以往荷槍上陣,目前的軍事以操作高科技軍事武器為主,因此兩性先天上的力量與體力差距已不再是問題。軍事不是只有「攻」的概念,「守」也是相當重要,因此我認為女性在服兵役期間,若是可以習得女子防身術,對於個人或是整體社會都是一大福祉。

且假設真的有戰爭發生,男性們爭鋒陷陣,獨守在家中的老弱婦孺無人保護又該如何自處呢?台灣是海島國,若真是要逃命無法走陸路,怕是無法輕易抵達鄰國尋求庇護。

目前對於「女性服兵役」有兩大爭議,其一,部分支持者視之為「女權自助餐」;其二,女兵被侵犯機率高於一般女性。

女權自助餐意為女性主義者僅爭取對自身有利之條件,但當情況不利於己時,又以兩性之天生差異潦草帶過。筆者曾和一位男性友人曾論及女性義務役的問題,他認為僅基於「因為男性要當兵,所以女性也該如此」的論點最是不可取。

筆者亦認為這類發言只會增加兩性之間的互不諒解,最糟糕的是,有這類想法和言論的人顯然缺乏負責感,頗有種「不能只有我受苦,人人都要跟我一起受苦」或是「你們女生也來體驗看看操練的辛苦」的意味,完全無視「性別平等」與「義務役」兩大重點。

撰述這篇文章期間,曾試探地詢問一位女性友人相關想法,發現她也認同女性加入保衛國家的行伍。筆者同樣身為女性,本來以為和女生分享自己同意女生服義務役的觀點會不被認同,顯見仍有女性願意重視國家安全。關於女生服義務役的議題,筆者相當贊同吳怡農的看法

近年來,歐洲國家也逐漸將女性納入義務役或後備役範圍。挪威於2013年通過法案,將義務役延伸至女性,不僅僅與男兵一同操練,甚至一起更衣就寢。專家認為這項措施可以增進兩性理解。雖然台灣相較於歐美更為保守,對多數女性來說可能做不到如此坦然,男女同宿的辦法不可能推行於台灣,但密集的團體生活,也可以促進兩性間的溝通理解。

總上所言,筆者認為要普及全民國防的觀念並落實,將義務役延伸至女性以確保國民皆有基本的作戰能力。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溫偉軒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