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表】非英語電影再闖2022最佳影片,代表奧斯卡有更「進步」嗎?

【圖表】非英語電影再闖2022最佳影片,代表奧斯卡有更「進步」嗎?
Photo Credit: Stellina Chen/關鍵評論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奧斯卡金像獎曾飽受種族多元性的批評,促使主辦單位美國影藝學院進行改革,在亞洲電影連續三年入圍主要獎項,是否代表奧斯卡走上更開放且包容多元價值的路呢?透過近20年的數據,我們發現某些改變正在發生。

繼韓國電影《寄生上流》拿下2020年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等大獎後,隔年中國導演趙婷再以《游牧人生》抱回大獎,亞洲電影人連續兩年在奧斯卡都獲得肯定。而今(2022)年日本導演濱口竜介新作《在車上》也入圍四項大獎,這是否意謂著美國影藝協會的改革使得奧斯卡變得更多元與包容,讓非英語系電影突破「一吋字幕」的限制,再次受到好萊塢的青睞?

我們解析過去20年的數據發現,改變確實正在發生,但部分門檻對於非英語系國家,仍是遙不可及。

整理過去20年五大個人獎項入圍佔比,我們發現來自非使用英語作為母語國家的入圍者自2019年起確實有較明顯的成長,在2021年更創下入圍紀錄,有超過3成的入圍者皆來自非英語系的國家。除此之外,近三年皆有來自亞洲的演職員相繼入圍五大主要獎項(最佳導演、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更提升亞裔在奧斯卡金像獎的能見度。

實際上,亞洲電影的風潮最早可以追朔到1950年代,日僑演員與歌手梅木三吉與馬龍白蘭度(Marlon Brando)共演《櫻花戀》,而獲得最佳女配角的殊榮。此後,日本導演黑澤明、宮崎駿及台灣導演李安等名導,均時常被歐美影人提起為其電影的啟蒙。

儘管自2000年後,亞洲影人仍有入圍奧斯卡的紀錄,但直到《瘋狂亞洲富豪》,「亞裔」一詞才再度在歐美刮起風潮,讓更多的亞裔演員與工作者被看見。

OscarW_0325_001

過去20年來,總計有11位亞裔人士入圍奧斯卡,其中台灣導演李安在2006年憑美國電影《斷背山》成為首位拿到最佳導演的亞裔人士,相隔14年,由韓國導演奉俊昊(Bong Joon-ho)憑韓國電影《寄生上流》拿下最佳導演、最佳影片、最佳改編劇本及最佳國際影片等四座大獎,創下非英語系影片在奧斯卡獲獎的的紀錄。

RTS31HMF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是首次由非英語系國家奪下最佳影片的紀錄,也讓亞洲電影再度受到關注。而隔年中國導演趙婷及韓國演員尹汝貞相繼奪下最佳導演與最佳女配角的殊榮,也創下影史紀錄。

然而,若將五大個人獎項分開來看可以發現,非英語系入圍者取得最佳男演員的入圍門票的難度最高,過去20年僅佔10.43%,相較之下,最佳導演最多元,有超過五分之一的入圍者來自非英語系國家。若以本屆入圍名單來看,日本導演濱口竜介便是其中之一。

OscarW_0325_002

今年度日本導演濱口竜介憑新作《在車上》入圍最佳影片、導演、改編劇本與國際影片獎(最佳外語片獎),是日本史上首次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的電影。《在車上》是否能複製《寄生上流》在奧斯卡的佳績,再創亞洲影史紀錄,也成為本屆矚目焦點。

AP22063547237858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繼《寄生上流》後再有亞洲電影入圍最佳影片項目,確實值得喝采,因為數據顯示近20年裡,若排除英語國家參與製作,僅由非英語系國家獨立製作,僅有5部搶進入圍名單,入圍機率0.03%,也突顯最佳影片的殿堂對多數非英語系電影來說更是遙不可攀。

但這樣的現狀將有可能在未來幾年被打破,除了最佳外語片在第92屆開始更名為最佳國際影片獎,為反映現代更多元的價值與組成,美國影藝學院2020年公布新規定,要求2024年起須滿足幕前主演的演員及幕後工作人員皆須納入少數族裔等四大項標準中的其中兩項,才能獲得參賽資格,被視為是奧斯卡從歐美主流走向國際視野的重要轉折.

2016年的#OscarsSoWhite(奧斯卡好白)運動,抗議奧斯卡金像獎主要演出獎項(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入圍名單連續兩年(2015、2016)清一色都是白人,此場爭議促使主辦單位在當年宣布將對美國影藝學院成員進行改革,以增加成員的多元性。據洛杉磯時報報導,2021年美國影藝學院總計新增395名會員,其中有46%為女性、39%非白人。

從以上種種現象來看,奧斯卡金像獎正努力擺脫過去刻板的形象,但將來是否真的會走向一個更開放且多元包容的獎項?影迷只能靜觀其變,由影藝學院未來的選擇來證明。

資料來源:

Oscars.orgIMDB Dataset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王祖鵬、林奕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