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見智——閱讀世界的79個視點》:世界為何追捧「美元陷阱」

《智者見智——閱讀世界的79個視點》:世界為何追捧「美元陷阱」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現代經濟中,鑄幣稅不光只對現金。其實整個貨幣供應量的各個組成部分的功能都是一樣的,現金和存款並沒有實質區別。

71fPHzw50RL
Photo Credit: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The Dollar Trap: How the U.S. Dollar Tightened Its Grip on Global Finance 作者:Eswar S. Prasad 出版︰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這是一本理性但殘忍的書。作者Eswar S.Prasad是康乃爾大學教授,曾經在IMF(國際貨幣基金)駐中國表處工作,書中涉及中國的地方很多。

斷斷續續幾個月,我才讀完它,昨天我又溫習了一遍。書的中心思想是:美國的問題非常多,但是,別國不爭氣,不自信,所以,大家還是打破腦袋擁戴美國。美元是世界貨幣的轉盤得以運轉的連接器;美元是美國霸主地位的核心代表;美元是一種永續的稅;美國政府徵收本國人,也徵收外國人;越有動盪,美元越是受到追捧;美國的債務可以用更多的美元來歸還;印鈔不累。

2011至2013年,諸多窮國的官員(巴西、中國、智利及印度等)紛紛抗議,「美國的QE是一個陰謀,目的是把美元壓低,刺激美國出口。世界貨幣戰爭一觸即發」云云。但是,你看看今天:世界上最堅挺的貨幣還是美元,而窮國的貨幣,甚至歐元、英鎊都跌得一塌糊塗。那些哇哇叫的發展中國家閉上嘴巴,不說話了。後來,有些國家又在叫囂:「美國6至9月(2014年)退出QE,對新興市場是個巨大的風險。我們窮國的貨幣會遭到拋售,因為資本會大量流到利率上升的美國去」。印度儲備銀行前任行長Ranjin 就多次抱怨美國聯儲制定政策時「不考慮別國」。老實講,我聽不懂他的話。難道印度或者中國制定政策時考慮了別國嗎?

回到此書中列舉的四個例子,說明美國差勁,但別國不爭氣、不自信。美元和美債反而成了安全島,永遠是安全島:

  1. 2007至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天幾乎要塌下來了。美國很多銀行倒閉或者垂死掙紮。理所當然,美元應該大貶,美債應該大跌。很多聰明人、包括人稱「商品大王」的羅傑斯(Jim Rogers)也這樣認為,並且沽空美元。但是,美元大漲,美債價格也大漲,沽空者斷了胳膊而退。
  2. 2009至2010年,希臘危機。美元美債大漲。
  3. 2011年,奧巴馬政府與共和黨控制的國會就預算赤字進行較量,導致政府幾次癱瘓。標準普爾(S&P)破天荒調低美國政府債務評級。但是,美債和美元照樣上揚。世界上傻瓜評論員經常驚呼:美國完了、慌了、破產了。去你的無知貨!
  4. 2012年底,美國政府與國會再擺擂台,出現「財政懸崖」(Fiscal Cliff)。但是,世界人民再次用錢投票,投美國的擁戴票。

作者在多處反復談人民幣為甚麼只佔世界貨幣交易中如此渺小,可以忽略不計的份額(雖然是第二大經濟體)。鄙人讀了非常難受,但是這又都是事實,他說,因為國際投資者不信任中國。在書中,作者專門就一個多年來的現象進行分析:為甚麼資本從窮國流向富國?窮國為甚麼補貼富國?學者們多年來並沒有讓人信服,他們給出的原因無非:窮國沒有財產保護、實體經濟用不掉那麼多資金,窮國的資本市場混亂和不可靠等等。

此書有一章專門講作者在IMF的中國代表處工作時跟中國人民銀行打交道的故事,我還是留給大家自己去讀,此書有不少好的分析。不過,有一處我很不滿意。他說,流通中的美鈔(和美元)在2013年3月份大約為1.18萬億美元,三分之二在美國以外。如果美國通脹每年2%,等於美國政府向外國人每年徵收了150億美元的稅收。

我對這個計算很不滿意。首先,全部的美鈔(和美元)其實都是美國政府稅收收入,而不光是每年2%的貶值部分。為甚麼?整個流通中的美鈔(美元)都是永遠不需要歸還的。它無限滾動,直到永遠。

其次,現代經濟中,鑄幣稅不光只對現金。其實整個貨幣供應量的各個組成部分的功能都是一樣的,現金和存款並沒有實質區別。如果你計算外國人持有的整個債權(包括存款和債券),那麼外國人、外國政府繳納給美國的稅收就更大了。讓本國貨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究竟是好事,還是壞事,從來就有爭議。北大教授Michael Pettis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負擔。但也有人(包括鄙人)認為是大好事,我認為,本國貨幣成為國際計量貨幣和儲備貨幣的過程就是逼迫一個國家實行開放,透明,和法制的過程。如果你做不到開放,透明和法制,你求別國使用你的貨幣,別國也不敢。反過來,只要你做到了這幾點,你的貨幣必然是一個國際計量貨幣,和國際儲備貨幣。

中國人必須砸掉重商主義:出口是好事,進口是壞事;貿易順差是好事,逆差是壞事。要想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中國必須長期地、大量地產生貿易逆差。否則,外國人怎麼可能手持大量的人民幣呢?中國人必須挖自己信仰的祖墳。我們目前的這點心胸,只有每天給美國交稅的命(鑄幣稅)。嘴硬沒用,在外國人相信中國之前,中國人必須先相信自己,相信自己能夠在開放世界裡繁榮。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智者見智——閱讀世界的79個視點》,天窗出版

2000x
圖片來源:天窗出版社

作者:張化橋
出版社:天窗出版社

著名證券分析師,有「民企之父」之稱的張化橋最愛博覽群書,他嚴選83本影響力好書,撰寫書評,涵蓋企業商管、環球經濟、國際政治以及人生題材,貼近當下國際社會形勢,評書亦評時局,本本切中要害。

作者簡介:

張化橋

香港慢牛投資公司董事長,兼復星國際、龍光地產和綠葉製藥等公司的獨立董事。他曾在瑞士銀行工作11年,期間主要擔任中國研究部主管和投資銀行部中國區副主管。1986-1989年間,他曾於中國人民銀行總行工作;亦曾在英國《金融時報》、《紐約時報》、《南華早報》、《日經亞洲評論》、《華爾街日報》和《彭博新聞社》等大型媒體發表50多篇文章。

著有:《避開股市的地雷》、《影子銀行危局—中國的金融海嘯?》、《投行分析師的叛逆宣言》、《誰偷走了我們的財富?》、《擁抱次貸—金融科技 化解中國危局》、《中國債務危機解密—一個次貸工作者的醒悟》

相關書摘: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