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者見智——閱讀世界的79個視點》:俄國商人的保護傘、權鬥及毒殺

《智者見智——閱讀世界的79個視點》:俄國商人的保護傘、權鬥及毒殺
葉利欽與俄國商人列佐夫斯基|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普京政權不是傳統的官商勾結的簡單延續。甫上台他就原形畢露。他宴請一眾富商,但不包括列佐夫斯基,席間他輕聲細語,發佈了通牒:「你們只許經商,不許干預政治。否則的話……」

71VGaSn8yaL
Photo Credit: Atria Books
Once Upon a Time in Russia: The Rise of the Oligarchs —A True Story of Ambition, Wealth, Betrayal, and Murder 作者:Ben Mezrich 出版︰Atria Books

這本驚心動魄的英文紀實著作,最適合長途飛行的人們。大家曾聽說過的特工被毒殺、英超球會班主及俄羅斯官商權鬥的故事,在這本書娓娓道來。

俄國有句俗話,官府有人好辦事兒。商人的保護傘(Krysha,直譯為「屋頂」)比營業執照更重要。

90年代初,汽車經銷商列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已經很富有。某天,他的座駕被競爭者的炸彈炸毀,司機身亡,他自己也受了重傷。這令他知道了「屋頂」的重要性。

他利用私人會所,跟葉利欽(Boris Yeltsin)總統的保鏢打得火熱。後來,湊巧的是,他贊助的某報社的小記者受邀為總統寫傳記。而且,這個記者還跟總統的女兒談上了對象!於是,總統成了列佐夫斯基的「屋頂」。

列佐夫斯基很快用低價收購政府ORT電視台的49%股份,並且成了實際控制人。另外,他還成了俄羅斯航空(Aeroflot)的實際控制人。風頭一時無雙。

其他商人像蜜蜂一樣,開始圍繞列佐夫斯基團團轉。其中一個十分低調,乳臭未乾的商人拜上門來,甘願當列佐夫斯基的弟子。這位弟子有個大膽的主意:把政府的石油公司和煉油廠(央企)整合到他私人的石油貿易公司之下(俄國式的公私合營),由他控制,好處是:弟子每年給師父進貢3,000萬美元。

事情很快就辦成了,那幾年,他還跟聯邦安全局(前身為情報機關KGB)局長普京(Vladimir Putin)混得很熟。

當年聯邦安全局有一位情報員利特維年科(Alexander Litvinenko),他違規到這位「老商人」列佐夫斯基的公司裡兼職,協助擺平糾紛及調查對手等等,以幫補生計,這種現象雖然違規,但在當時很普遍。某日,利特維年科在聯邦安全局的上司指示他幹掉這位「老商人」。這是誰的指令?這位情報員心中還是有正義感的,他認為,暗殺是前蘇聯時代KGB的一貫行事方式,必須杜絕,遂將之告訴了他的「業餘老闆」。列佐夫斯基以為自己有葉利欽做後台,就可以為所欲為,為了保護自己的性命,也為了警告對手,他帶著這位情報員跟普京投訴。普京表面上答應調查,但是並未採取行動。老商人等不及了,竟然通過自己控制的電視台控訴聯邦安全局,掀起了媒體風暴。

後來,總統換屆選舉。為了讓葉利欽總統連任,ORT電視台立下了汗馬功勞。葉利欽在他的總統任內換了6個總理。這6個總理要麼無能,要麼跟國會關係太僵。列佐夫斯基有極高的政治嗅覺。他覺得葉利欽似乎看好普京,而且,他本人也看好普京,於是,他通過電視台極力吹捧普京,讓普京欠他一個人情。

1999年底,葉利欽的任期只剩下了6個月,身體很差(酗酒及患心臟病)。這時,無論葉利欽和普京都沒有一個政黨作為支持平台。在選民中,葉利欽的支持率低於10%。而普京呢,大家幾乎完全不認識。

1999年底,葉利欽突然宣佈辭職,讓普京做代總統。為了確保普京在幾個月後的換屆選舉中勝出,列佐夫斯基還幫助普京成立了一個政黨The Unity Party。由於這一系列的安排,普京在選舉中打敗了本來遙遙領先的競爭對手All-Russia Party。

但是,普京政權不是傳統的官商勾結的簡單延續。甫上台他就原形畢露。他宴請一眾富商,但不包括列佐夫斯基,席間他輕聲細語,發佈了通牒:「你們只許經商,不許干預政治。否則的話……」在另外一個場合,普京還說,政府在商人的頭上懸著一根鐵棒,隨時可以發威。

不知道甚麼原因,列佐夫斯基突然不再老練,不再見風使舵,他通過電視台,大肆攻擊普京總統。2000年俄羅斯核潛艇「庫斯克號」爆炸事故也成了ORT電視台攻擊普京的理由。總統府邀請列佐夫斯基到總統府談話,告誡他不要太過份但無效,聯邦安全局的警告也無效。

聯邦安全局開始調查列佐夫斯基的財務和稅收情況,並且威脅要拘捕航空公司的總經理,即是他的生意搭檔。政府還決定,收回電視台的實際運營權。列佐夫斯基感到不妙,攜同妻小、保鏢和僕人逃到了他在法國南部的莊園。後來,他們又搬到了倫敦。

回到普京擔任聯邦安全局長的後期,他開除了那個大膽出位的情報員利特維年科,並且讓他坐監8個月。後來,他也隨著列佐夫斯基逃到了倫敦。

至於列佐夫斯基的弟子才是真正的見風使舵高手,他看到師父跟總統交惡,當然偏向總統。他這時已經是俄國首富,他急總統之所急,把電視台的49%股份從師傅手上買了過來,並且私底下付了13億美元給師父,也許算是劃清界限的代價,也許算是過去的「屋頂」租金,又也許是……

2006年在倫敦,利特維年科突然死於一種放射性的元素「釙-210」(Polonium-210)。這在世界上聞所未聞,引起了西方政府和媒體高度關注。普遍認為,這是普京授意的,或者是手下膽大妄為,在利特維年科的食物中放下了釙。但至今,這還是個懸案。

幾年來,在倫敦,列佐夫斯基逼著他幾十年的生意搭檔Badri不斷操縱格魯吉亞的政治。格魯吉亞是前蘇聯的一個共和國,Badri的祖籍就是格魯吉亞,而且他在當地很有聲望,他很不情願地參加了總統選舉,但是,競選對手不知道怎麼弄到了列佐夫斯基指示Badri賄賂選民的錄音帶,導致Badri身敗名裂,只獲得了10%的選票。不久,Badri在倫敦的家中因為心臟病突發而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