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性侵風波的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重新聚焦文獻與論壇,盼台灣能持續與國際產生良好交流

歷經性侵風波的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重新聚焦文獻與論壇,盼台灣能持續與國際產生良好交流
1995年台灣館以「臺灣藝術」首度參展,美術館團隊於普里奇歐尼宮外合影|Photo Credit: 北美館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美館館長王俊傑在威尼斯雙年展行前記者會上,除了針對「文獻展示」以及「國際論壇」做出說明之外,也回應關於眾家記者提問的「性侵風波」以及「烏俄戰爭」等重大議題。

由台北市立美術館主辦之「第59屆威尼斯國際美術雙年展」台灣館《不可能的夢》,即將於義大利威尼斯普里奇歐尼宮邸(Palazzo delle Prigioni)舉辦,今(25)日舉辦行前記者會,北美館館長王俊傑親自出席,解釋相關展覽細節。

本次展覽計畫中,將有「文獻展示」以及「國際論壇」兩大項目;前者由北美館策劃,展出1995至2019年台灣館的檔案與作品回顧;後者則由菲律賓資深策展人派崔克・佛洛雷斯(Patrick Flores)擔任總召集人,預計邀請國內外學者、藝術家一同參與,企圖以論壇為方法,從各個面向重新思考威尼斯雙年展中的台灣館,亦回應當今世界的關鍵議題。

當然,館長王俊傑在記者會上,除了針對「文獻展示」以及「國際論壇」做出說明之外,也回應關於眾家記者提問的「性侵風波」以及「烏俄戰爭」等重大議題。

王俊傑:北美館應朝全方位美術園區規劃
Photo Credit: 北美館提供
北美館館長王俊傑

撒古流性侵風波引來的走馬換將——「文獻展示」以及「國際論壇」

曾於2017年獲得國家文藝獎殊榮的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巴瓦瓦隆(Sakuliu Pavavaljung),去(2021)年12月底陷入性侵風波,引發藝文界的軒然大波。而撒古流.巴瓦瓦隆原先表訂與北美館合作,成為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的主要參展藝術家,此爭議一出,連帶影響北美館以及雙年展的進度。

今(2022)年1月12日,北美館表示,經諮詢「專案諮詢委員會」(由台灣館藝術家提名委員代表、性平專家、律師與館方代表所組成)及「台灣館藝術家提名委員會」,最終決定終止撒古流代表台灣參加威尼斯雙年展。

北美館當時說明,北美館向來以最高專業標準促進藝術發展自許,亦反對任何侵犯人身權利之行為。由於該事件發展已為國際藝壇所正視,本館為維護台灣之國際外交形象與聲譽,同時避免台灣館之藝術表現討論失焦,特慎重做出本決定。

經過將近2個月的時間,第59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的新提案則已獲雙年展主辦方通過,展覽主題改為《不可能的夢》,這是台灣參加威尼斯雙年展以來,首度臨時變更題目。

151613kvx
Photo Credit: 北美館提供

由於撒古流爆出的突發風波,使得本次雙年展台灣館的策展規劃全數改動,時間就較為倉促,也使得原先單一藝術家(撒古流)參展的形式被迫中止,北美館就改以多名藝術家的歷屆作品布展,提出「文獻展示」的方式進行,展出1995至2019年台灣館的檔案與作品回顧,包含數件曾參展之作品,這或許是北美館百般無奈之下,沒辦法中的辦法。

館長王俊傑解釋,經過館內與提名委員的討論後,大家一致認為,在倉促的時間點下,不需要照原定計畫推出單一藝術家參展,耗時兩年籌備的展覽,不可能在一個月之內就做出相同規模。

所以,館方開始思考有何種方式能維持台灣館的能量,最早的想法就是以「論壇方式」進行。也因為疫情關係,線上論壇變成國際學術圈的常態,因此確立了這次「國際論壇」的交流想法。館長王俊傑進一步表示,當然不太可能將「論壇」直接搬進普里奇歐尼宮邸做成藝術展演,因此在各方思索之下,就產生「文獻展示」的方式。

台灣館經歷了13屆威尼斯雙年展,過往20幾年確實經歷許多不同制度的變化,早期台灣館有4、5位藝術家參展,而後逐漸轉為單一藝術家參展,館長王俊傑解釋,透過本屆的「文獻展示」,試圖重新思索、檢討過往台灣館的變化與意義,也想將歷史還原,讓世人更有機會認識台灣館在國際藝術社群中的位置。

館長王俊傑就透露,預計在展場入口的第一個主題牆,便會展示當年威尼斯大會同意台灣館以台灣名義參展的歷史文件,成為政治性意涵極為明顯的訴求(後來中國館加入,因政治因素台灣館爾後不得以台灣名義參加)。

館長王俊傑進一步表示:「台灣館不管是最初以國家館之姿參展、或後因政治因素而以平行展參與,至今近30年來,持續以型態各異的展覽與國際藝壇對話。本屆展覽透過文獻展示與國際論壇,重新審視台灣與威尼斯雙年展的動態關係,並更進一步,積極開拓未來的新進路。」

03
Photo Credit: 北美館提供
1995年威尼斯雙年展主辦大會邀請台灣館參加第46屆威尼斯雙年展邀請函。

至於本屆在撒古流的走馬換將後,替換為數件曾參展的藝術家,其作品涵括姚瑞中《本土佔領行動》、崔廣宇《系統生活捷徑系列-表皮生活圈》、湯皇珍《我去旅行V / 一張風景明信片》、蔡明亮《是夢》、陳界仁《帝國邊界》、張乾琦《中國城》(部分)、謝德慶《跳》。不過「文獻展示」就是一個策展概念,仍然會有策展核心、場地佈置、藝術品運往國外等細節與流程,而上述藝術家如何透過身體詮釋/反映現實與歷史,是本屆北美館極為重視的論述。

雖然「文獻展示」能有系統性地爬梳台灣館的脈絡與定位,但目前並未有藝術家準備前往台灣館,這也代表現場將缺少台灣藝術家與國際人才在現場面對面的交流互動,導致黯淡不少。對此,館長王俊傑說明:「整個過程的演變,導致今天這樣的結果,當然覺得有些可惜,畢竟我們對於本屆雙年展籌劃了兩年。」

館長王俊傑進一步說:「不過,當代藝術的發展已經非常多元,特別是威尼斯雙年展這類國際大型盛會,所有國家都在同一個場地進行對話,因此每個國家推出的展館都相當不同;因此,既然今年沒辦法照原定計畫展出,那北美館就努力將新的計劃往外推廣,而雖然本屆台灣館無法聚焦於單一藝術家,但也透過『文獻展示』與派崔克・佛洛雷斯策劃的『國際論壇』,讓我們可以跟國際藝壇繼續產生良性交流。」

05
Photo Credit: 北美館提供
國際知名策展人奧奎・恩維佐(Okwui Enwezor)參觀1999第48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藝亂情迷:台灣藝術三線路》。
06_(1)
Photo Credit: 北美館提供
2005年第51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自由的幻象》展館外主視覺。
07
Photo Credit: 北美館提供
2013年第55屆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這不是一座台灣館》展館外主視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