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說「普亭不能再掌權」這番心裡話,可能使G7、北約與歐盟峰會的努力白費?

拜登說「普亭不能再掌權」這番心裡話,可能使G7、北約與歐盟峰會的努力白費?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政府應要理解,俄烏衝突的美國、西方視角並不等於G20各成員國的立場,要利用這趨勢迫使G20國家選邊站一同反俄,恐怕終將導致分歧,傷了美國在國際社會上好不容易重建的領導力。

2014年時,當時G8成員國(現為G7)就曾因為「克里米亞事件」把俄羅斯踢出G8。不過,這次若將俄羅斯踢出G20恐怕困難重重。除了中國反對外,今年G20主席國印尼也認為,每個國家都有權對包括烏克蘭局勢在內的相關問題表示意見,暗指俄羅斯也有權利參與G20。實際上,印尼政府仍依過去規範,邀普亭10月前往印尼參與G20峰會。

r9g7whimyey94z285dw9sooel8ndye
2月17日在雅加達舉行的G20集團的財長及央行行長會議|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G7領導人共同譴責普亭

在G7峰會《聯合聲明》中,共同譴責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激進軍事舉動、攻擊烏克蘭人民及民生基礎建設。G7還提到,他們將採取行動阻止被制裁的俄羅斯個人和實體繞過制裁的影響,並已準備好採取更進一步制裁措施。另外,聲明也警告俄羅斯不得使用任何化學、生化和核武相關武器。

《聯合聲明》讚許烏克蘭鄰國歡迎烏克蘭難民的舉動,還表示會更進一步減少對俄羅斯能源的依賴,並就此議題共同合作。G7也會確保其他替代、穩定的能源供應。此外,G7呼籲石油、天然氣生產國要有責任感,增加產量供應國際市場。聲明特別點出「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在這問題上扮演關鍵的角色。

拜登訪波蘭發表演說失言,怒嗆普亭:「看在老天爺份上,普亭不可繼續掌權」

結束布魯塞爾訪問後,拜登到波蘭訪美軍基地,與派駐當地的美軍第82空降師官兵餐敘,共享比薩。隨後,他與波蘭總統杜達一同聽取人道救援情況簡報。

拜登在簡報會議中讚賞烏克蘭人的勇氣與韌性。他說:「你看到一個30歲女子站在坦克前,手持步槍。我的意思是,說到發生在天安門廣場的事,那就是烏克蘭的天安門廣場。」拜登又在會中稱普亭為「戰犯」稱:「我們要做的最重要的事,就是透過我們的決心和努力保持民主國家的團結,以減少那個我認為是『戰犯』(指普亭)的人所造成的破壞。」

拜登此行也與波蘭總統杜達會晤。據白宮會後聲明指出,兩位領導人就目前國際對俄制裁進展進行討論,拜登在會中感謝杜達和波蘭人民開放國境讓周邊國家難民能進入,拜登也在會中承諾美國會持續支持人道救援努力。拜登也向杜達強調美國對《北約憲章》第五條堅定的承諾。

3月26日,據《中央社》報導,拜登同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和國防部長奧斯丁(Loyld Austin)在華沙市中心的萬豪酒店(Marriott Hotel),與烏克蘭外長庫列巴(Dmytro Kuleba)和防長列茲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舉行會晤。這是自俄烏開戰以來,美國總統首次與烏克蘭高階官員面對面會談,也是美烏間的首次「2+2會談」。

此趟行程的尾聲,拜登3月26日在波蘭首都的皇家城堡(Royal Castle)發表演說,拜登最後在演講中強調:「看在老天爺份上,此人(普亭)不可繼續掌權(For God’s sake, this man cannot remain in power)。」而拜登這句話,加上他先前演講內容,引發嚴重爭議。畢竟拜登這話是暗示或鼓勵俄羅斯人民推翻普亭政權。再者,拜登這話也有違美國一直以來強調的「民主價值」,即誰掌握政府權力應由當地人民決定。

不過,拜登對普亭的「失言」很快就被白宮官員「修正」。《路透社》(Reuters)報導,白宮官員在拜登演講完後迅速澄清,拜登並非尋求俄羅斯政權更迭。白宮官員表示:「拜登總統的意思是,不能讓普亭對他的鄰國和區域行使權力。他不是討論普亭在俄羅斯的權力,或是政權更迭。」此外綜合《CNN》報導,先前布林肯和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波瑞爾(Josep Borrell)都曾表示過,美國和歐盟並沒有要尋求俄羅斯政權更迭。

克里姆林宮也在拜登演講後馬上駁斥,俄羅斯是由俄羅斯人選擇他們自己的總統。詢及拜登的發言時,克里姆林宮發言人培斯科夫(Dmitry Peskov)說:「那不是由拜登決定,俄羅斯總統是由俄羅斯人選舉產生。」另外,在白宮官員發表澄清聲明後,培斯科夫還諷刺拜登的言論似乎是受惱怒、疲憊和健忘所驅使。

RTS6KMT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霧谷晶策》觀察拜登這「G20-1」的喊話,欲逼迫G20成員國在西方、俄羅斯之間選邊站。利用目前國際社會對俄烏議題態度,在國際場域圍剿俄羅斯。不過,G20成員國並非都支持拜登的呼籲。除印尼和中國表態反對外,其他金磚國家與沙烏地阿拉伯都不太可能無條件支持拜登的呼籲。

拜登政府應要理解,俄烏衝突的美國、西方視角並不等於G20各成員國的立場,要利用這趨勢迫使G20國家選邊站一同反俄,恐怕終將導致分歧,傷了美國在國際社會上好不容易重建的領導力。

《霧谷晶策》認為,短期內美國與歐盟國家團結抗俄的程度會增加,但長期以來有兩個隱憂。第一、歐盟減少對俄羅斯石化燃料的依賴,最終會由美國取代,那麼美國得益是否會讓歐盟國家不滿?第二、烏克蘭的難民問題。迄今有近400萬人出逃,但能逃到美國有限,難民要是久居歐盟各國,或許會讓歐盟內部出現不同聲音。

2010年來自中東與北非「阿拉伯之春」難民人數不到200萬,就讓歐陸各國社會對立遽增。《霧谷晶策》建議美國、北約與歐盟應更主動提供烏克蘭所需的武器,展現最大誠意盡速納烏克蘭加入歐盟,才能幫澤倫斯基實質達成政治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