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關係可以「銀貨兩訖」嗎?母親節與父親節是一種「用孝順包裝的殘酷」

親子關係可以「銀貨兩訖」嗎?母親節與父親節是一種「用孝順包裝的殘酷」
Photo Credit: Myles Grant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親子關係,從來就不必然是一個大人愛著一個小孩,他也可以只是一個不完美的人,愛著另一個不完美的人。

最近一個補習班老師呂捷談孝順的影片,看得讓我頭皮發麻,尤其是下方超過萬人的淚推與分享,更讓我感到害怕恐懼。

「幸福的家庭都相似,不幸的家庭卻各自有各自的不幸。」

在我身邊相似的家庭非常少,各自不幸的家庭占了多數,而這些不幸,居然也有某種程度上的相似,每個人的人生都somehow被自己的父母給搞砸了。

我想心理學上應該有明確的分類了,但我自己想把「愛」分成四個層面:道德、情感、言語、行為。

  1. 道德:我是你的誰,所以你「應該」要愛我。
  2. 情感:只要你快樂,我也快樂。
  3. 言語:「我愛你」「有我在」「謝謝你」「對不起」「我和你一起」…能夠說出來讓對方感受的到在乎與愛的言語
  4. 行為:陪伴而不干涉,讓人感到安心、舒服、快樂的行為,親密動作 (擁抱、按摩),或其他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是重要的行為。

大部分功能失常的親子關係中,通常只有道德上的愛,然後在其他三項無限制的操控與情感勒索。

在華人含蓄內斂的文化下,健康親子關係中缺少的,可能是言語上的愛,但言語的愛也是我覺得這四種層次裡最不重要的,如果有其他三個的支持,愛不一定透過言語來傳達。

呂捷在影片中提到的,「父母辛苦養大你們,買房子、買衣服、煮飯給你吃,還供錢讓你去補習讀書。」

在我看來這些行為與愛一點都沾不上邊,提供吃、穿、住、教育,只是在盡父母親該盡的義務而已。如果這是一場交易,一場回報的遊戲,是不是他們提供吃住教育到我成年經濟獨立後,只要我也在相同年限提供同等待遇,這段親子關係就可以「銀貨兩訖」?(相信我,有很多青少年的孩子很樂於接受這個deal。)物質的提供,誰都可以做,但不代表誰都是我的父母親。否則的話,money can buy me love。

Photo Credit:  christina rutz @ Flickr CC By 2.0

Photo Credit: christina rutz @ Flickr CC By 2.0

父母難為,正是因為父母的功能遠超過於提供這些生活基本需求。

台灣在早期農業社會,經濟狀況普遍不好,要生養小孩都不容易,能夠衣食無虞的養活都是萬幸,因此親子的表現很容易得透過恩情回報來呈現。但若要以農業社會的角度來經營現代家庭關係,父母親對孩子的愛,會不自覺的變成一種投資型的愛,我愛你不是因為你是你,而是因為我投資你,會有回報 (金錢、面子),我才要愛你。

而呂捷在影片中說的「你郭台銘嗎?為什麼他們要了解你,你有了解他們嗎?」正是這種病態的投資型親情的的展現。「所以我得成為一個在社會上有地位有錢讓你有面子的『成功』人士,你才要愛我,你才會想要了解我嗎?難道我就不能只是我嗎?」如果小孩跟父母說:「你是郭台銘嗎?為什麼我要尊重你呢?你有尊重過我嗎?」這樣可以嗎?

再者,一味的要求青少年時期的孩子體恤父母,其實是一件很不合邏輯的事。呂捷很顯然是不懂青少年心理學的,青少年時期,心智與自我認同都在快速成長和整合中,他們要學習的其實是處理很多內在變化和整合外在同齡人際關係。又因親情中血緣與共同生活的特殊性,即使與父母親關係再怎麼不好,都不能跟外界朋友關係相提並論。(ex: 「你對你的朋友這麼好,怎麼對你爸媽就這麼不禮貌?」一樣又是一句無助於已然破碎的親子關係的句型)

體會父母親三四十歲的生活、辛勞、心境,都不是這個時期的發展重點,他們真的不會知道中年人面對的是什麼、要怎麼去體貼(和父母溝通管道、情感交流順暢的小孩,可以體會),但大部分的人,都要到了真正有小孩之後,才能在經驗中去體會當真正當父母是什麼感覺;反之,所有父母親都曾經是青少年過,都知道那個時期的難受和衝突,用這種「天下沒有不是的父母」、「爸媽很辛苦,你要體諒」、「你長這麼大了,還這麼不會想?」來責難小孩,對已經破碎的親子關係一點幫助也沒有。

小孩可能會問:「可是大人不是比我們更早面對這個世界嗎?不是應該走過青少年這一段了嗎?不是更能理解我們嗎?為什麼要單方面的要求第一次來到這世界的我,去理解我根本沒經歷過的父母那個世界?

還沒有發展出理性思考能力的小孩,可能會有更極端的內在聲音:

「如果你們沒有要好好愛我、了解我的話,為什麼要把我生下來呢?生長在這裡是我的選擇嗎?你想要在我一出生就把我掐死,我難道不希望重新投胎一次嗎?」

有過類似經歷的就會知道青少年的心中旁白,是很恐怖很直接很真實也很殘酷的。

芬蘭這個以孤兒院為背景的公益影片,就對所有的父母提出一個問題:

「如果你是小孩,你要選擇誰當你的父母嗎?」

這些往外逃的小孩,大抵在生命的這個階段,都出現了同一種現象,他們長期在家裡沒有獲得肯定 ,也沒有歸屬感,跟父母關係一直處在一種我覺得你們都很討厭我,我也很討厭你們的狀態。於是一天到晚只想逃,逃得越遠越好,只要能擺脫這一切就好。在情感、言語和行為上感受不到家庭的愛與溫暖,父母和社會卻只是不斷加強他們道德上的愛的枷鎖(因為我們是親子,所以我們應該要愛彼此,所以爸爸媽媽只要為我好,做的都是對的),這只會把小孩子推得越來越遠。

我過得最不舒服的節日就是台灣的父親節跟母親節,這是另一種文化對個體的強勢霸凌,以小S的用語來說,大概就是「用孝順包裝的殘酷」,這社會的溫馨跟濫情有時候真的令人窒息。我沒見過哪個國家把父親節和母親節過得這麼聲勢浩大的,也許是父母親都當得太卑微了,太含辛茹苦,所以需要一天的時間來當「偉人」?

這兩個禮拜,電視廣告猛打母親節廣告,只要走上街,在任何賣場都無所遁逃,「別忘了媽媽」、「媽媽辛苦了」、「媽媽我愛你」、「母親像月亮」、「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