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門叛軍「青年運動」與沙烏地阿拉伯互相空襲,專家表示這是沙國從葉門內戰脫身的大好機會

葉門叛軍「青年運動」與沙烏地阿拉伯互相空襲,專家表示這是沙國從葉門內戰脫身的大好機會
沙烏地阿拉伯港口城市吉達(Jeddah)的儲油槽遭到飛彈襲擊|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青年運動以飛彈及無人機轟炸石油加工設施,目的在於回擊沙國對葉門內戰的干涉,企圖破壞沙烏地阿拉伯在全球能源安全及能源經濟所扮演之重要角色。

文:張瑞邦(Tucker Chang)

葉門(港譯「也門」)什葉派叛軍「青年運動」(Houthi)於2022年3月20日起,對沙烏地阿拉伯發起一連串攻擊,青年運動先是轟炸該國港口城市吉達(Jeddah)的儲油槽及民用設施,亦於同日攻擊了沙烏地沿岸城市沙吉克(Al-Shaqeeq)的海水淡化廠、位於南部的達蘭賈納市(Dhahran al Janub)的一座發電廠,以及沙國西南部阿西爾省海米斯穆謝特市(Khamis Mushait)的一處天然氣接收站。

根據《德國之聲》(DW)報導,青年運動隨後於3月25日以18架無人機及8枚飛彈,轟炸吉達市境內的沙烏地阿美石油公司(Saudi Aramco)煉油廠,轟炸引起的劇烈火勢,不僅在一旁的世界一級方程式(Formula One)賽車賽道上能清楚看到陣陣濃煙,主辦單位甚至考慮停賽。

然而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聯軍也不甘示弱,利雅德當局於3月26日針對由青年運動控制的葉門第四大城荷台達(Al Hudaydah)、海港城市塞利夫(As-Salif)及葉門首都沙那(Sanaa)進行大規模空襲,以此做為對青年運動的報復,該次空襲造成8名葉門平民死亡,其中包含5名兒童和2名婦女。

葉門內戰中勢不兩立的沙烏地聯軍與青年運動叛軍

葉門內戰始於2014年,分別由葉門總統哈迪(Abdu Rabbih Mansour Hady)領導的葉門政府、南方運動(Al-Hirak)盟軍,和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卡達、摩洛哥等國家為輔的阿拉伯聯軍,共同對抗親伊朗的青年運動叛軍,以及葉門前總統沙雷(Ali Abdullah Saleh)軍隊組成的武裝勢力。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闡述,青年運動組織於2014年9月便已占領首都沙那,身為葉門鄰國的沙烏地阿拉伯,擔心深受伊朗支持的青年運動會成為其敵國伊朗的「衛星國」,因此沙烏地阿拉伯及其聯軍於2015年3月開始干預葉門內戰,企圖推翻青年運動的武裝力量,從而恢復哈迪政府對葉門的有效統治,該聯盟也獲得美國、英國及法國等西方國家的後勤補給及情報支持。

針對此次青年運動攻擊事件,《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及《德國之聲》表示,沙國石油設施遭到該組織攻擊並非首次。2019年9月,青年運動便曾對阿美石油公司的煉油場進行空襲,該次事件同樣使青年運動叛軍遭到國際社會譴責,同時導致沙國石油暫時產生供給減少的情形,伊朗也被視為此次事件的幕後黑手,但遭到德黑蘭當局否認。

美國《ABC新聞》分析,青年運動以飛彈及無人機轟炸石油加工設施,目的在於回擊沙國對葉門內戰的干涉,企圖破壞沙烏地阿拉伯在全球能源安全及能源經濟所扮演之重要角色。

各界如何看待此次葉門叛軍與沙烏地間的衝突?

針對葉門叛軍青年運動與沙烏地阿拉伯聯軍的衝突,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於3月27日呼籲各方應保持「最大程度的克制力」,尤其葉門內戰已經持續8年,各方應立即停止任何敵對行動,並在過程中遵守國際人道法(DIH),國際間亦須對整件事情進行迅速且透明的調查,以追究相關人員責任。

聯合國秘書長發言人杜雅里克(Stephane Dujarric)在對外的聲明中稱:「聯合國秘書長對於沙烏地阿拉伯空襲葉門荷台達及其港口予以譴責,尤其荷台達是國際間對葉門民眾進行人道救援的主要通道,且一連串的空襲還造成位於沙那的聯合國職員住處損毀。」

美國國安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譴責葉門叛軍,對於沙烏地阿拉伯煉油廠等相關設施的襲擊,其亦表示這些攻擊很顯然是由「伊朗在幕後操盤」。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亦批評與伊朗同陣營的青年運動叛軍。布林肯認為,在各方關注伊斯蘭齋戒月(Ramadan)及持續對葉門人民提供必要的人道援助之際,叛軍肆無忌憚的攻擊沙國的民用基礎設施,等於破壞了原本稍有緩和的局勢。

RTS6L5LR
葉門首都沙那遭到沙烏地回擊後的轟炸現場|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與沙烏地阿拉伯沒有外交關係的以色列,則對青年運動的襲擊事件表示「悲痛」。

「這次空襲進一步表明,伊朗對於中東地區的侵略是永無止境的。」以色列總理班奈特(Naftali Bennett)在推特上如此向沙國喊話。

英國《衛報》(The Guardian)則引述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港譯「馬克龍」)的說法表示,法國與沙烏地阿拉伯「團結一致」;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港譯「約翰遜」)亦於推特上譴責青年運動攻擊一事:「這些襲擊將平民的生命暴露於危險之中,必須馬上停止!」強森寫道。

然而利雅德當局及卡達,則對於國際間缺乏關注中東地區的衝突表示遺憾。根據《以色列時報》(The Times of Israel)報導,在青年運動空襲事件發生後,卡達外交部長穆罕默德(Sheikh Mohammed bin Abdulrahman Al-Thani)隨即表示,現在大家都在關注烏克蘭的人道危機,但多年來中東亦有許多國家在遭受苦難,而國際間卻一直在冷處理這些問題。

「希望烏克蘭危機能夠『為所有世界公民敲響警鐘』,以此關注、解決我們所在地區當前遭遇到的問題,並向對烏克蘭那樣對我們做出同等力度的承諾。」穆罕默德強調。

沙國外交部長費瑟(Faisal bin Farhan Al Saud)似乎亦贊同穆罕默德的說辭,費瑟認為,現在跨大西洋國際組織間的團結的確值得稱讚,但西方世界必須與國際社會間的其他成員進行更有效的對話。

此次衝突是否會影響葉門內戰的走向?

青年運動叛軍領導人馬沙特(Mahdi al-Mashat)在空襲沙烏地阿拉伯後,於3月26日宣布休戰。據《法國24電視台》(France 24)報導,馬沙特對外表示,「將暫停發射飛彈及無人機襲擊等所有軍事行動,且為期三天。」

「如果沙烏地阿拉伯承諾,會永遠結束對葉門的攻擊及對青年運動的圍困,我們將會把這項休戰聲明轉為最終、且永久的停戰承諾。」馬沙特如此說道。

然而沙烏地阿拉伯當局迄今為止並沒有對此「休戰聲明」做出任何回應。

美國《ABC新聞》則認為,葉門身為阿拉伯世界最貧窮的國家,內戰仍在持續且看不到盡頭,而沙烏地阿拉伯這次所遭遇的空襲,更讓當局抵禦青年運動的能力備受質疑。與此同時,利雅德當局也警示,其無法保證國內石油的生產不會受到空襲影響,若衝突升溫,則很有可能讓原本就因俄烏戰爭劇增的全球能源價格繼續攀升。

美國昆西研究所(Quincy Institute)中東研究員謝琳(Annelle Sheline)在接受卡達《半島電視台》訪談時分析,以沙烏地阿拉伯為首的聯軍和青年運動叛軍,很可能藉此達成長期的停火協議。

「我認為利雅德當局若接受叛軍的提議將是明智的選擇,這對長期以來希望從葉門內戰脫身的沙國來說是件好事。」

「畢竟沙國已在這場戰事中耗費數億美元,現在正是擺脫葉門內戰的好機會。」謝林補充說道。

《法國24電視台》亦轉述英國牛津大學中東情勢研究員坎達兒(Elisabeth Kendall)提出的相似論點,其認為雖然當前沙國與青年運動雙方戰事陷入僵局,但沙國可能相當樂意從葉門撤軍。

「但沙烏地阿拉伯需要將任何可能的撤軍行動,定位為自身的勝利,並確保沙國南部邊境不會存有一個由青年運動叛軍組成的『敵國』。」坎達兒如此強調。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