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今50年前的「淺間山莊事件」,象徵日本聯合赤軍與新左翼運動的衰落

距今50年前的「淺間山莊事件」,象徵日本聯合赤軍與新左翼運動的衰落
日本學生在校園遊行|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1972年2月19日,聯合赤軍5名年輕成員在「淺間山莊」持槍挾持了1名人質。半個世紀後的今天,讓我們來回顧一下「淺間山莊事件」,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文:三木武司

距今50年前的1972年2月19日,發生了一起「淺間山莊事件」。五名持槍的年輕男子,闖入長野縣輕井澤河合樂器製造公司的度假療養地淺間山莊,挾持管理人的妻子作為人質,連續10天盤踞山莊,還向包圍山莊的員警和機動部隊連續開槍射擊。

對峙第10天的2月28日,員警實施強行突破,儘管最終順利救出了人質,但警視廳第二機動隊隊長和特科車輛隊中隊長不幸中彈,以身殉職。另外,第4天的2月22日,一名趁員警不備進入山莊大門的民間人士,被誤認為是員警而遭到槍擊,送醫後3月1日死亡,犧牲者達到了三人。

28日下午6點多,面對警方的催淚瓦斯和水攻負隅頑抗的5人被伺機進入山莊的機動隊員生擒。這五人分別是阪口弘(25歲)、阪東國男(25歲)、吉野雅邦(23歲)、加藤倫教(19歲)、加藤元久(16歲),是此前警方一直在追捕的「聯合赤軍」成員。阪口是其中的頭目,兩個加藤是兄弟。

最危險的極左暴力團體

聯合赤軍到底是什麼樣的組織?該組織成立於1971年7月15日,是由「共產主義者同盟赤軍派」和「日本共產黨革命左派神奈川縣委員會」的軍隊合併而成。雖然號稱聯合,但赤軍派在這個時期早已日漸式微,革命左派原本就規模較小,所以實際上兩派聯合也不過就是兩個弱小、衰落的組織合併在一起而已。

這兩派都是在大量學生感到學生運動走到了盡頭,開始與左翼運動保持距離的時期而成立的,而且由於試圖開展非合法鬥爭,一直被警方劃歸為當時新左翼組織中最為激進的極左派別,受到重點監視。

赤軍派的母體是在1959年到1960年期間,領導了安保鬥爭的共產主義者同盟。該同盟又叫做Kommunistischer Bund,是反對日本共產黨的島成郎於1958年12月10日主導建立的組織。赤軍派成立於1969年,依據其政治局主席鹽見孝也的理論,力求實現全球同步革命。出於策劃作為序幕的武裝起義,和建設「國際根據地」的目的,其在成立次年發動了日本首例劫機事件——「澱號劫機事件」。

馬列主義同盟派的河北三男,邀請馬克思主義戰線派的川島豪於1966年4月創立了名為「警鐘」的研究團體,一些被日本共產黨除名,或主動退黨的人員加入其中,形成了革命左派。該組織信奉毛澤東,高舉「反美愛國」口號,依據「槍桿子裡面出政權」的毛澤東理論,犯下了從槍械商店搶劫獵槍和散彈包等物品的案件。

赤軍派和革命左派關係圖
Photo Credit: nippon.com

在山區基地的悲慘集體生活

從公安部門的角度來看,這兩個組織的合併只是一種苟合,或許可以說,這兩派已經被逼到了不得不這樣做的地步。不過,赤軍派擁有通過所謂「M作戰」的連續襲擊金融機構行動搶奪來的現金,革命左派擁有從槍械商店搶奪的槍彈,兩者聯手對彼此來說都有好處。

金融機構連續搶劫案件和搶奪獵槍案件發生後,多名成員遭到逮捕或通緝,警方還開展了名為「公寓地毯式作戰」的全面搜查行動,這些成員判斷已經難以在市區潛藏,於是決定逃到山裡安營紮寨。起初,赤軍派、革命左派相繼在不同的地方集結。1971年11月下旬以後,兩派又相繼來到了群馬縣榛名山的山區基地匯合,開始了名副其實的聯合赤軍集體生活。

這一階段的人員規模本應是赤軍派8男1女共計9人,革命左派10男9女共計19人,兩派合計28人。但到全員會師的時候,另有被要求「總結」的2男1女共3人已經死亡。所謂總結,指的是那些被認為作為革命戰士在素質上有問題的成員為提升素質,開展「自我批評」,克服身為戰士的精神弱點的行為。

之後,一名無派別的男子加入,最終有29名成員聚居在山區基地裡。由於成員中一對夫婦還帶著一名出生不久的嬰兒,所以準確人數是30人。

走投無路的五人負隅頑抗

早在1971年8月,革命左派已經殺害了從最初的山區基地和調查地逃走的一男一女共計兩人。算上從榛名山基地撤離後死亡的八男四女共計12人,總共有14人喪命。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了這樣的慘劇,讓我們梳理一下整個過程。

首先,赤軍派的領導人森恒夫(26歲)策劃要掌握領導權,對此,革命左派的委員長永田洋子(26歲)認為赤軍派唯一女性成員的態度存在問題。遭到反擊的森只得要求部下要「共產主義化」,以成為革命戰士。他追求的共產主義化是基於這樣一種想法:要培養資質出眾、可以打贏革命戰爭這種殲滅戰的革命戰士。具體方法便是要求被認為有問題的成員開展「總結」工作。

最後變成了美其名曰「幫助總結」的暴力行為,有的人未能完成總結,被劃歸為「失敗死」,有的人遭到私刑式暴力而死,還有的人被宣判「死刑」而遭到殺害,最後有多達12人死於非命。可以認為,導致這種局面的原因包括:兩派輕易苟合在政治層面留下的後遺症、領導人的資質和力量的不足、領導層未能糾正這些問題、非領導層只能盲從、山區環境嚴寒艱苦、食品短缺等。

在不斷要求總結的過程中,兩男兩女共計四人相繼伺機逃走。其中一名女子是嬰兒的母親,另一名女子帶著她留下的嬰兒逃下了山。後來,包括森和永田在內的兩男兩女共四人為躲避警方眼線,選擇從榛名山基地,經由迦葉山基地逃往妙義山的山區基地,最後在即將從該基地撤離時遭到了逮捕。

其餘七男兩女共九人逃離妙義山基地,翻山越嶺來到了輕井澤。出門採購物品的兩男兩女在輕井澤車站被捕,剩下的五人逃竄至淺間山莊負隅頑抗。這五人即是赤軍派的阪東、革命左派的阪口、吉野和加藤兩兄弟。

事件後新左翼運動衰落


猜你喜歡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新創盛會線上回歸,技術、經驗、創投全都包!7月15日AWS Startup Day現正報名中
Photo Credit:AW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AWS Startup Day 即將於 7 月 15 日重磅回歸,此次不只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更聯合 AWS 創投新創媒合會,提供參與者豐富的資源,所有與新創生態系相關的夥伴都不容錯過。

隨著Web3.0去中心化的趨勢開展與現在進行式的產業數位轉型浪潮,雲端技術早已成為許多早期新創發展產品或服務的關鍵金鑰,甚至為其奠定高速發展的穩健根基。而台灣雲端服務供應龍頭 AWS(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更自Web2.0時代開始就從未缺席,始終在技術新知、應用實務等方方面面致力支持新創,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免費論壇活動──AWS Startup Day也將於今年7月15日重磅回歸,在線上和參與者相會!

今年度AWS Startup Day持續聚焦新創趨勢與數位應用,精心規劃八場新創專題演說,非常適合長期關注新創生態系統的相關人士,或是正要起步、成長的新創夥伴報名參加。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

五大特色議程安排,給你滿滿新創觀點與技術乾貨

AWS_Startup_Day活動特色02
Photo Credit:AWS

「新創如何運用雲端科技打出一手好牌,投注資源延續未來業務?」這是今年AWS Startup Day欲探討的核心議題之一。為解答雲端科技之於新創企業的珍貴價值,AWS以「國際市場」、「創投趨勢」、「多元創業」、「雲端技術」、「焦點產業」等五大特色精心規劃講座內容,完整收錄新創趨勢脈動、雲端技術實務、佈局策略觀點與創投媒合等新創事業歷程的重要節點。為此,AWS不只力邀Web3.0、電商、串流、B2B解決方案等不同領域的新創合作夥伴,分享選擇AWS開展新創事業的策略考量,更毫不藏私地解析雲端技術如何快速又穩定的開拓事業。

議程02
Photo Credit:AWS

無論新創還是育成,想要洞見機會就不能錯過AWS Startup Day

活動對象
Photo Credit:AWS

任何產業或技術的發展,不單要前人的引領,也需要後繼者無窮盡的創新思維與打破框架的勇氣,缺乏其中一個環節,生態系都無法平衡永續。所以無論是天使創投、孵化器,還是剛起步或處於早期新創的企業,只要你身為新創生態系統中的一份子,渴望尋求創意突破或開展新興業務,AWS Startup Day都是你絕對不能錯過的最佳活動。

填單取得2022 AWS Startup Day 免費入場券!

尋找下一個新創獨角獸──同場加映AWS年度創投新創媒合會

本次AWS Startup Day除新創及創投相關講座外,AWS更直接邀請多家國際及台灣知名創投公司,與AWS Startup Day同場舉辦今年度唯一的線上「新創創投媒合會」,欲透過串聯本地深具潛力的新創與創投,幫助台灣新創企業獲得更豐富的資源,孕育下一個獨角獸。

根據AWS釋出的消息,媒合會將以早期天使輪或Pre-A輪融資為主,重點關注AI/ML工具和平台、智能零售、MarTech、Web3.0、媒體和娛樂等產業,並以快速輪流的形式替新創獲得最大的曝光。

立即報名2022 AWS Startup Day,共構台灣新創生態系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