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職裁判蘇建文:從被教練揍到王貞治的讚許,讓比賽中的每個0.4秒都令人心服口服

【專訪】中職裁判蘇建文:從被教練揍到王貞治的讚許,讓比賽中的每個0.4秒都令人心服口服
Photo Credit: CPBL 中華職棒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職裁判蘇建文擁有31年的裁判經驗,生涯共執法3227場比賽。站在本壘板後的他,對場上所發生的一切擁有最全面、直接的觀察,他也分享執法遇到的挑戰與黑象事件的低谷。

(中央社)29歲那年站在人生的交叉口、蘇建文邁步踏入從未接觸過的棒球領域、成為中職裁判,31年執法生涯不怕挫折,支撐他完成每場「沒有噓聲的比賽」,示範如何從小人物熬出頭,在中職裁判史上留名。

蘇建文人生的前29年,有排球選手資歷,當過保險業務員、外銷鞋廠採購行政人員、男士護膚單位經理,跟棒球的連結僅是與老婆一起看比賽的興趣,職棒元年中職招考裁判的訊息,卻讓他轉了個彎、踏入棒球圈,與棒球結緣超過30年。

中華職棒1990年開打,蘇建文在老婆的鼓勵下,投履歷應徵中職裁判,打破徵才訊息上「曾是棒球國手尤佳」的限制,從200多份履歷中脫穎而出的原因,除了通過體能測試,耿直老實的應答也是關鍵,就像老婆眼中的他,個性「硬邦邦的、就像那顆棒球。」

門外漢熬成專業裁判,蘇建文:我不怕挫折

從棒球門外漢,到成為每個判決都能左右場上勝負的裁判,又是在裁判養成還未制度化的中職草創期,領了練習衫和棒球規則就上工,僅能靠著摸索和碰撞、邊走邊學。

截至目前為止,蘇建文中職執法3227場,1991年踏入行、1992年3月19日以右線審生涯初登場,接著上半季尾聲主審初登場,一路走來有難忘的片段、經歷過衝突的場面,也有感到光榮、成就的回憶。

許多中職場上經典衝突場面、蘇建文都有參與,包括2003年總冠軍賽興農牛與兄弟象交手,蘇建文判定興農牛隊鄭兆行漏踩壘包,換來牛隊總教練陳威成一拳、「職棒教練打裁判」成新聞;2009年總冠軍賽第7戰兄弟象隊朱鴻森用身體頂撞蘇建文遭驅逐出場、2015年總冠軍賽,當時Lamigo桃猿隊總教練洪一中衝出休息室的「跨欄事件」等,都令人難忘。

31年來最難忘的還是主審初登場,1992年兄弟象隊拿下職棒上半季冠軍後,蘇建文獲得首度站主審的機會,當時味全龍隊身高200公分的洋砲馬斯一顆偏高的球沒揮棒,被蘇建文拉弓三振,馬斯氣得把球棒往腿上用力一折、折成兩半,蘇建文笑說:「當然很驚嚇,是我判錯了嗎?他有需要這種舉動嗎?」後來回去看了影片,以馬斯的身高、那個高度的判決沒有問題。

至於挫折呢?蘇建文想了許久說道,「我不怕挫折,既然進到這個圈子工作,就知道這個工作必須面對挑戰。」

認真要說的話,蘇建文認為「更判」是最挫折的時刻,像是近年一直被討論的本壘衝撞「波西條款」運用,當下的判決因為電視輔助判決機制而被改判,會有種專業被凌駕的感覺。

遇過火爆的衝突、也遇過挫折,對蘇建文來說,是身為裁判必須要面對的事,發生了誤判也不見得全是壞事,從錯誤中學習、下次再碰到同樣的狀況,要怎麼改進。

菜鳥主審有過人勇氣,王貞治讚許成就「火眼金睛」

2015年世界12強棒球賽預賽至8強在台灣舉行,預賽在天母棒球場日本與墨西哥隊比賽,蘇建文擔任主審,蘇建文識破墨西哥打者羅培茲想靠著「演」出觸身球騙到上壘,即使總教練上場抗議還是維持原判。

這個判決成就他「火眼金睛」、「超級喜歡蘇建文」的美名,後來透過媒體報導得知,王貞治也肯定蘇建文的執法表現,蘇建文笑說,代表台灣裁判在國際執法,可以獲得這樣的肯定很榮幸。

但真的要說成就感,蘇建文回憶菜鳥階段當主審時,一場比賽出現判決爭議,當時沒有電視輔助判決,但當下他立刻拿起麥克風,用解說的方式平息紛爭,他笑說,那時拿起麥克風的手還在顫抖,但還是順利地表達場上應用規則,也符合當下判決,「可以有這樣的反應、勇敢地跳出來,真的覺得很有成就感。」

「我們不是主角,沒有噓聲就是一場好比賽」,裁判工作是孤單的,必須面對日復一日的訓練,長時間配合賽事出差,擔任主審執法時重裝達4公斤,長年下來,除了挨球吻、棒打,還有職業病如膝關節鈣化、脊椎問題,有功無賞,一個差錯、有時候甚至沒有錯,都需要承受噓聲、謾罵。

「面對」,蘇建文還是這句話,面對挫折、面對失敗、面對批評,現在資訊發達,就算不願意看,親友也會傳訊息詢問,每個人面對批評和挫折的方式不同,有人喜歡透過物質,例如吃東西、小酌,有人會尋求親友的安慰,但更重要的是去「扭轉」。

蘇建文表示,當場上出現較大的狀況時,賽後開會會去看重播、接受審判委員提出的建議,有時前一天有誤判,隔天到球場,透過賽前訓練,利用場上沒有輸贏的時候,練習誤判的play,會要求同仁互相教學相長,踩壘包互相看,當在做這個動作時, 球員教練、甚至球迷有看到,就話說:「昨天蘇建文那個誤判,今天有在認真喔!」

當然這不是要做給別人看,而是必須要去做,誤判之後,心裡上的反應、怎麼調整,接下來技術方面要怎麼拉回來更重要。

從投手出手到球進到捕手手套,以150公里的球速來說,只有約0.4秒的反應時間,30多年來、場上場下累積的經驗和磨練,都是為了讓比賽中的每個0.4秒令人心服口服。

球場上的鎂光燈從來不屬於裁判,完成一場沒有噓聲的比賽、就是好比賽,蘇建文習慣賽前不吃飯,當比賽有個完美的結尾,從場上走下來的那段路,有勝隊球迷的歡呼、有敗隊球迷的嘆息,但蘇建文笑說:「那時候肚子也餓了, 只想著要吃什麼美食,可以好好釋放壓力。」

蘇建文完成3000場執法  中職史上第一人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蘇建文裁判生涯不願回憶的痛,假球低谷仍見曙光

中華職棒今年邁入第33個年頭,許多棒球人回憶起來,2009年無疑是最令人痛心的一年,中職簽賭案從黑鷹事件開始,到2009年黑象事件爆發,澆熄了球迷對棒球的熱愛,職棒簽賭低谷期,球迷的信任化為憤怒:「還不都是在打假球」,這句話聽在以棒球為職業、為榮耀的相關從業人員耳中更刺耳。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